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60 你代表谁

260 你代表谁?

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程国栋不紧不慢的说话了。“我认为,不管是谁,他的背景如何,只要是守法经营,能促进镇里经济的发展,我们就应该敞开心胸来接纳。”

李传宗干笑了声,说道:“守法经营的当然要支持,就怕里面多些花花肠子,最后闹个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程国栋依然端坐在那里,口气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项目都还没有展开,目前谈是否一场空也似乎早了些吧?再说我们的经验都是在摸索中积累的,关键是去做,只有做了才有成功的机会,否则才是空谈。”

说完后,程国栋微笑着看着李传宗,李传宗也强挤出一丝笑意,说道:“程书记的话有道理,促进镇里经济的发展,是我们每一个领导干部的职责,这种植木耳的事情,我表示支持,至于恒通公司的问题,还有待商榷,我的观点很简单,恒通公司在收购木耳的同时,也必须要为镇政府创收。”

现在的场面似乎一下子变成了程国栋和李传宗的较量,王宝玉想起种子站老张说关于站队的问题,觉得自己是时候该说话了。

“李镇长,您说的不差,恒通公司确实应该为镇政府创收,可是恒通公司在木耳种植项目的投入是非常大的,恐怕只是菌种的培育费用,就要近百万。这单方面投入,而双方都受益,怕是行不通。”王宝玉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“你是意思是政府不投入,就不能够分钱了?王宝玉你别忘了,咱们是公有制国家,一切有损集体利益的事情,都必须消灭掉!”李传宗被王宝玉说得嘴角使劲**了几下,沉声说道。

李传宗说的这两句话无可挑剔,拿着集体利益做幌子,还有谁能当面驳倒?连程国栋也是阴下脸来,没有开口。

“王主任,这招商引资的事情,必须经过全体镇领导的同意,恒通公司确实非常有实力,但公司后面的背景却是我们必须考虑的,再者说,恒通公司以分公司的形式进入柳河镇,有逃避税收的嫌疑。”说话的正是李传宗,他的语气中带着些不满,大有指责王宝玉擅自做主的态势。

场面一下子由火热变为了冷清,王宝玉也愣住了,李传宗能这么说,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,且不说王宝玉做得事情是为了柳河镇的发展,但凭侯四的黑白两道的影响力,他李传宗也不应该这么说话。

王宝玉忽然想起程国栋对他说过的话,李传宗勾搭上了市里的一位领导,看样子这位领导的势力很吓人,以至于李传宗也敢不买侯四的账,还大有指责侯四涉及黑道的问题。

“可以分钱,但要等到恒通公司收回投入之后,如果不是这样,我想,恒通公司是不会答应的。”王宝玉略微停顿了下,接着说道。

“你在代表谁说话?王宝玉,你别忘了,你可是柳河镇政府的干部!一口一个恒通公司,成何体统!”李传宗重重拍了一下桌子,对王宝玉质问道。

“我目前的确是一名人民的公仆,所以,暂时代表柳河镇的老百姓。我没认为自己哪里就损害了老百姓的利益。”王宝玉目光冷冷的说道。

“就凭你,也可以代表老百姓?”李传宗鼻子里哼出一股冷气,表情很是不屑。

“本人一不偷二不抢三不贪污受贿四不乱搞女人,做的这些事还不是为了全镇老百姓过上好日子?我怎么就不能代表老百姓了?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?”王宝玉提高了声音,抬手点上了一支烟,使劲吸了一口,吐出了一股浓浓的烟雾。

会场上突然间变得很紧张,在场的人似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因为,他们能感觉到,王宝玉和李传宗之间,仿佛有一个一触即发的火药桶,让人恨不得能躲远一些,以免伤到自己。

关键的时刻,作为柳河镇一把的程国栋说话了,“你们两位不要吵,虽然都是为了工作,但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,要不,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吧!咱们以后再找机会讨论。”

一听程国栋这么说,在场的各单位负责人,立刻合上记录本,揣起笔,毫不犹豫的起身,很快就没了影子。李传宗则是冷冷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也起身离开了会场。

王宝玉吸完了手里的烟,这才慢吞吞的站了起来,刚走出会场,就听不远处传来程国栋的声音:“王主任,请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王宝玉转头一看,程国栋正微笑着向他招手,王宝玉没有犹豫,转身跟着程国栋进了党委书记的办公室。

刚一关上门,没等王宝玉坐到沙发上,程国栋就板着脸埋怨道:“宝玉,你办事怎么如此的不冷静,怎么可以大庭广众之下和李传宗吵架呢?”

此时的王宝玉,也有些后悔,觉得刚才在会场上,自己是过于冲动了,犯了年少气盛的毛病。如果说以前跟李传宗的矛盾是暗地里的,那么现在就等于公开化了,李传宗那一队的人,肯定要给自己使绊子的。

“程书记,我知道错了,刚才是有些冲动。”王宝玉坦诚的说道。

程国栋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关于虚报数据的问题,以后也不要再提了,这一级糊弄一级,不是一天两天了,也不能指望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。”

王宝玉嗯啊的答应着,忽然想起来,虚报数据的事情,也不能说跟程国栋没有一丝干系,以后这个事情还真不能再提了。

程国栋又说道:“李传宗那里,恒通公司开办分公司的事情,肯定是通不过了,我和李传宗也算是共事多年,他的脾气我多少还是了解的,这个人犯起犟来,一时半会儿很难说服。”

一说到这些,王宝玉就忍不住情绪激动,他一下子站起身来,提高声音说道:“他娘的,我就想不明白了,我一心一意给老百姓办事儿,怎么在李传宗那里,反而成了罪人了。再者说,就因为对我有些成见,他怎么可以不考虑老百姓的死活,拿老百姓的利益当儿戏呢?遇到一个赚钱的项目容易吗?”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