混世小术士

169 使诈

169 使诈

“快给我!”冯春玲冲着王宝玉就扑了过来,脸上带着几分羞恼,王宝玉嘿嘿笑着,躲进了被窝里,口中说着:“不穿内衣是不是很舒服啊!不如就把这些送给我吧!”

“别做梦了。快还给我。”冯春玲也钻进了被窝里,王宝玉顺势将冯春玲一把搂住,坏笑道:“给你干啥,这样多凉快!”

冯春玲嗔笑道:“坏蛋!太凉快了,都要冻死了,赶紧给我穿上!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把手伸进冯春玲的衣服里,说道:“这么严重啊,还是让哥哥给你暖暖吧!”说着手不老实的在冯春玲的衣服里上下游走,惹得怕痒的冯春玲咯咯直笑。

长夜漫漫,佳人在怀,冯春玲的扭动让王宝玉再也把持不住,于是在她的脸上狂吻了起来。

起初冯春玲还在挣扎,随后就放弃了,嘴里不停发出嗯嗯呀呀的声音,这种声音,对于王宝玉而言,无疑是一种鼓励,也是一种催化剂,身体上的欲望再一次膨胀了起来。

在经过一番艰苦又夹带着快乐的耕耘之后,王宝玉终于将自己的生命之泉,灌溉进了冯春玲初耕的黑土地。半个小时之后,战斗结束,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,冯春玲依偎在王宝玉的怀里,带着一种快乐之后羞涩的满足。

王宝玉一边吸着烟,一边回味着刚才的那番感受,让他最为满足的,不是肉体上的快乐,而是冯春玲在兴奋之时,口中喊出 “我爱你!”

“春玲,你后悔吗?”王宝玉看着俏脸微红的冯春玲,温柔的问道。

冯春玲娇羞的笑着,用手抚弄着王宝玉的胸脯,低声说道:“不后悔,与其把身体给了别的男人,不如给了宝二爷。”

“以后没人的时候,可以叫我宝玉,我并不喜欢宝二爷这个称呼,就像我不喜欢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宝玉一样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嗯!宝玉,你觉得我棒吗?”冯春玲抬头看着王宝玉问道。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:“勉强算是及格吧!还需要更加努力才行。”

“我跟美凤姐比,谁更棒?”冯春玲咯咯笑着问道。

“我跟美凤还没结婚呢!”王宝玉含糊着说道,不愿意承认跟美凤已经那个了。

“别骗我了,美凤偷着跟我说了,你弄得她走路都费劲。”冯春玲斜楞了一眼王宝玉,不屑地说道。

王宝玉感觉有些难为情,心中暗道:钱美凤真是个憨妮子,这种事儿咋也能说,回去之后一定让她闭住嘴。

王宝玉有些尴尬地嘿嘿笑着说道:“那次比较匆忙,还没品出味来就结束了。现在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好你个王宝玉,果然和美凤姐那个了,还想不承认,分明想推卸责任。”冯春玲坏笑着指着王宝玉的鼻子说道。

王宝玉一愣,随后砸着舌头很是后悔,咋就中了冯春玲的计呢!不行,必须惩罚这个心眼多的妮子,王宝玉的手向下一滑,就伸到了冯春玲的腰眼处,轻轻一勾,嘿嘿坏笑着说道:“好啊!你敢诈我,看我不收拾你。”

“哈哈!哈!宝玉,我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冯春玲痒得不行,拼命扭动着身躯,屋内充满了冯春玲的娇笑之声。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感觉神清气爽,吃过早餐以后,王宝玉径直来到侯四的办公室。侯四这个人虽然看起来粗鲁,但做事却是一丝不苟,上班时从不迟到。这一点让王宝玉很佩服,的确具有成功人士的某种素质。

“宝玉兄弟,昨晚睡的怎么样?”侯四笑呵呵的问道。

“睡的好极了,关键是被窝被暖的很热乎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,暗指冯春玲把他照顾的不错。

“兄弟,下次来的时候,要不要换个口味?这吃净口素也时常换个菜尝尝才是。”侯四一脸狡黠地笑着说道。

“四哥,这有些菜需要多吃一段时间,才能真正品出其中的滋味,否则可能忽略了其中的辣椒,或者葱末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呵呵!兄弟对于吃菜倒是口味专一。那四哥就不干扰你,啥时候你觉得吃腻了,就跟四哥说,咱常换常新。”侯四点着头笑道。

“相信有四哥在,兄弟就不愁没菜吃。感谢四哥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兄弟,咱言归正传,昨天韩镇长的事情,你想出好的对策没有?或者你用法术给他破解一下?”侯四直接切入正题,问道。

王宝玉暗自叫了声苦,说实话,昨晚光顾着开荒种地了,还真没怎么考虑这事儿。但是,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,领导之间的矛盾和小孩子之间打架没有太大本质区别,都是利益的冲突。

王宝玉快速的在大脑搜索了下信息,说道:“四哥,这法术破解,说白了,就是把后来的运气用到当下,副作用还是有的。我倒是有一个不用法术的计策,正想和四哥商量一下。”

“这里没有外人,兄弟咋想就咋说。”侯四坐直了身子,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姿态。

“我考虑,这吴丽婉能够把韩镇长搞到这种地步,无非是自己装出一副贞节烈女的姿态,把韩镇长在杨书记面前说成逼良为娼的恶霸,杨书记又被她蒙骗,确信她的话,所以才动了除恶扬善的心思。”王宝玉细致地分析道。

侯四点点头说道:“有道理,但是四哥是个外行人,心里还是有个疑问。”

王宝玉正了正身子,说道:“四哥请讲。”

侯四说道:“杨书记怎么说也是多年的国家干部,能这么轻信一个女人的话?何况吴丽婉也不是什么正经货色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如果换了我,我就不会为了她算计自己的弟兄。”

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要是每个人都像四哥这么义气,那天下早就太平了。但是咱们就活在这个五行相生相克,轮回交替的世上,没几个能跳的出来。”

侯四嘿嘿笑着说道:“什么生啊克的,我可不懂。兄弟说简单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