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6 巨胸杀手

混世小术士 236 巨胸杀手

露在帘子外的脚趾头,很白嫩,明显是女人的脚趾头,而且是小脚趾.莫非蒋春林喝多了酒,无意害死了谁,床下放的就是被害女人的尸体?

这样一想,何大壮立刻觉得汗毛都立了起来,连头上的疼痛都给忘了,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声:“谁在床底下?”

王宝玉脑瓜转的快,马上明白了床底下藏着人,还是个活的。肯定是蒋春林又和哪个娘们胡搞到一起了。

与其捉奸在床,总比在外面被抓住的好,咋说这奸情可能与人无害,但如果在外面被找到了,打破何大壮头的事情,那可就说不清了。

这样一想,王宝玉一步跨上前,伸手就把床单掀了起来,随着一声尖叫,一个用衣服盖着身子的**女人,立刻出现在二人的面前。

大家凑近一看,露出了不同的表情。有的很惊讶,有的色迷迷的,还有的幸灾乐祸。原来,这个女人,王宝玉和何大壮一伙都认识,正是石墩村的妇女主任小寡妇胡铁花。

一脸惊恐的胡铁花,使劲搂着衣服护着前胸和小腹下,蜷缩在床下,任凭白胳膊和白大腿露在外面。同来的村民嘿嘿笑着,退出了屋子,只留下了王宝玉和何大壮。

一见此景,王宝玉不由一阵嘿嘿直乐,暗自佩服这蒋春林这个傻大个还算是有点儿本事,吃顿饭的功夫,就搞定了一个小寡妇,还主动的投怀送抱来了。

胡铁花咋说也是石墩村村支部的一员,这样一幅衣冠不整的样子,躲在蒋春林这个客人的床底下,让何大壮觉得很是没有面子。

何大壮忍不住沉着脸说道:“胡铁花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胡铁花红着脸小声说道:“这不今天喝多了嘛!”

“***的,喝多了,跑到人家屋里,还光腚躲床底下,你也喝的太多了吧!真他娘的丢人现眼!”何大壮气急败坏的骂道,心想,这次完了,又把蒋春林给彻底得罪了。

能当妇女主任,都是不太好惹的主,面对两个男人,胡铁花原本还非常的害羞,一听何大壮这么说,立刻就恼了。她抱着衣服从床底下钻了出来,对何大壮吵嚷道:“老娘没有男人也没有孩子,愿意咋玩就咋玩,怎么就丢人现眼了?”

何大壮愣住了,觉得胡铁花说得有道理,作为一个寡妇,想干什么没人管得着。但何大壮的嘴上却不肯服软的说道:“你他娘的也不能跑到村部里来玩啊!”

“就兴你在村外的草地上,光天化日之下的干娘们,老娘在屋里都不行了?村部咋了?我在这里也是跟你学的!”胡铁花彻底的怒了,将何大壮的丑事儿都给揭了老底。

何大壮一听这,连忙向屋外瞅了瞅,又看了看王宝玉,一脸的不安。

此时的王宝玉,似乎对他们的吵闹并不太感兴趣,胡铁花只顾着跟何大壮吵闹,完全忘了自己的整个后面都暴露在王宝玉的眼睛下,这个样子,用乡下话说,就叫做属野鸡的,顾头不顾腚。

王宝玉颇有兴致的看着胡铁花完全一丝不挂的后面,脊背很光洁,也没个痦子斑点啥的,体态稍显丰腴,颇有些画册里杨贵妃的味道。腰身很有线条,衬托的体型很漂亮。

但王宝玉那双邪恶的眼睛,最感兴趣的还是胡铁花的大屁股,真是他娘的又大又白又翘,随着胡铁花不经意的动作,还轻轻颤动着。

不知不觉的,王宝玉就把自己见过的娘们的屁股做了一个比较,最迷人的,当属李秀枝的屁股,那叫一个白,虽然没有细看过,但不管咋说,毕竟是王宝玉第一次见到的女性的屁股,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。

叶连香的屁股属于那种挺翘类型的,很白很翘很结实,又很光滑。而眼前胡铁花的屁股,是属于那种宽大类型的,具备了农村女人的典型特征,要从相学来看,这指定能生个儿子。

何大壮有些慌乱,那次野合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没想到竟然让胡铁花给撞见了,好在胡铁花并没有乱说,否则家里的老娘们知道了,肯定会毫不心慈手软的扯断自己的**。

“铁花,这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能乱说,你看王主任还在这里,你快穿上衣服,这样是啥样子嘛!”何大壮的语气明显软了,和声细语的劝慰着胡铁花。

光顾着和何大壮吵架,胡铁花这才想起来王宝玉还在她的身后,不过嘛!让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帅小伙欣赏自己的身体,胡铁花竟然有那么一丝的兴奋。

“那你没有依据也不能乱说我的坏话!”胡铁花冲着何大壮说道,却故意的摆了摆屁股,显然是给王宝玉看的。王宝玉这时有些哭笑不得,心想,这女人倒真是大胆,比叶连香都猛,这个时候了,还没忘记卖骚呢。

胡铁花沉着脸,往下放了放衣服,露出了一截ru沟,何大壮当然明白,立刻转过身去。就在这时,胡铁花却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,脸上带着一丝媚笑,**正面对着王宝玉。

一片细细密密的黑色野草,丛生在三角的河滩上,将胡铁花的身体映衬的更加雪白,王宝玉没有想到的,胡铁花会这样大方。

但胡铁花胸前那两个人巨大的面团子,还真是吓了他一跳,简直就像两个大篮球贴在上面,单单一个放到秤上,还不得十几斤啊。见过大的,但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,王宝玉一时研究的入迷,竟然没有把眼神挪开。

胡铁花见王宝玉这样,以为自身魅力非凡,双肩往里一抖,两个打篮球立刻挤在了一起,那ru沟深的,一个拳头都能放进去,这要是脑袋夹在中间,不出十分钟,肯定会被闷死当场。

这样一想,王宝玉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,这才又想起了蒋春林。蒋春林跑哪去了?不会是因此采花而壮烈牺牲了吧!如果是这样,眼前的这个娘们也太可怕了,那就是一个巨ru杀手。有了这样的想法,王宝玉刚才的兴奋劲一下子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