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2 见面分一半

混世小术士 222 见面分一半

来电话的正是镇林业派出所的所长蒋春林。听蒋春林的话里,明显是想跟自己套近乎,才整出“兄弟”、“大哥”一类的话来,王宝玉没生气,不叫王主任反倒是觉得挺轻松的,于是也随着蒋春林的话,哈哈笑着说道:“蒋大哥,好久不见,我也是时常思念啊!”

王宝玉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还真有难为情,自从放火烧山以后,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蒋春林,因为没有业务上的往来,某种程度上说,王宝玉早都把蒋春林给忘到脑后去了,刚才他自报家门的时候,自己还寻思了好大一会儿呢。

“兄弟你也真是厉害,两年的时间,竟然成了跟大哥平级的干部了,就凭这势头,再过几年,当个镇长书记的都有可能,到时候可别忘了提携一下大哥啊!”蒋春林在电话那边嘘乎着说道。

“大哥太看得起兄弟了,晚上兄弟请客,你说去哪里吧?”王宝玉爽快地说道。

“兄弟知道我的口味,兴隆饭店咱就不去了,一会儿我去接你,咱们去一个特殊的地方,吃点儿特殊的东西,好不好?”蒋春林在电话里神秘地说道。

“好!那我就等着大哥了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半个小时之后,蒋春林的吉普车就开进了镇政府的大院,紧接着,将近一米九个头的蒋春林,晃荡着身子走进了农业办主任的办公室。

王宝玉已经安排马晓丽准备好了茶水,又预备了一盒好烟,蒋春林一进屋,王宝玉就热情地上前握手,一阵嘘寒问暖之后,两个人这才一起坐在沙发上。

蒋春林眼睛一直盯在马晓丽身上,直到她走了才恋恋不舍的回过神来,说道:“兄弟,别看大哥和你一个级别,但待遇却是差多了啊。”

王宝玉当然明白蒋春林指的是什么,笑着递上一根烟,说道:“在哪都是坐一把椅子,啥待遇不待遇的。”

蒋春林摇摇头说道:“那可不一样,这要坐在茅坑里,和坐在花园里能一样吗?坐在花园里,看着花,闻着香味,这干起活来多带劲。”

“哈哈,大哥真会说笑话,这花园里的花虽好看,但是哪朵带刺,哪朵有毒,谁也不知道。还是少看少闻,多干点自己的事儿踏实。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“嘿嘿,谁说不是!嗯,真不错!这屋子比我那个至少大一倍。”蒋春林一边抽着烟,一边四处打量着,不由的夸赞道。

“大小有啥,又不是自己的,都是做为人民服务的工作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说道。

“兄弟,我早就听说了你的光辉事迹,非常的震撼人心。大哥一直想请你吃饭,只是你原来的那个东风村,路实在难走,也就把这事儿耽搁了。”蒋春林解释道。

“大哥难道是有什么事儿需要弟弟帮助?”王宝玉看蒋春林这么热情,必定有事儿,便单刀直入的问道。

蒋春林先是略显尴尬地笑了笑,然后又喝了一口茶水,最后才犹豫着说道:“我听说兄弟在东风村搞的是轰轰烈烈,老百姓都赚到了钱,大哥我花销大,也需要点钱,就是想如果兄弟有啥能赚钱的事儿,大哥想入个股,也跟着赚点酒钱。”

“嗨,我当是啥事儿呢,这个包兄弟身上,没问题!”王宝玉毫不犹豫地说道,蒋春林拿钱是好事儿,只是现在还没有想好跟蒋春林合作做点什么,管他呢!车到山前必有路。

“太好了,走!走!咱们哥俩去喝个痛痛快快。”蒋春林很是高兴,觉得自己傍上了一个财神爷。

蒋春林开着吉普车,一路颠簸的向北驶去,王宝玉坐在车里,感觉这车跟侯四或者罗缇的车,那是差的太远了,但总比没有强。王宝玉想到这里,对蒋春林说道:“蒋大哥,兄弟也有一件事儿想求你,不知道行不行?”

“只要不是犯法的事儿,都行。”蒋春林大咧咧地说道。

“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就是想借你的吉普车用用,最好再帮我找一个司机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蒋春林微微一愣,立刻答应道:“没问题!兄弟用多长时间都行。”

“用一个月吧!”王宝玉平静地说道。

“啊!一个月?”蒋春林不敢相信地问道,蒋春林原以为,王宝玉借车也就是三天五天的,出一趟门而已,没想到一借就是这么长时间,说实话,蒋春林是有些舍不得。

“如果蒋大哥不方便,那就算了。”王宝玉依旧平静地说道。

“用车没有问题,现在也不是防火期,我也没啥事儿。”蒋春林还是妥协了,为了跟王宝玉合作,付出一些是应该的。

“既然蒋大哥没事儿,就不妨跟我一起去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咱俩的工作不搭,我去了再碍着兄弟办事儿!”蒋春林看来对调研工作也不是太热心,于是推脱说道。

王宝玉故作遗憾的说道:“下去后,吃喝肯定是少不了的,兄弟我身子骨不结实,就怕招架不住。再说我还得带着位女同志去,只有我自己,多少有些不方便。”王宝玉坚持想蒋春林一块去也是有私心的,蒋春林是位派出所所长,人长得五大三粗的,谁见了都得惊心,也许好多关系容易打通的多,办起事儿来出效率。

蒋春林本身就是一个好吃喝的人,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眼睛立刻亮了,连忙问道:“兄弟,到底啥事儿,跟我说说。”

“我这不刚当上农业办的主任嘛!想去下面的村子考察一番,这没个车不方便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蒋春林明白了,立刻笑呵呵地说道:“反正我也没个屁事儿,我跟兄弟去,到时候下面送的礼,给大哥几份就行。”

“兄弟见面,自然是一家一半。”王宝玉大度地说道,蒋春林的话倒是提醒了他,这一次下去,村部的领导给自己送礼是免不了的,这都成了定律了。

“你说带个女同志一块去,是不是刚才那位?”蒋春林悄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