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70 计谋

170 计谋

王宝玉说道:“咱老百姓不有句话嘛,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这王八和绿豆要是对眼了,你就不能用常规去看待问题了。杨书记要是被吴丽婉给迷住了,他和韩镇长的关系再铁,也架不住那个骚娘们天天念叨。”

侯四点着头,听懂了王宝玉的话,他前倾了一下身子问道:“兄弟,你的意思是揭去吴丽婉的画皮?”

“对!只有让杨书记觉得她本来就不是啥好玩意,韩镇长才能摆脱恶霸的罪名,再让韩镇长主动跟杨书记示好,这件事儿就算是过去了。”王宝玉十分肯定地说道。

侯四冲着王宝玉竖起大拇指,呵呵笑着说道:“高,实在是高。以前我认为兄弟只是精通占卜之道,没想到对世俗上的事情还能看得这么透彻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:“这叫入乡随俗,你弟弟咋说也是一个未入流的小干部嘛!”

两个人又密谋了一会儿,确定了具体的实施方案。王宝玉一再叮嘱侯四,对于韩平北镇长,不要说用的是这种方法,只是说做了法术,去影响杨书记和吴丽婉。

侯四当然明白王宝玉的用意,如果说用了世俗的方式,一是影响了王宝玉的预测大师权威,二是会让韩平北觉得,两个人在思想上,都不是什么善类,会升起提防之心。

“兄弟真是神机妙算,当哥哥的自叹不如啊!”侯四由衷的赞叹道。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:“我也就是动动嘴皮,其余的事还是四哥操心。只要是能让吴丽婉露出狐狸尾巴,那事情就基本上办成了。”

“这个兄弟尽管放心,干跑腿的活可是我的看家本领。”侯四大大咧咧的说道,说完两人都会心的笑了。

一切安排就绪,王宝玉才说出此行的目的,他对侯四客气地说道:“四哥,这一次来,还有一件小事儿。”

“兄弟有啥事就说,只要四哥能办到的,义不容辞。”侯四拍着胸脯说道。

“弟弟的一位柳河镇的朋友,要和弟弟一起办一个农副产品收购站,不知道有些货能不能从四哥这里走一些?”王宝玉问道。

出乎王宝玉意外的是,侯四却皱起了眉头,半天后才说道:“兄弟,这件事儿不是四哥不帮你,四哥经营的生意中,没有农副产品这一项。”

“四哥别为难,弟弟再想别的办法。”王宝玉客气地说道,心中却有几分失落。

就在王宝玉想要告别侯四回去的时候,侯四突然一拍光头,兴奋地说道:“兄弟,我想起一个人,你去找她,我跟她还算是有些交情,她或许能帮你。”

王宝玉心中一乐,连忙凑上前,只见侯四从抽屉里找出一个电话本,快速地翻动起来,停在某一页上,用手指着说道:“就是她了!”

侯四扯下一张便签,拿过架上的钢笔,迅速写上了一个电话号,递给了王宝玉,说道:“兄弟,这是县农副产品贸易公司的罗总。你回去后,先给她打个电话,提一提咱两的关系,如果进展顺利,最好再亲自去一趟,或许有门。”

王宝玉兴奋地接过便签纸,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名字,罗缇,下面是一个电话号,一看这个名字,王宝玉忍不住笑了,说道:“四哥,这是一位女同志吧?名字起得真棒,罗缇,罗缇,**,好记。”

侯四跟着呵呵直笑,说道:“兄弟,这个女人脾气有点怪,你可别开她的玩笑啊!”

王宝玉笑道:“这个兄弟明白,不是啥人都能开玩笑的,也不是啥人都值得开玩笑,对吧!”

“对!兄弟现在的见解越来越独到了。而且兄弟对付女人的本事,四哥放心,哈哈!”侯四赞同道。

交代完毕,王宝玉领着钢蛋,告别了侯四,侯四依然像往常一样,派车将他俩送到柳河镇。

从没坐过小轿车的钢蛋,乐得嘴都快咧到腮帮子了,靠在后面的座位上,仰着头,分着腿,一副大爷的姿态,直到被王宝玉狠狠瞪了几眼,才嘿嘿笑着收敛了一些。

小轿车在种子站的门前停下,王宝玉独自下车进去跟老张说了一下具体的情况。老张非常高兴,说县农副产品贸易公司正对路,如果能联系成,产品销售肯定不成问题,到时候就等着数钱了。

王宝玉提出路远运输的问题,老张说这个问题好解决,找亲属筹集些钱,再到镇农村信用社贷点款,买个小汽车就行了。

王宝玉觉得老张做事儿还是蛮有诚意的,考虑的也算是周全,便满意地离开了。

“宝玉,真是托了你的福,咱也坐回小轿车!真他娘的神气!”钢蛋小声对王宝玉说道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瞧你那熊样,坐个车就激动成这样了?以后好好跟着我干,到时候给你也配辆车!”王宝玉心里也是舒坦,毕竟这几天收获颇丰,不由的对钢蛋夸口道。

“啥!给我配车!”钢蛋激动的大声嚷嚷道,司机不由的回头看了一眼。

王宝玉暗地使劲踩了钢蛋一脚,埋怨道:“瞎嚷嚷个屁,老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!美凤咋有你这么个哥哥呢?”

“嘿嘿,我就是个吃干饭的,哪有福气配车?宝玉,以后你买了车,我给你当司机!”钢蛋兴奋的幻想着。

“行了,闭嘴吧!糊墙都用不上你这烂泥!”王宝玉不耐烦的制止他道,钢蛋依旧自顾自的东张西望的傻乐。

小轿车一直开到去往东风村的路口才停下,王宝玉和钢蛋下了车,又搭上一辆回东风村的马车,中午时分,终于回到了东风村。

去过一趟县城的王宝玉,咋看东风村都觉得有些别扭,放眼望去,低矮的土房冒着缕缕烟雾,穿着朴素的村民无聊地走东家串西家,路边栓着的牲口慵懒地嚼着草料,一切都显示着一种贫穷和落后,缺乏城市那种蓬勃的生机。

总有一天,我王宝玉一定要改变这里的面貌,让乡巴佬也过上比城里人更舒适的生活,王宝玉暗暗发誓,跟着身后的钢蛋,却是一脸的兴奋,仿佛是刚从监狱里放回来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