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1 打探

221 打探

“瞧瞧人家这觉悟,再看看你,这就是差距。”王宝玉对正在往手上擦润肤露的叶连香说道。

“这人跟人不一样,她是你的部下,而我是你姐,这才是差距。”叶连香头也没抬的说道。

“唉!有你这种有了便宜就占,得了便宜卖乖的姐,也是一种不幸啊!”王宝玉叹息着说道。

“王主任!宝玉弟弟!话不能这么说,姐这也是成人之美。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那眼珠子整天在晓丽身上转悠,这一去,机会来了,你可要把握好哦!”叶连香咯咯笑着说道。

“闭上你的嘴,满脑子里净想这些花花事儿,就不能想点正事儿?”王宝玉有些恼怒地说道。

“正事是啥啊?你说说看。”叶连香也不生气,抛给王宝玉一个媚眼,笑问道。

“叶姐,弟弟还真有一件事儿想求你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呦,宝玉还有求到姐的事儿呢,你说,啥事儿,姐能做的一定不含糊。”叶连香认真的答应道。

“这件事儿必须保密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”王宝玉郑重其事地说道。

“哎呀!你就放心吧!姐这个人,嘴还是很严的,你在我家住了一晚的事儿,我除了跟马晓丽、韩涛、董秃子等十几个人说了以外,没跟任何人说过。”叶连香咯咯笑着说道。

王宝玉知道叶连香在开玩笑,打住叶连香的话茬说道:“叶姐,正经点,说正事儿呢!你要弄岔了,咱俩都玩完!”

叶连香看王宝玉一脸严肃,不再开玩笑,坐直了身子,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姿态。王宝玉站起身来,到了叶连香的身边,小声说道:“叶姐,我想让你帮我侧面打听一下,李传宗为啥对我这么大的意见?我觉得我没有得罪他。”

叶连香的脸上露出了犹豫,这个事可是比下村调研难做多了,一旦被李传宗发现,自己的这个副主任,立马就没了。

叶连香推脱道:“人都这样,今天好了明天分,明天分了今天就和了。咱俩现在不也尿一个裤裆了?你管李传宗对你咋样干啥?干好自己的工作,他啥也说不出来。就算他想办你,那也得领导班子研究,这镇政府大院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天儿!”

“干好工作!干好工作!这话谁都会说!后面有个这么大的障碍,你不扫清了,还能干个屁工作!干得好不好,都是人家说了算!”王宝玉愤愤的说道。

“那你找机会请他吃顿饭啥的,把结打开了就是了。”叶连香小声嘟囔道。

“不帮就算了!以后你有啥事儿也别来找我!”王宝玉生气的坐在办公椅上,闭起眼睛不再说话。

为了显示跟王宝玉是同一战壕的战友,叶连香犹豫了半天,还是鼓足了勇气答应了下来,说道:“好宝玉,咋跟个小闺女似的,动不动就生气呢?姐还不是心里没底,不敢招惹他嘛!你也知道李传宗那人,阴得很,刀枪不入。别恼了,姐想想办法,打听一下这个事儿,但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打听出什么结果。”

“嘿嘿,这还差不多!”王宝玉这才露出个笑脸。

叶连香嘿嘿的凑了过去,说道:“小祖宗,你可把姐给降魔住了。来,让姐亲一口!”说着,隔着办公桌伸嘴就亲了过去。

“啪!”王宝玉飞快的捡起桌上的抹布堵了过去,叶连香哎呀一声连忙躲开了,一边擦脸和嘴,一边狠狠地骂道:“你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,这脏不脏啊!你等着!”说完气呼呼的去找地儿清洗去了。

王宝玉看着叶连香气急败坏的样子,不由的嘿嘿笑了。安排好了这一切,王宝玉拿起电话,拨通了离柳河镇最近的村子,石墩村村支部的电话。

“你好!请问是石墩村的何书记吗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是我,老何,您是哪位啊?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带着酒气的声音。

“我是镇农业办的王宝玉,明天想去您那里搞农业发展的调研,不知妥当吗?”王宝玉学着官腔,慢慢说道。

“农业办?王宝玉?”电话那头的老何自语道,忽然想明白了,立刻变得热情起来。“王主任啊!您看,我这一喝酒,脑子迷糊了,别计较,明天我整天在村部等着您。”

“还是低调一些好,不要兴师动众的,惊扰了百姓。”王宝玉咬文嚼字的说道,心想,这当领导也不难啊,多打官腔就是了。

“是!是!请领导放心,一切按您吩咐办!”电话那头应声答道。

“好!不见不散!”王宝玉平静地说道,同时放下了电话。

王宝玉简单整理了一下明天需要带的东西,却又想起一个问题,虽然说这石墩村离这里不过十几里,而且都是平道,但总不能坐马车去吧!自己现在好歹也是个领导,这不坐个小车去,显不出领导的派头来。

柳河镇政府大院的情况王宝玉还大致了解,轿车有三辆,程国栋和李传宗作为书记和镇长,理所应当的有自己的车,而剩下的一台,归政府办管理,使用一次需要填写派车单,并且限定使用的时间,很是麻烦。

自己这样一出去这么长时间,政府办肯定不会同意把车给自己单独使用,这条路显然是走不通。

王宝玉又想到了采购站的车,虽然是个小汽车,客货两用的,也总比没有强,但很快王宝玉又否定了,还是不行,这样会影响给县里送货,为了公家也不能总是损害自己的利益,更何况这里面还有老张的利益。

想了半天,王宝玉也没想出个办法来,不由的暗骂道:“他娘的,把老子逼急了,老子自己买一辆。”骂归骂,发泄归发泄,虽然也有这个实力,但王宝玉可不想做这种“枪打出头鸟”的事情,做人还是稍微低调一点比较好。

正在一筹莫展之际,桌子上的电话响了,王宝玉接起来一听,立刻乐了。只听电话那头一个声音吵嚷道:“宝玉兄弟,我是蒋春林,听说你产房传喜讯——升(生)了,当大哥的想请你吃饭,祝贺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