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78 风水宝地

178 风水宝地

王宝玉恨恨的正想的出神,突然一阵冷风吹来,卷起地上的纸灰带到了空中,无声的飘向了四方,好像寂寞的人无言的倾述。

王宝玉忍不住一阵心酸,点起火把剩下的纸钱全给烧了,口中说道:“爹,儿子长大了,什么都好,您老人家就安息吧。等来年天气暖了,儿子给你重修一个新坟!”

听到王宝玉说的这么诚恳,贾正道滴下几滴泪来,说道:“望山兄弟,你都听见了,你儿子多懂事!你啊,就没我有这福气!哎,还是耐心等老哥几年吧!”

站起身来,王宝玉一边拍打着膝盖处的雪,一边叉开话题问道:“爹,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,我觉得你带着长寿的架子,活个百岁没问题,对了,这坟地也是你看的吗?看起来位置不错。”

贾正道从一种苍凉之中回过神来,说道:“这是你父亲活着的时候,自己选的,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这方面有天分,这可是一块绝好的风水的地方!宝玉,你看,远处的那座山像什么?”

王宝玉顺着贾正道手指的方向望去,过了一会儿,王宝玉说道:“爹,那座山看起来像个金元宝,我以前还真没注意到呢!”

“对!所以,这个坟地的子孙后人,一定是大富之人。”贾正道兴奋地说道。

王宝玉对于贾正道的话,有些半信半疑,他又指着西南方的那座山问道:“爹,我看那座山也挺特别的,有什么讲究。”

贾正道捋了捋胡子,皱着眉头,半天后才说道:“那座山看起来像一个笔架,这说明,王兄弟的后人,不但有钱,还文采出众。”

王宝玉呵呵笑了,说道:“爹,你是在夸我啊!儿子是不能忽悠的。”

贾正道嘿嘿笑了,径直向山下走去,王宝玉跟在后面,边走边说道:“爹,如果我真的去了镇里上班,你和娘也跟着一起去吧!”

贾正道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和你娘不去,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习惯了。只要你常回家看看就行。”

王宝玉觉得干爹贾正道的话有些道理,也没有刻意勉强,对于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,确实存在着故土难离的问题,以后自己走了,就只能麻烦美凤和钢蛋多多照顾了。

正想着,贾正道开口说道:“宝玉,不行就和美凤把婚事办了吧!到了镇里,也好让美凤多照顾你。”

王宝玉自然不会同意,连忙说道:“爹,我到了镇里,还要好好工作呢!带着美凤不方便,还是让美凤在家里照顾你和娘吧!”

贾正道知道儿子的脾气,劝不动,也就没再说什么。

到了大年三十的下午,沉寂的东风村变得喧嚣起来,孩子们在路边放着鞭炮,大人们则忙着置办年货,贴春联,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。

今年王宝玉家的年夜饭比较热闹,钱美凤和钢蛋也来了,五个人一起,一边吃着满桌的鸡鱼肉蛋,喝着小酒,一边聊着家常,也算是其乐融融。

钢蛋或许是找到了家的感觉,很兴奋,口中塞满了各种菜,一边大口嚼着,一边笑容满面地给贾正道倒酒,给林召娣夹菜。

看着哥哥这个样子,钱美凤忍不住狠狠瞪了他几眼,钢蛋也不在意,呵呵笑着一个劲夸自己的妹妹有眼光,找到了王宝玉这样的如意郎君。

王宝玉自然也很高兴,觉得这才像一个家的样子,钱美凤也喝了几口酒,脸上红扑扑的,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,王宝玉觉得今天的钱美凤,格外的漂亮,忍不住在桌子下面,偷偷去捏美凤的手。

这样一弄,钱美凤的脸更红了,钢蛋关切地问道:“妹妹,不能喝酒少喝点。”

“你懂个啥!”钱美凤满不在乎地说道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,手竟然沿着王宝玉的腿,向内侧摸去。

钱美凤的这个举动,颇为大胆,也让王宝玉没有提防,当着大家的面,王宝玉故作镇定地举起杯说道:“爹,娘,美凤,钢蛋,今天难得大家一起过年,来,一起喝一杯。祝愿我们明年能生活的更好。”

贾正道和林召娣呵呵笑着举起杯,钢蛋也嘿嘿笑着给自己倒满了酒,高高举了起来,钱美凤一只手举杯,一脸坏笑地在王宝玉的手臂间绕了一圈,说道:“宝玉,咱俩先喝一杯交杯酒吧!”

与此同时,钱美凤的手却已经握住了王宝玉的小弟弟,王宝玉就是一惊,就在这时,钱美凤一伸头,将王宝玉杯中的酒喝了下去,王宝玉无奈之下,只好也喝了钱美凤杯中的酒。一看此景,其余的三个人忍不住放下酒杯,鼓起掌来。

“爹,娘,你们先喝着,我和美凤出去逛逛,看看放鞭炮。”王宝玉找了个借口,站起身来说道,这样一来,钱美凤不得不遗憾地松开了手。

“好,你们出去吧!多穿点衣服。”林召娣关切地说道。

一出了屋子,王宝玉就埋怨道:“美凤,你这是咋了?当着这么多人,手就不老实。”

“嘻嘻,你的还不都是我的啊!对了,你给我买的那个玩意儿,我今天也穿上了!”钱美凤揽着王宝玉的胳膊悄声说道。

“啥玩意儿啊!”王宝玉侧脸打量了下钱美凤,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。

“不是穿外面的,是里面的!”钱美凤提示道。

王宝玉恍然大悟,嘿嘿笑道:“是口罩吧?”

“讨厌!一点把柄都不能让你抓住,抓住就不放!哈哈!”想起上次的经历,钱美凤还是想起来就想笑。

“我抓住不放,还是你抓住不放啊!”王宝玉一脸坏笑的对钱美凤说道。

“好啊,蹬鼻子上脸了是吧?我今天还就不放了!”钱美凤嘻嘻笑着,说着手就往下探索。

王宝玉吓得连忙推开她,说道:“你喝多了是吧!这不是家里,可是街上!”

“那咋地?我调戏自己家男人还犯法了?”钱美凤不依不饶的还往王宝玉身上蹭。

王宝玉吓得拔腿就跑,边跑边笑:“非礼啦!非礼啦!美凤疯啦!”

钱美凤咯咯笑着一路紧追了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