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3 陨石

混世小术士 233 陨石

王宝玉被搀扶进自己的屋子里后。还算是有些清醒。但也坐不稳。干脆斜靠在床头上。村干部们陆续离去之后。马晓丽用火炉上烧开的水。冲开了自己随身带着的茶叶。给王宝玉泡了一杯茶。果然是好茶叶。片刻功夫。屋子内就弥漫着浓浓的茶香。

“晓丽姐。有你真是太好了。够细心。够体贴。不知道谁有福气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。”王宝玉坐起來。由衷夸奖着马晓丽。

马晓丽正在往暖瓶里倒开水。一听王宝玉这么说。不由用有些含情的眼睛瞟了王宝玉一眼。呵呵笑着说道:“王主任真会夸奖人。将來你的老婆肯定会生活在蜜罐里。”

“这也不一定。其实我是个追求完美的人。一般的女人我还真看不上。”王宝玉从**下來。坐在了一旁的桌子上。拿过泡好的茶水喝了起來。

“这个世界本來就不完美。更沒有完美的人。”马晓丽说道。

“晓丽姐。这是什么茶叶。咋这么好喝呢。”王宝玉只觉得满口留香。忍不住问道。

“这是极品观音王。据说一年也出产不了几斤。”马晓丽搬了把椅子。过來同王宝玉一起喝茶。

王宝玉心中一惊。马晓丽作为一个小职员。怎么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。转念一想。王宝玉忽然觉得自己太过多疑。也许是父母留下來的。或者亲朋相赠也不一定。

“晓丽姐。我很好奇。你究竟有多大的酒量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也可能是对酒精不敏感吧。”马晓丽慢慢品着茶。姿势很优雅。

“佩服。佩服。本人这个老江湖也自叹不如。”王宝玉笑着说道。

马晓丽微微笑了笑。说道:“沒什么的。个人体质不同。也可能是小的时候。爸妈常带着我和战友聚会。那时候不懂事。大人喝大人的。孩子们也凑到一起偷喝点酒。慢慢也练出点酒量來了。呵呵。”

“晓丽姐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。这一次出來。坐的是牛车。走的都是土路。吃不好也住不好的。辛苦你了。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。

马晓丽似乎并不为王宝玉的话所动。表情很平静。她忽然问道:“王主任。你看沒看出來。那块神石有些古怪。”

“沒看出來。不就是一块普通的黑石头吗。”王宝玉反问道。心中却在想。难道马晓丽也看出來何大壮他们利用这块所谓的神石敛财。

“我觉得。它很像一块真正的陨石。”马晓丽抬头看了一眼王宝玉。认真的说道。

马晓丽的话。让王宝玉非常的吃惊。如果说这是一块真正的天外陨石。那将意味着什么。至少会有一点。那就是石墩村乃至柳河镇。很快就会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焦点。

一想到这些。王宝玉不由的有些激动。连忙坐直了身体。问道:“晓丽姐。你是怎么看出來的。”

“首先从这个颜色上看。多半是因为石头本身含有某种可燃的物质。比如铁。经过高温处理后形成的。而且它似乎硬度很高。有种刀枪不入的味道。不像是一块普通的石头。” 马晓丽认真的分析道。

“有道理。你接着说。”王宝玉仔细的听着。

马晓丽点点头。接着说道:“还有那几个所谓的手指印痕。那是比较典型的气印。也就是空中快速坠落的陨石与气流摩擦形成的。”

王宝玉觉得马晓丽说的不无道理。立刻來了精神头。他拿过桌子上为他预备好的手电筒。站起身來说道:“晓丽姐。白天人多太匆忙。这会沒什么事。咱们不如马上去好好看一看。”

马晓丽抬头看了看黑乎乎的外面。咬了咬嘴唇说道:“好。咱们就去看看。”

两个人打着手电筒。沿着并不十分平整的村路。凭借印象。向着那块所谓的神石走去。走了大约二十分钟。终于摸到了这个地方。

在一片黑暗之中。黑漆漆的神石上飘荡着红布条。显得格外诡异。马晓丽毕竟是个女人。不自觉的拉住了王宝玉的胳膊。王宝玉心中多少也有些怵的慌。但自己毕竟是一个男人。便硬着头皮走了过去。用手电仔细查看起來。

触手之处。果然是大小不一的坑洞还有沟壑。细细一看。还能够看到里面隐约的螺旋型图案。

王宝玉从旁边找來一块普通的石头。在神石上使劲砸了一下。咚的一声。普通的石头顷刻之间四分五裂。而神石之上。连个划过的痕迹都沒有。而且整块石头非常的圆润。沒有任何的棱角。这也非常符合高温磨蚀的原理。

“王主任。你照一下这一块。”马晓丽低声说道。

王宝玉立刻把手电筒按着马晓丽指的位置照了过去。问道:“晓丽姐。有什么发现吗。”

马晓丽微笑着说道:“王主任。你看。这块石头通体是黑色的。这是因为陨石在空中产生的热量将其自身的表面融成了**。等逐渐冷却后。便会形成一层熔壳。但也许是时间久远。有些地方的黑色已经褪去了。露出了原有的颜色。你看这块就是这样。”

王宝玉很佩服马晓丽的细心和敏感。自己只观察到何大壮他们利用这块石头敛财。并沒有注意到。这还真是一块与众不同的石头。

“我们回去之后。就向县里打个报告。让县里派专家來鉴定一下。这么大的一块陨石。应该供科学研究。放在这里可惜了。”王宝玉小声的说道。

马晓丽点了点头。表示赞同王宝玉的说法。又笑着小声说道:“你就不怕断了人家的财路。人家跟你拼命。”

“这是不义之财。会折了他们的寿。我这也是为他们好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。心里却有些发毛。自以为聪明。可从学识还有能力等方面。连个女人都把自己给比了下去。

就像这石头。原本以为一眼看穿了村干部敛财的鬼把戏。却疏忽了最关键的本质问題。但是马晓丽最感兴趣的却不是那些蝇头琐事。而是一把抓住了更有价值的牛鼻子。这什么都逃不过马晓丽的眼睛。跟这样的人在一起。也挺可怕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