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5 搜屋

混世小术士 235 搜屋

何大壮有些懵了,看王宝玉的样子,分明是还没有醒酒.这大半夜的闯到别人屋子里来,还带着一群强壮的老爷们,这要是传出去,却是一件好说不好听的事儿。

“操!谁的车灯这么晃眼睛,快他娘的给老子关了!”王宝玉用手挡着眼睛,口中骂道。

何大壮这才想起来拉开了电灯,于是连忙让这些老爷们都关了手电,上前一步陪着笑脸说道:“王主任,我们在抓贼,不好意思,影响您睡觉了。”

此时的王宝玉,装出一副已经醒明白的样子,沉着脸说道:“何支书,这抓贼抓到了我的屋子里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嘿嘿!不好意思,一场误会!我们这就走!”何大壮使劲摇着头,满脸都是尴尬。

“何支书不会认为我就是那个贼吧?”王宝玉显得很是激动,声音也提高了许多。

何大壮连忙摆摆手,说道:“怎么可能呢,这村里闹了贼,咱们到王主任这里来看看,也是确保您的安全。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!”

“嗯!没有就好。何支书,你的头怎么了?是贼打的?”王宝玉指着何大壮头上的纱布,故意装作不解的问道。

“没什么,酒喝多了,不小心碰到门框了。”何大壮越发的有些慌乱,转头就要往外走。

“何支书,小心门框。”王宝玉善意的提醒道。

王宝玉的话音刚落,何大壮的头就不一不留神碰到了门框上,还正好是纱布包着的位置,血一下子又冒了出来,这无疑像是在伤口上撒盐,直疼得何大壮差一点儿就昏过去。

几个老爷们,连忙上前扶住了何大壮,何大壮呲牙咧嘴,一只手捂着头,一边对有些幸灾乐祸的王宝玉说道:“王主任,打扰了,快休息吧!”

“何支书,那屋还看吗?”一个憨大个的汉子指了指蒋春林的屋子问道。

“看个屁,都他娘的回去搂着娘们睡觉去吧!”何大壮心情极为不爽,忍不住骂了一句,心里却明白,万一蒋春林就在屋里睡觉,那岂不是又得罪了蒋春林,蒋春林毕竟是林业派出所的所长,将来找他们个茬,也够麻烦的。

就在这时,王宝玉从**下来了,穿上了鞋,表情平静的说道:“大家进去看看吧!蒋所长毕竟是跟我来的,可不能担了窝藏盗贼的嫌疑。”

王宝玉这么说,也有自己的用意。一是,蒋春林火爆脾气,一定能替自己出口恶气。再一个,这事儿折腾的越大,自己也越安全。

“王主任,还是算了吧!”何大壮怕再惹出是非,摆手表示,不想再追究所谓盗贼的事情了。

“那马科长的屋子也搜搜吧,我叫她起来。我作为你们的头号嫌疑犯,还是先洗清自己的团队比较好。”王宝玉指着马晓丽的屋子说道。

“哎呦,我的王主任,您别开这玩笑了。马科长这么文文弱弱的,谁说她是贼,我老何第一个不愿意。你看,我们闹了这大半夜了,别把蒋所长,马科长吵醒了,还是先回去吧。”何大壮笑着说道。

然而,说到这,一个现象还是提高了大家的警觉。马晓丽是位知识女性,自然屋内没什么声响,可是蒋春林的屋子里就静的出奇,按理说,蒋春林喝了这么多酒,理应该很大声的打呼噜、磨牙、放屁什么的,怎么会连个动静都没有?

何大壮带来这么多人,在王宝玉的屋子里吵闹了半天,隔壁的蒋春林应该能够听到些动静,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。

“屋子里好像是没人。”一个大汉靠近了门口,耳朵仔细听了一下,十分确定的说道。

“进去看看。”何大壮一下子来了精神,自己的脑袋今天犯了灾星,先是被石头砸,然后又被门框碰,心中郁闷到了极点,如果能抓住这个打破他头的人,即使是天王老子,他也不会就此罢休的。

王宝玉听到这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这何大壮真是一点诚信没有,刚刚还说不查了,这屁大会儿功夫就变了卦,连派出所所长都不放眼里,真是愚不可及。

敲了半天门,喊了不知多少声蒋所长,里面一点儿回音都没有。何大壮犹豫了半天,还是小心的上前推门,门很容易被推开了,何大壮拉开了灯,王宝玉等人惊讶的发现,屋子里根本没有人,**的被子也落在地上,蒋春林不知所终。

不光是何大壮,王宝玉也是一头雾水,蒋春林喝了这么多酒,明明烂醉在**,现在跑到哪里去了?但这样一来,蒋春林却难逃打破何大壮脑袋的嫌疑。

何大壮的脸色异常的难看,他冷冷的说道:“蒋所长这么晚在外面乱跑,不安全,大家快去四处找一找!”

几个大汉看样子平时都挺惧怕何大壮的,闻声立刻起身走了,打着手电到村子里四处寻找蒋春林。

“王主任,蒋所长没跟你说出去干什么了?”何大壮总觉得,这一切都跟王宝玉有关,虽然嘿嘿笑着说话,言语中却带着些不善。

王宝玉当然更不是什么善类,一听这话,立刻就怒从心头起,他冷冷的看着何大壮,说道:“何支书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一口一个抓贼,到底丢了什么东西,让你大半夜的这般折腾,对我王宝玉有意见你可以明说,不就是他娘的吃了你两顿饭吗?你马上估个价,老子付钱总行了吧!”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何大壮立刻软了,连忙陪着笑脸说道:“王主任!你别生气,更不要误会,这有人偷东西,总不能不管,保护村民的生产生命安全,也是我们村干部的职责,身不由己啊!至于吃饭的问题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我老何不是那样的人,我可以对天发誓,你在这里吃一年,我老何绝没一句怨言。”

王宝玉冷笑着说道:“我可没那福气吃一年的饭,只吃了一天,这就满哪冒贼了,再多吃一天,还不一定又出什么事儿呢!”

何大壮陪着笑脸刚想说话,就在这时,蒋春林睡过的那张单人床,床下的布帘子忽然动了一下,蓦然露出了一截白生生的脚趾头,将王宝玉和何大壮都吓了一大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