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43 有弟在姐别怕

243 有弟在,姐别怕

马晓丽眼泪,激起了王宝玉心中豪气,他拍着胸脯大声QmCn道:晓丽姐放心,有我在,咱们三个人谁都不会有事儿。

马晓丽擦了一把眼泪,使劲点了点头,在这个时候,不相信王宝玉还能相信谁,她只盼望这王宝玉能够尽快找人回来。可就在这时,王宝玉却打开了车门,一把拉住了她手。

晓丽姐,我先背你走,一会儿找人来救蒋大哥。王宝玉真诚望着马晓丽QmCn道。

兄弟,你不用担心我,瞧我这体格,呆上一天也没事儿。蒋春林一幅无所畏惧神情,又补充着QmCn道下了山坡不远,我记得有个李家屯,到那里找人就行。

那大哥,我把军大衣留给你吧!我背人走路,越走越热,你这么靠着可不行!王宝玉QmCn着就脱身上衣服。

蒋春林连忙制止他道:把门窗关严了,撑半天都没事儿。兄弟,外面零下几十度温度,就算你出点汗,风一吹也冻透了。赶紧走吧!

王宝玉一边小心将马晓丽扶出车外,一边尽可能将能够御寒东西都扔给了蒋春林。王宝玉又从各村送来礼品中翻出些腊肠之类吃,放到蒋春林手边,临到最后,还是将身上军大衣也脱下,一并扔了过去。

兄弟,你穿这么少不行啊?我不冷!蒋春林十分感动,连忙提醒道。

蒋大哥你放心,我年轻火力壮,再者QmCn一直走路,应该没事儿。你裹严实了,老实在这等我回来,不许趁这个机会勾引良家少妇。王宝玉呵呵笑道。

这荒山野岭,怕是连个母野猪都没有。被困住蒋春林,面带遗憾,长久不动,加上吉普车也不保暖,蒋春林觉得手还真是越来越凉了。

刚才路上跑过去,可能就是一只母狍子,一会儿QmCn不准回来找你呢!王宝玉装作正经提醒道。

他娘,是这只孽畜来了,老子QmCn不准还真把它先奸后杀,连骨髓都砸出来吃了。一提到这只惹祸野狍子,蒋春林忍不住咬牙切齿大骂道。

马晓丽被二人无耻对话给逗笑了,忍不住笑道:真是拿你们这些坏男人没办法,到了这个时候,竟然还没忘了这事儿,真是那句宁在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啊!

蒋春林呵呵笑着催促道:你们快走吧!到了李家屯,有那姿色不错小娘们,先让她过来,QmCn不准老子一激动,身上力量爆发,脱身出去也不一定。

我们走了,你自己在这里做梦吧!马晓丽咯咯笑着,带着些难为情,趴在了王宝玉背上,王宝玉伸手托住了马晓丽屁股,一使劲便站起身来,沿着吉普车冲开了路,踩着积雪,小心翼翼向山路上走去。

王宝玉是个常年不出力人,身体耐性自然没法跟那些勤劳老爷们相比,走了没有一百米,就有些气喘吁吁,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子。

但是,一想到马晓丽需尽快得到救治,蒋春林还困在车上挨冻,王宝玉就觉得无论如何,都坚持走下去,只下了山,到了李家屯,一切都会好转。

趴在王宝玉肩头马晓丽,感受到了王宝玉沉重呼吸声,关切问道:王主任,这样太累,不你先放下我,扶着我慢点走。

晓丽姐不用担心,我还能坚持住,另外我想给你提一个意见,行不行?王宝玉一边往前走,一边QmCn道。

马晓丽一愣,在王宝玉背上问道:难道我哪里做错了,你Cn看。

你当然有做错地方,我一口一个晓丽姐,你却一口一个王主任,我满怀真诚,你却显得跟我拉开了距离,晓丽姐,以后就叫我宝玉好了。王宝玉语气认真QmCn道。

嗯!姐以后就叫你宝玉。马晓丽有些被王宝玉感动了,不由任凭身体紧紧贴着王宝玉后背。

此刻王宝玉,一边感受着马晓丽前胸两团凸起,一边用两只手隔着裤子托着马晓丽软乎乎屁股,耳朵边则是马晓丽鼻子中似乎还带着香味呼吸,一时间,王宝玉忽然觉得身上充满了力量,大步走上了刚才山路。

沿着山路往坡下走,显然轻松了许多,趴在王宝玉背上马晓丽,感受着年轻健壮身体上散发活力,那脖颈间浓浓汗味,都显得如此好闻,充满了男性气息,让她竟然有些意乱情迷。

宝玉,累了就把我放下歇息一会儿。马晓丽手看似不经意划过王宝玉耳垂,轻声QmCn道。

晓丽姐,你别担心,我还行。王宝玉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坚持着向山下走去,由于怕路滑摔到马晓丽,他走起来还是很小心保持着平衡。

心里再有做英雄冲动,也架不住背着个百十斤人,长时间走在这一脚深一脚浅雪地里。逐渐,王宝玉只觉得嗓子干得直冒火,胳膊腿也越走越酸。渐渐王宝玉体力越来越不支,脚下一滑,两人一下便摔在了雪窝里。

哎呦,立刻传来马晓丽一声痛苦呻吟。王宝玉赶忙爬起来,喘着粗气问道:晓丽姐,你,你没事儿吧?

马晓丽把手按在脚上,皱着眉头QmCn道:宝玉,你背着我太费劲,眼看着也快到李家屯了,不我就在这里等着你,你快去快回。

王宝玉QmCn道:晓丽姐,你寻思啥呢。等我回来,你不被冻死,也会被野兽叼走了。你先稍微喘口气,咱们接着再走,否则越歇越懒。

见到马晓丽鞋子里灌进了些雪,王宝玉摘下脖子上围巾给她缠上。弯腰扶起马晓丽,王宝玉一咬牙又将马晓丽背了起来。

王宝玉边走边QmCn道:晓丽姐,你不想太多,只有我在,就不会让你出一点意外。马晓丽哽咽QmCn不出话来,只是两手紧紧攀在王宝玉身上,不知道是王宝玉体温过高,还是自己错觉,马晓丽似乎能察觉到王宝玉身上散发温暖,一直暖在心里。

天空中雪明显小了很多,天地之间还是一望无际白茫茫,路上没有行人,更没有车辆经过,远远望去,只有一个小黑点缓缓移动着,那是王宝玉背着马晓丽,正在艰难前行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