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2 敛财

232 敛财

\u201b不?那就让王主任看看。见大家都有看神石的意图,何大壮只得颇有些无奈的答应了,朱田力也只好点头同意了。

于是两人领着王宝玉等人沿着村路,拐了几个弯,又沿着一条狭窄的小路,这才来到了目的地。

在一口露天的轱辘井旁边,王宝玉见到了所谓的神石,这是一块挂满了红布条的黑色大石头,直径约两米,高约三米,呈现不规则的圆柱形,中间粗,两头稍细一些,远远望去,还真像个石头墩子。

王宝玉走近一看,忍不住乐了,终于知了村干部为啥不愿意让他来看,只见上面的挂着的红布条上,写满了各种名字,有的干脆还写上了所求的内容,祈求上天能够帮助他们得偿所愿,好运连连。

王宝玉还细心的发现,红布条上的名单之中,赫然就有何大壮和朱田力,明显是领导干部带头搞封建迷信。

何大壮显得有些尴尬,上前一把扯下了写着自己名字的红布条,嘿嘿笑着说:都是那败家的老娘们,非到神石这里挂名,说是解心疑,纯粹是瞎扯。

朱田力也上前扯下了和自己有关的红布条,也附和着说:对,这都是老娘们瞎鼓捣的,王主任不见怪。

王宝玉转头看了看二人,笑呵呵说:人嘛!难得有个信仰,追求多子多福、富贵万年、长生不老是人们自古以来的梦想,不紧的。

嘴上说不紧,王宝玉却在心里暗骂这两个村官的,这所谓神石上的红布条明显是同一规格,肯定是出自一个地方。不用说,这挂个红布条子,肯定向村部交钱的,这块石头,究竟成了谁的敛财工具,那就看谁是最不希望王宝玉来看的人了。

但是,王宝玉也明白一个理,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,有些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较好,难得糊涂嘛。今天大家兴致还算高,不能破坏了当前的和谐气氛,于是便装作不知,继续察看神石。

别说,这石头看起来还真是有些与众不同,表面除去那些坑坑点点,其他地方还算平整。在何大壮和朱田力的指引下,还真就醒目的有几条形似手指的纹印,这纹印看起来又大又长又均匀,不带一丁点人工雕琢的痕迹。

而且这么大个家伙,在石墩村躺了不知多少年,咋说也得好几吨,也不像是从别的地儿搬来的,那时候的人都单纯,不懂得作假,说不定还真是天上掉下来的。

马晓丽似乎对石头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,前看看后瞅瞅,左抠抠右摸摸的,研究了好半天。

看来看去,也不过是块石头,时至中午,大家也感觉饿了,于是一行人便离开了这里,赶赴何大壮的家里。一进门便看见,两桌酒席早已预备妥当,鸡鱼肉蛋俱全,倒也十分的丰盛。

接下来,自然是喝酒,先小杯,再大杯,最后把瓶对嘴吹。一番轰炸下来,每个人都精神焕发,小脸泛红。

王宝玉作为领导,自然格外受到重视,敬酒的络绎不绝,还好,有蒋春林和马晓丽两个酒量不错的人给轮替顶着,否则王宝玉恐怕早就钻到桌子底下了。

王主任,你能来,们无比欢乐,这石墩村的富裕之路,就靠王主任领着走了。何大壮酒气熏天的说。

不能这么说,你老何才是这里的领头人,也就是提个思路建议,帮着联系联系事儿而已。王宝玉自然不会让何大壮给绕进去,推脱着说。

何大壮呵呵直乐,伸过带着浓重酒气的嘴巴,小声的说:王主任,您放心,只是石墩村的老百姓能赚到钱,肯定有你一份,老何懂这个。

到时候再说吧!王宝玉微笑着说,虽然他很喜欢赚钱,但也知,哪些钱可以赚,哪些钱不能赚,否则就会惹来麻烦。

蒋春林喝得很过瘾,也吃得很过瘾,更是聊的过瘾。此刻的他,正跟石墩村的妇女主任,小寡妇胡铁花吐沫星子乱飞的侃大山。

王宝玉这才注意到,妇女主任胡铁花倒是有几分姿色,三十多岁,模样挺周正,皮肤也挺白,尤其胸前的两个探照灯,格外的大,很醒目,难怪蒋春林这么快就和人家搭上腔了。

胡铁花显然被蒋春林给忽悠了,或者是装着被忽悠了,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,还不时投上一个敬佩的目光,逗得蒋春林简直有些忘乎所以。

马晓丽则显得格外稳当,不急不慌,更不吵吵嚷嚷,有人敬酒也不拒绝,面带微笑,彬彬有礼,让人看不透她心里究竟想些什么。但王宝玉是看相的出身,从马晓丽不经意的眼神中,他还是看出马晓丽对何大壮和朱田力的厌恶。

他娘的,蒋春林一副馋猫的姿态,却看不出马晓丽对他的讨厌,而何大壮等人看似老实忠厚,却让马晓丽反感,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!王宝玉在心里划着问号,暗自揣测。

何大壮表现出很大的热情,王宝玉也是仕途得意,喜欢这种被恭维的感觉,一会儿大侃一阵,一会儿喝几口酒,不知不觉酒席就持续了一个下午。

盛情之下,酒席自然又连到晚上,添酒添菜,重新再来。王宝玉仗着自己年轻身子壮,而且平日多少还有些酒量,也是放开了量的喝,直到晚上八点多,满桌狼藉,一地酒瓶,这才算是结束。

最后,每个人几乎都是被人搀扶回去的,王宝玉和蒋春林也不例外,只有马晓丽说话不走样,走路稳稳当当的,真不知她到底有多大的酒量。

王宝玉、蒋春林和马晓丽,被安排到村部住下,几间早已腾出来的办公室收拾的干干净净,还升起了火炉子,屋子里显得格外暖和,很有一种家的感受。

蒋春林一进自己的屋,就一头栽倒在**,昏睡了过去,不怪他喝多,他确实为王宝玉挡了很多的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