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42 车祸

242 车祸

眼看大松树越来越近,王宝玉不由的在心底泛起了一丝绝望,在这生死交关的一瞬间,似乎所有的恩怨情仇都是一个屁,和生命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。

虽然马晓丽平时看起来很稳重,但说到底还是一个女性,具有女性胆小的弱点,她紧紧搂着车座靠背,恐惧的闭上了眼睛,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高分贝的惊叫。

也许是马晓丽的尖叫声唤醒了蒋春林体内的潜能,在这危机时刻,蒋春林非常冷静,猛的向右一打方向盘,吉普车的左侧车身,擦着大松树就冲了过去。

耳边充斥着金属划过树木产生的巨大刺啦声,吉普车的车身剧烈摇晃着,向着前方的一片低矮的榛树丛冲去,蒋春林一阵紧踩刹车,吉普车在撞倒了一片榛树后,才猛然停了下来。

由于惯性的原因,王宝玉的头,狠狠的撞在了前方车座上,只觉得眼前一片金星乱冒,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,疼的王宝玉差点就昏过去。

好一会儿,王宝玉才从缓过神来,往脑门上一摸,碰到了一块凸起,摸上去还很痛,显然是撞了一个大包。

都是娘的这破吉普,车座靠背这么硬,是轿车肯定不会把老子的脑门碰出包来。王宝玉一边揉着脑门,一边在心里埋怨着。

宝玉兄弟!前面传来了蒋春林颤微微的声音,王宝玉从车座中间探过头去问:蒋大哥,你没事儿吧?

只听蒋春林用惊魂未定的声音说:我没事儿,肯定还是活的。就是好像动弹不了了。

蒋大哥,咋了?伤到哪里了?王宝玉连忙挤过脑袋凑过去查看。

王宝玉这才发现,蒋春林确实被困住了,刚才车身擦到了松树,将车门挤扁了,左侧的车门根本无法打开,而车座又移动了位置,正好把蒋春林的下半身挤在了车门和方向盘之间,无法动弹分毫。

蒋大哥,没伤到小弟弟吧?为了缓解蒋春林的紧张,王宝玉开玩笑的说。

\u201n姥姥的,宁可没了一只脚,也不能伤到小弟弟,我后半生的快乐就全靠它呢!蒋春林有些放松的笑,看这嬉皮笑脸的样子,王宝玉就知没有伤及害。

刚才王宝玉就看到马晓丽正闭着眼睛在那里发抖,看起来好像没有太大的事儿,就先去顾着蒋春林了,既然蒋春林没事儿,王宝玉便挪了一下屁股,摇晃着马晓丽问:晓丽姐!晓丽姐!

王宝玉的声音和动作,对于马晓丽而言,就像是无边黑暗中的灯火,带来的是生的希望。马晓丽哆嗦着嘴唇,缓缓睁开眼睛,眼前出现的是一张年轻男子的脸庞,正带着一丝温暖的笑意看着她,刹那间的感动,让马晓丽转身就死死抱住了王宝玉,口中连声问:你来救我了是吗?真的是你吗?我们还活着?

此时的王宝玉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,轻轻拍了拍马晓丽的肩膀,柔声对说:晓丽姐,真的是我啊!没事儿,我们三个都活着。

大妹子,大哥我也活着呢!蒋春林呵呵笑着说。

马晓丽不敢相信的四处打量着,蓦然发现自己正抱着王宝玉,立刻难为情的放开了王宝玉。就在这时,她忽然感觉左脚传来一阵钻心的痛疼,她尝试着移动一下,却只是增加了更大的疼痛。

王主任,我的左脚好像是不能动弹了。马晓丽皱着眉头,面带痛苦的说。

大妹子,你也给卡住了?咱俩真是患难与共。蒋春林问,口气里竟然还带着一丝喜悦。

没有卡住,好像是受伤了。马晓丽不安的说。

王宝玉连忙俯下身去看,果然看见马晓丽的左脚的脚踝处,已经高高肿起,可能是刚刚碰撞时,脚被车座上的固定钢管给碰到了。

晓丽姐,不用担心,好像只是崴了脚。你试着动动脚或者脚趾。王宝玉安慰着马晓丽,但究竟是崴了脚还是伤了骨头,这还真是难以确定。

马晓丽咬着牙想动弹一下,脚下却传来刺骨的疼痛,她忍不住哎呦一声,霎时额头泪珠汗就冒出来了。马晓丽带着哭腔说:王主任,我好像一动也动不了。而且感觉袜子里冰冰凉的,很难受。

别是骨折了吧?唉,老天不公平啊,咱们三个人,偏偏让个弱女子骨折了。蒋春林叹了口气说。

别说,蒋春林在这个时候还是有些头脑的,毕竟是干了多年的派出所所长了。王宝玉弯腰仔细检查了下马晓丽的伤势,果然隐隐看见有血从袜子往外渗出,看样子情形有点复杂。安慰马晓丽:晓丽姐,你不太担心,应该只是外伤。

我以后不会成为瘸子吧?马晓丽焦急的问。

呵呵,不会,就是真成了瘸子,也会有一大群男人追,就算那群男人瞎了眼,还有大哥我呢!蒋春林忍不住又开起了玩笑,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一只笼中的困兽。

马晓丽勉强笑了笑,神情却是十分忧郁。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,王宝玉打开了自己的车门,慢慢走下车,踩着树丛绕到蒋春林的车门处,想帮着蒋春林打开车门,但是,任凭使出吃奶的气力,也打不开。

蒋大哥,能不能想个办法出来啊?王宝玉敲着车窗对蒋春林说。

兄弟,我也想出去,但是在这荒山野岭的,没有工具,不好办。至少也需个铁的撬杠,撬开车门我才能出去。蒋春林颇有些无奈的说。

蒋大哥,晓丽姐,那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出去找人。王宝玉说,事情到了这种程度,只能去寻求外援了。

宝玉兄弟,大妹子伤了脚,必须马上找人看,车里冷,时间长了脚会保不住的。蒋春林提醒。

啊?王主任,你快救救我!我,我不能没有脚\u2026\u2026听蒋春林这么讲,马晓丽紧张的神经再也坚持不住了,泪珠哗哗的就掉了下来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