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2 官太太

混世小术士 212 官太太 无忧中文网

“叶姐,你这话就不对了,你下面那一个馒头裂个口,谁动都行?”王宝玉嘿嘿坏笑着说道。

叶连香涨红了脸,说道:“臭小子,说话咋这么损呢!”

“有句话叫做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这不,跟叶姐坐的近了,自己就学的说话大胆了。”王宝玉不依不饶地说道。

“真是一斤鸭子八两嘴,说不过你,不跟你说了。”叶连香败下阵来,她却是个闲不住的女人,对正在跟韩涛说话的马晓丽说道:“晓丽啊!你大概不知道,王主任可是东风村出了名的小神仙。趁王主任高兴,你不找他给你看看相,看看咱们晓丽能嫁给哪个镇长书记的,呵呵!”

“叶副主任开玩笑呢!我都三十一了,不找了。”马晓丽似乎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,微红着脸说道。

“看看呗,王主任看相算卦非常准,我算是见识了。说不定以后就能找个好人家呢!一个女人自己过可不容易。”一旁的韩涛也忍不住说道。

“那就请王主任给我看一看吧!”马晓丽看了一眼王宝玉,略有些紧张地说道。

“好吧!今天我高兴,就给晓丽姐看一下,这酒喝得多,眼力可能有些差,看错了别在意,只当是娱乐了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说道,其实他早就想给马晓丽好好看看相,这样也许就能从她的手纹上发现一些关于她的秘密。

王宝玉冲着马晓丽招了招手,示意马晓丽坐到他的身边,韩涛喝得有些迷糊,愣愣的出神也没个眼色,叶连香只好不情愿地腾出了位置。

马晓丽坐在了王宝玉身边,王宝玉先是仔细看了一下她的面相,眼睛鼻子嘴巴长得都不错,尤其是耳垂,圆鼓鼓的呈现水滴状,也算是有些福气。眉毛一丝不乱,显然也是一个严谨的人,两只眼睛长得有些特别,有几分带媚却又露着些智慧,一看就是那种城府很深的人。

马晓丽被王宝玉看得有些不自在,好在接下来就是看手相,王宝玉在马晓丽的手上轻轻捏了捏,很柔软,忍不住说道:“手掌温润,纹路细腻,晓丽姐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吧?或者说你的父母不是普通人。”

马晓丽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父母都是军队里干部,小时候吃喝用度的都还好。”

叶连香听得有些睁大了眼睛,她还从来不知道马晓丽竟然有如此深的背景,连忙拉近乎般的说道:“是啊!一看咱晓丽就带着个有福气的样,不像小地方的人。”

“只是可惜,晓丽姐似乎与父母的缘分太浅,挺让人遗憾的。”王宝玉看着马晓丽的手纹,有些叹息地说道。

“缘分太浅是啥意思?晓丽不常回去看望父母吗?”叶连香不解地插嘴说道。

“他们早都去世了,倒是经常回去去扫墓。”马晓丽有些冷冷地说道,表情中带着些黯然。

叶连香立刻尴尬地闭住了嘴,不再说话了。王宝玉安慰道:“晓丽姐,人生的缘分最难说,在座的应该都知道,我也是打小爹死娘嫁人,是个倒霉蛋。”

叶连香连忙点着头,听王宝玉如此说,马晓丽露出了笑脸,开玩笑道:“没想到王主任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啊!”

“命苦不能怨政府,晓丽姐,你的男人似乎是个厉害的角色,应该是个大官。”王宝玉一边呵呵笑着,突然发现马晓丽的手纹上,藏着一条笔直的情人线。

“王主任,你说得我不明白,我现在还是个单身呢!”马晓丽眼神稍稍躲闪了一下,开口解释道。

叶连香拍着巴掌,呵呵说道:“王主任!宝玉!马失前蹄,看走眼了吧!人家可还是大闺女呢!”

王宝玉很确定自己看出来的就是情人线,而且从这条线的走向看,这个人显然是一个说一不二,事业心极强,表现很强势的人,看这条线的长度,两个人好了显然不止一年了。从马晓丽躲闪的眼神中,王宝玉更加确认了这一点,但人家不愿意承认,自己也不能强加于人。

“哦,确切的说是你现在的男朋友。”王宝玉又仔细的看了看,说道。

“哈哈,又错了,晓丽可没有什么男朋友,咱大院每个人都知道,惦记晓丽的多了去了。这回又穿帮了吧?”叶连香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王宝玉盯着马晓丽的眼睛,但她却把脸一转,回避了这个问题。

“晓丽姐,我忘了加上一个定语,是你未来的男人,很棒,很强势,必定是一个做大官的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说道。

“哈哈,笑死我了,宝玉,横竖都是你的理,承认自己算错了又怎样?大家又不是外人。”叶连香前仰后合的笑着说道。

王宝玉对马晓丽的手相看得很认真,被叶连香一句一句的抢白打扰,有些不悦,他皱着眉头说道:“我不会看错的,晓丽姐早晚会有那么一天。”

马晓丽轻轻点了点头,呵呵笑着说道:“如果真像王主任说得那样,我岂不是一下子成了官太太了。呵呵!”说话间,眼神中明显多了些喜悦的色彩。

“你必定会成为官太太,这是命里注定的。”王宝玉非常肯定地说道。

叶连香还想说些什么,韩涛插嘴道:“既然王主任说了,咱们就做个见证,到时候谁输了谁请客!呵呵。”

王宝玉笑嘻嘻的喝了口茶,慢悠悠的说道:“那大家就等着叶姐请客吧!”

叶连香看着王宝玉这么肯定的眼神,心里也没了底,问道:“真能看这么准啊?”说完羡慕的拉过马晓丽的手也摸了摸,看了看,啧啧嘴巴说道:“就是不一样,瞧这手,又嫩又软,别说是宝玉,就连我也知道,这双手一辈子出不了力,好命啊!哪像我,一朵鲜花插牛粪上,吃苦受累到这么大年纪,离了,谁要啊!”

韩涛笑着说道:“嘿嘿,叶主任是情场失意,官场得意。农业办的副主任前途也很光明啊!”

“哎,我一个女人家混什么前程啊,嫁个好人家当阔太太才是王道。对了宝玉,也给我看看能不能找个当大官的。”叶连香陪着笑脸,探过来身子,同时把一只白白的手掌伸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