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3 红红被打

混世小术士 213 红红被打

王宝玉推开叶连香的手,说道:“谁不知道,咱们叶姐是个福禄寿俱佳的人,还看这个干啥?”

叶连香不依不饶的隔着马晓丽扯住王宝玉的胳膊,说道:“宝玉,不兴这个的啊,姐都开口了,你还能驳我这个面子?你说是不是啊,晓丽?”

马晓丽只是笑着点点头,王宝玉虽然讨厌给叶连香看相,但也不便表现的太明显.于是便装模做样的看了看,看着看着,忽然很惊讶地说道:“叶姐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有福气啊!”

叶连香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问道:“咋?我也能嫁个当官的?”

王宝玉说道:“比那还好!从手相上看,你的子孙运很强,我看出你是八个孩子的命。嗯,四个丫头,四个小子,儿女双全,不错不错。”

叶连香跟张海一直没有孩子,最讨厌听到这种话,她恼怒地收回了手,说道:“你以为我是老母猪啊?还八个孩子,真能瞎掰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叶姐怎么能是老母猪呢!好的老母猪一窝能生十一二个呢!”

一阵哄笑,韩涛乐得一连打了几个嗝,马晓丽也捂着嘴直乐,肩膀一抖一抖的。

“你……”叶连香无比羞恼,半天说不出话来,如果不是因为在场还有韩涛和马晓丽,叶连香肯定挥动手中的筷子,奔着王宝玉的眼睛毫不犹豫的刺过去。

“淡定!淡定!闹着玩不行急眼的。”王宝玉冲着叶连香呵呵直笑,叶连香站起身来,说道:“淡你娘的定去吧!哼,我要去厕所,晓丽你去不去?咱俩一块。”

“呵呵,我就不去了吧。”马晓丽推脱道,并没有起身。

叶连香笑着一把抓住马晓丽的手,说道:“去吧,去吧,拉了尿了,这肚子才腾出空来吃东西!待会还得夹菜呢!”

见推辞不过,马晓丽有些不情愿地站起身来,跟着叶连香出去了,屋子里只剩下王宝玉和韩涛两个人。

“宝二爷,我敬你一杯,能跟宝二爷共事是我韩涛的运气。”韩涛举起酒杯,很谦卑地说道。

王宝玉没有纠正韩涛的叫法,毕竟这里没有外人,爱叫啥就叫啥。他到了一杯啤酒,跟韩涛一饮而尽。

一杯酒下肚,王宝玉有了酒意,他盯着韩涛问道:“韩站长,到底发生了啥事儿?我看你怎么像是霜打的茄子——蔫了。”

韩涛目光躲闪着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没,没什么。最近,没,休息好。”

王宝玉眼睛一瞪,说道:“说谎了吧!我来给你看看,究竟发生了什么吧?嗯!是因为一个女人,一个和你没有缘分的女人,对吧?”

王宝玉这么说,无非是想诈一下韩涛,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韩涛犹豫了一下,说出来一个让他顿感不快的名字来。

“宝二爷,真是啥都瞒不过你,我昨天去县里,恰好遇到了周医师。”韩涛老老实实地说道。

王宝玉顿时觉得一阵火起,狗日的红红,胆敢耍老子后跑路,老子今生都不会放过她。王宝玉黑着脸问道:“你是在哪里碰到她的?她和你睡了?”

“没,没睡觉,我在富宁县火车站恰好遇到了她,我回镇里,她要去市里。”韩涛急忙解释道。

“真的?”王宝玉目光冷冷地说道。

“真的,我怎么敢骗宝二爷呢!”韩涛拍着胸脯说道。

王宝玉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起来,拍着韩涛的肩膀说道:“你们俩个没缘分,这不,碰到了,坐的却是相反方向的火车。”

令王宝玉没有想到的是,韩涛咕咚就喝了一大口啤酒,竟然很伤感地说道:“我知道我跟她没有缘分,可是,周医师看起来,太可怜了。”

王宝玉就是一惊,连忙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“她被人打得身上都是伤,青一块紫一块的,连那眼角都给打裂了,哎,还有身上衣服也都破了,还有些血迹。走起路来,一瘸一拐的,看起来让人心酸。那头发乱糟糟的……”韩涛的语气有些哽咽,竟然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“那她没说因为什么?谁打的她?”王宝玉大声问道,虽然红红有诸多的缺点,甚至还骗了自己,偷偷跑了,可是一听到红红被人打了,王宝玉还是有了一种想替她报仇的冲动。在王宝玉看来,我打死她都是自己的事儿,别人动一个手指头都不行!

“她不肯说,她只是让我遇到宝二爷的时候,一定转告宝二爷,她离开宝二爷,是迫不得已。”韩涛推推眼镜说道。

王宝玉一听这话,心中很是不快,钢蛋就曾经说过,红红的离开可能是因为自己。这一次从韩涛嘴里,又听到了同样的话,看样子,这其中一定有隐情。

“她没说究竟是什么原因,才不打招呼就走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没说,也可能是马上就要上车了,来不及。”韩涛解释道。

王宝玉略微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韩涛,你问没问她的联系方式?要去市里干什么?”

“问了,她没说。”韩涛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王宝玉想了想,又问道:“那你给没给她点钱?”

韩涛显得有些犹豫,但迫于王宝玉的压力,还是老实地说道:“我看她可怜,就把兜里的五百钱给了她。”

“你做得很对!她这个时候最需要人的帮助。”王宝玉赞赏着说道,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,塞到韩涛手里。

“宝二爷,那是我自愿给她的,怎么能收你的钱呢?”韩涛推辞道。

“让你收下就收下,别废话。周医师咋说也曾经是我的手下的人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韩涛不情愿地将钱揣进了兜里,耷拉着脑袋十分颓废。王宝玉也有些黯然,这会儿突然有些记挂红红。

在过去的岁月里,红红一直是嬉皮笑脸的泼皮无赖户的形象,也带给王宝玉很多的乐趣,如今遭了这么大的难,还不知道人在哪里,想起来,心里不是个滋味。

这时,两个女人嬉笑着走了进来。“王主任,韩站长,你们俩个背着我俩说啥呢?”叶连香刚才的不快,似乎随着一泡尿被释放了,又开起了玩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