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41 互窥

第二卷 小镇仕途 241 互窥

王宝玉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深吸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的将眼睛贴在了帆布的破洞上,眼前出现的景象让一阵热血上涌,呼吸急促。

马晓丽拢着红色的羽绒服,褪了裤子,正背对着吉普车,微抬着屁股,蹲在白茫茫的雪地上,一股热流自身下射出,融化了地上的积雪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雪洞。

毫不夸张的,这是王宝玉见过最美的臀部,浑圆白嫩,弹指欲破,没有一点瑕疵,在红色羽绒服和白雪的映衬下,显得分外诱人,让人不愿意移开眼神。

起来,王宝玉也见过一些女人的身体,但从这个角度偷看过去,则是另一番的刺激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王宝玉也逐渐掌握了男女之事的乐趣,一个多月不碰女人的,不觉中,下面的东西忽的一下子站立了起来。

王宝玉忽然觉得自己很猥亵,如果当初看了李秀枝的屁股是无意的,那么这一次就是有意而为之。但此一时彼一时,那时候的自己,还是一个标准的农村二流子,现在却是地地道道的乡镇干部。

想到这里,王宝玉连忙重新坐到座位上,深深呼了几口气,努力平静着激烈跳动的心情,下体的膨胀让忍不住用手使劲的揉搓了几下,越想平静下来,心情却越是躁动。

有些时候,人往往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,尤其是那种富含欲望的冲动。刚坐下没有一分钟,王宝玉就忍不住了,反正没人看见,就再看一眼,于是一只手肮脏的放到裤裆间动着,又将眼睛向帆布上的那个破洞再次贴了上去。

王宝玉想看看马晓丽提裤子时候的样子,但是,这一望不要急,眼前出现的景象却吓得头发一下子立了起来,三魂七魄至少跑了一半,如果不是在吉普车上,王宝玉肯定瞬间就头也不回的逃出百米之外。

王宝玉看到的正是马晓丽的眼睛,显然,嘘嘘完毕的马晓丽发现了些异常,正通过这个破洞,向吉普车里面看。

身体上所有的欲望一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,此时的王宝玉只有极度的尴尬,恨不得吉普车上有个缝隙能把自己藏住,连忙坐了下来,把裤子整理好,努力抑制着自己狂跳的心。

如果偷窥是件十分刺激的事情,那么偷窥被发现就是件二十分难堪的事情了。稍稍平稳下来的王宝玉,却想起了一件更为难堪的事情,那就是马晓丽通过那个破洞,肯定已经看到自己刚才手握下体的猥亵行为。

王宝玉心中暗暗骂道,破车就是破车!真娘的后悔不该用蒋春林的车来办事儿。

一个在车内捶胸懊悔,一个在车外犹豫徘徊。就这样,足足过了能有一分钟,马晓丽才拉开车门进来。

明显能够看出来,马晓丽的脸上一片潮红,为了掩饰这种尴尬,马晓丽看似随意的拢了拢头发,像是在清理落在头发上的积雪,这才慢腾腾的和王宝玉坐在了吉普车后排座上。

车内出奇的安静,两个人都没有话,静的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,王宝玉心想,打死都不先话,谁知道马晓丽生气没有,如果真的在车内吵起来,这丢人可丢大发了。

过了半天,还是马晓丽首先打破了宁静,望着窗外道:这场雪可真大,明年又能是个好收成的年份。听这口气,也是想淡化刚才的事件。

王宝玉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,也附和着道:是啊!这是今冬的第一场大雪了。

这雪好像没有小时候下的大,据和全球天气变暖有一定的关系。马晓丽接着道。

王宝玉点点头,道:是没小时候冷了,那时候天冷的,晚上出去尿尿都得拿着棍。

刚到这,马晓丽脸有些沉了下来,她认为王宝玉这话分明带有调戏的成分,小声道:\u201R也是在北方长大的,哪有那么夸张的天气?

王宝玉连忙解释道:\u201R嘴笨,不懂得比喻。

两个人分明都是没话找话,努力缓解着车内的气氛,好在这个时候,蒋春林屁颠屁颠的回来了,在车外使劲跺了跺脚,又抖了抖军大衣才上了车,哈哈笑着问道:兄弟,大妹子,不下车方便一下?

蒋春林的话,让马晓丽的脸上瞬间又红了,王宝玉斜楞了蒋春林一眼,暗道:真是张破嘴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有几个人像你啊!懒驴拉磨屎尿多。王宝玉不屑的道。

蒋春林也不生气,坐下后嘿嘿笑着道:人有三急,这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吧!这大半天了,你们就没有尿?大妹子,你去刚才去的地方就行,隐蔽,谁也偷看不了。

提到偷看,马晓丽登时脸红的像块染过的布,她勉强笑了笑,道:就快到家了,外头怪冷的。

蒋春林哈哈笑着道:还真是冷。这一会儿就快把腚蛋子冻下来了!

快走吧!回去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!王宝玉实在听不下去蒋春林胡诌,于是催促道。

蒋春林脚下一踩油门,吉普车沿着下岭的坡路,向下疾驰而去。排除毒素,一身轻松,心情大好的蒋春林,又哼起了京剧:穿林海、跨雪原,气冲霄汉\u2026\u2026

马晓丽一直扭着脸望着窗外不话,王宝玉却心情烦躁,反复思量着该如何跟马晓丽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自己不是故意的?不通,傻子都知道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,就是故意的,而且还让人很不齿。勇敢的承认自己的错误?告诉马晓丽自己只是因为一时的好奇,才趴到那个破洞上去看的,这也太没面子了。

就在王宝玉陷入左右为难的纠结之中的时候,一只黑影突然急速的掠过车前,好像是一只迷路的野狍子。正在得意洋洋唱京剧的蒋春林,一惊之下,猛然一转方向盘,吉普车向着路边的一个积雪的深坑快速冲了过去。

这一突然的事件,吓得王宝玉和马晓丽不由的紧紧抓住了车座靠背,蒋春林则使劲踩着刹车,但吉普车车速过快,还是向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松树冲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