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40 右眼皮跳跳

240 右眼皮跳跳

王主任也别生气,这些都很正常,县里压给镇里经济增长率是百分之十,镇里自然往村里压,村里没办法,为了能够保住官位,也就只能虚报了。.这叫一级糊弄一级,总之,难得糊涂最好。马晓丽道。

王宝玉又一次感到吃惊,马晓丽得头头是道,将这些他都不太清楚事情来龙去脉都讲很清楚,她作为一个小干部,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?

王宝玉越发觉得看不透这个女人,马晓丽总是一幅神情自若,偶露**样子,还是凡事都知道进退有度,攻守兼备,如果这个女人不是个天才,那么,她背后一定有一个不寻常人物。

王宝玉没有再什么,面对这样一个女人,凡事还要留有一些分寸才好。蒋春林也没有什么,自己不懂这什么百分比,增长率啥,也没什么好搭腔。

接下来一段时间里,王宝玉、蒋春林和马晓丽三人,开着破吉普车,将剩下村子走了个遍,唯独没去东风村,毕竟那里情况王宝玉比谁都熟悉,什么调研数据,都已经在脑子里显现出来了。

这么一圈走下来,二十多天就过去了,整日吃喝让王宝玉有些撑不住,就连蒋春林这样好体格人,也是饭量酒量明显减少,马晓丽更不用,到了后期,无论别人怎么让,干脆就不喝酒了。

通过调研,王宝玉发现,村里所报数据,和马晓丽得差不多,基本上都有水分,而且都在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之间。

这天,调研走访最后一个村子太平村也已经结束了。王宝玉终于长长出了口气,坐在吉普车上,准备回柳河镇。

一路上,蒋春林显得格外兴奋,有些合不拢嘴,就在吉普车后备箱里,装满了村里呈上来礼物,还有几样放不下,干脆就放在了座位下面。

此时,已经到了冬月,下了几场小雪,天气也显得格外冷。马晓丽还是有先见之明,带了一件羽绒服。王宝玉和蒋春林,身上衣服单薄,只能从老乡那里,借了两件军大衣,两个人穿着军大衣走在路上,还真像农村土老帽。

太平村和柳河镇中间,只隔着一座岭,叫做兴川岭。吉普车行驶到兴川岭下面,阴霾天空飘起了大片雪花,很快就纷纷扬扬漫天遍野。

u201e爱你,塞北雪,飘飘洒洒漫山遍野蒋春林一曲《爱你塞北雪》将有些迷迷糊糊睡着王宝玉给唱醒了,他这才发现,外面已经是天地之间,一片苍茫。

忽然,王宝玉觉得自己右眼皮一阵猛跳,人立刻精神了起来。王宝玉忽然有了一种隐隐感觉,要有不好事情发生,他立刻按照诸葛亮马前课,掐起了手指头。

大安、流连、速喜、赤口、小吉、空亡,日逢流连,时逢空亡,不太妙,要有事情发生。当王宝玉缓缓睁开了眼睛时候,却发现马晓丽正一脸嬉笑看着他。

王主任,掐指一算,所谓何事啊?马晓丽咯咯笑着问道。

只因右眼皮跳跳,心中惶恐,惴惴不安。王宝玉学着马晓丽风格微笑着道。

医学上,眼皮跳是因为眼肌疲劳形成,大概是你这些天都没有休息好吧!马晓丽用自己所掌握知识分析着。

可能吧!王宝玉也觉得自己有些太多心,再过两个小时,自己就会坐在办公室里抽烟喝茶,可能根本不会发生什么事儿。

u201e都想老婆想睡不着,何况是宝玉兄弟,年轻力壮,这一个多月不沾腥,哪能睡得着啊?蒋春林开玩笑道。

马晓丽好奇问道:王主任不是没有结婚吗?哪里来老婆?

王宝玉正要开口话,蒋春林插嘴道:u201e要有兄弟这张小白脸,到哪里也缺不了女人!

王宝玉打住他话道:蒋大哥,你还是安心开你车吧。

刚话,突然只觉一阵眩晕,马晓丽一声尖叫,吉普车打着滑在原地转了个圈,接着往前继续开。王宝玉紧张问道:咋了?咋了?

蒋春林哈哈大笑着道:开个玩笑,急踩了下刹车。

马晓丽砰砰直跳心,这会才踏实下来,忍不住埋怨道:蒋所长,开玩笑也没这么开法,人都要给吓死了。

王宝玉心里不安,也道:蒋大哥,这雪大,咱停一会儿车再走吧!

兄弟,不用担心,你大哥可是个老司机了,比这差天气都经历过。 蒋春林自信满满,毫不在乎道。

似乎觉得不听王宝玉安排,有些不礼貌,于是蒋春林补充着道:现在不是平地,已经到了半坡,没法停车,一停就滑下去了。

王宝玉觉得蒋春林话有些道理,便没有坚持自己想法,吉普车开足了马力,向着兴川岭最高处开去。

放下了疑虑,王宝玉又开心起来,从车窗伸手出去,接住了轻轻飘下几片雪花,然后迅速放在嘴里,凉丝丝,还带着一丝清新味道。

回去之后,一定排除万难,好好干工作,把老百姓整体收入都搞上去。王宝玉暗暗鼓励着自己。通过这次走访调研,王宝玉感受到了老百姓对于富裕渴望,每到一户,大家都是一个心声,只要能赚到钱,再苦再累都没什么。

吉普车开到了兴安岭顶端,蒋春林停住了车,嘿嘿笑着道:有点尿急,先下去方便一下。

蒋春林推开了吉普车车门,冒着雪走出去了很远,躲到一片树丛后面方便了起来,王宝玉觉得,蒋春林这一点做得非常好,很懂得照顾女性感受。

王主任,你不下车方便一下。马晓丽忽然问道。

哦!没有,要去你去吧!王宝玉随口道,马晓丽脸上微微露出了羞涩,还真下了车,不过她没有走远,而是躲在了吉普车后面。

听着哗哗水声,王宝玉忽然有了一种难以忍耐冲动,他转过头去,还真从吉普车帆布上,发现了一个小小破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