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79 被强迫

179 很奇怪

钱美凤追上王宝玉,毫不在乎地说道:“咋了?咱俩早晚要结婚的,亲热一下谁还管得着啊?”

“这亲热也得分个地方是不?”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。

“就你事儿多,你都多少天没有碰我一下了?”钱美凤嘟着嘴,不满地问道。

听钱美凤这么说,王宝玉才想起来,由于最近一直很忙,白天基本不在家,晚上回家吃晚饭倒头便睡,对于钱美凤,确实冷落了一些。

想到这些,王宝玉觉得确实有些忽略了钱美凤的感受,嘿嘿笑着将钱美凤一把搂了过来,不再说话。王宝玉和钱美凤沿着河堤,踏着积雪,相拥着漫步目的向前散着步。

乡下人有除夕守夜的习俗,除夕夜要整晚亮着灯,一晚上不能睡觉。所以在这午夜时分,东风村依然一片灯火通明,不是有人家燃放着烟花爆竹,打破了夜的寂静,也照亮了繁星点点的夜空。

“宝玉,咱俩上山上玩吧!看烟花更清楚。”钱美凤搂着王宝玉的肩膀说道。

“这黑灯瞎火的,上山干啥?”王宝玉搂着钱美凤的腰,两个人看起来有些不成比例,钱美凤明显比王宝玉高出一截,这让王宝玉无法也搂着钱美凤的肩,觉得非常不爷们,很郁闷。

“去嘛!都过年了,你就不能满足一下我的要求。”钱美凤撒娇道。

“好吧!”王宝玉勉强答应道,由于前不久刚下过一场雪,白雪将夜晚映衬的并不是太黑,山上的小路依稀可见,两个人沿着小路向山上走去。

“宝玉,我都想要孩子了,一看见人家的孩子就喜欢的不得了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“天气一暖和,咱就把幼儿园办起来,到时候有一大群孩子让你看着。”王宝玉笑着说道,他可不喜欢孩子,太吵闹,又啥道理不懂,还让大人抽不出身子来,他现在正是做事儿的最好时候,可不能让孩子困住了手脚。

“那可不一样,那是人家的孩子,不是自己的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“等我真的赚了钱,就娶你,到时候咱也超生一把,生他娘的三五个。”王宝玉的话语中,明显带着些不满,他很讨厌钱美凤这种暗示。

钱美凤可没听出来,高兴地在王宝玉的脸上亲了一下,说道:“宝玉,你真好。”

“美凤,回去吧,这黑灯瞎火的啥看头,明天我陪你好好逛逛行不?爹娘在家也该担心了!”王宝玉试探的说道。

“爹娘巴不得我和你多在一块呢,少拿这个忽悠我,今天过节,你就算奖励奖励我不行啊!”钱美凤嘟着嘴巴说道,夜色中显得明眸皓齿,倒也十分耐看。

王宝玉无奈的点点头,陪着她继续往前逛。两个人一边说着话,一边往山上走,冬天的山上分外的安静,没有了虫鸣鸟叫,只有冷风吹过枯叶的沙沙声。

王宝玉喝了不少酒,但还是感觉有点冷,想要回去,便开口说道:“美凤,咱们回去吧!有点冷。”

“那就先歇下再回去,前边有一个小窝棚,咱们去那里暖和一下。”钱美凤指了指前面说道。

王宝玉这才注意到,就在不远处,有一个小小的窝棚,看起来还很眼熟。忽然,他想起来了,这不是第一次和美凤发生关系的地方嘛!正是因为两头倒霉的小牤牛和这个矮趴趴的小窝棚,才造就了他和美凤的今天。

“不了,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!”王宝玉说着,就要往回走。钱美凤却一把拉住他,坏笑着说道:“咋了,不敢和我单独在一起?”

“说啥呢!咱们可是对象,怕啥,就是半夜到这个小窝棚来,感觉很奇怪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有啥奇怪的,当初你跟我在这里那个的时候,怎么不觉得这个小窝棚奇怪?”钱美凤撇着嘴说道。

“不去就是不去。”王宝玉来了脾气,想要挣开钱美凤的手,赶紧回家。可是喝了酒,再加上最近有点儿疲惫,竟然没有挣开。

“松开!赶紧的!让人家看见算个啥!”王宝玉有些窝火,可现在腿也开始打颤了,怎么也挣脱不开钱美凤手。

钱美凤笑了,忽然,她略一弯腰,一把搂住王宝玉的腰,用尽全身的力气,猛的将王宝玉扛了起来。

“美凤,你想干啥?”王宝玉惊恐地喊道,他搞不明白,钱美凤哪来这么大的力气。

钱美凤没理他,任凭王宝玉在肩膀上挣扎叫嚷,咬牙扛着王宝玉迅速向小窝棚走去。

到了小窝棚边上,钱美凤将王宝玉放了下来,也是气喘吁吁,但是她并没有就此罢手,而是使劲一推,王宝玉一个趔趄就栽进了窝棚里。

好在窝棚里依旧铺着软软的草,王宝玉才不至于受伤,窝棚里漆黑一片,让王宝玉有些不适应,就在这时,钱美凤也拱了进来,摸索着,点亮了似乎早就预备好的蜡烛。

“美凤,别闹了。”王宝玉坐起身来,一脸不高兴地说道。

钱美凤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宝玉,没想到你还挺沉的,看样子要减肥了。这里多好啊!又温馨,又浪漫,还就咱们俩,想干啥就干啥。”

王宝玉没觉得小窝棚里有啥浪漫的,反而觉得特别压抑,他十分羞恼的双手按住钱美凤的肩膀,阻止她进一步行动,生气的说道:“钱美凤你他娘的真疯了啊!咱们马上回去,啥事儿没有,你要是胡来,我可真急眼了啊!”

钱美凤笑嘻嘻的看着王宝玉说道:“急啥眼?等你看见我的性感小裤衩,你再急眼吧?”说完狡黠的冲王宝玉咋了下眼睛。

“美凤,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!我很不喜欢你这样啊!”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,钱美凤这样的做法确实让人很反感。

钱美凤往前挪了挪,但是王宝玉的双手摁在肩上,这会也动弹不了,突然她笑嘻嘻的伸出舌头,一扭头在他手上舔了一下。

王宝玉条件反射的缩回手,厌烦的擦着上面的口水,抬头看着钱美凤的一脸坏笑,他有些惊恐地问道:“美凤,你想干啥?”

(新书上架,千字三分钱,包月更加优惠,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