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61 让我躺会儿

261 让我躺会儿

“小点儿声,坐下。程国栋扶了扶眼镜,伸手示意王宝玉坐下说话,不要激动。

王宝玉坐回了沙发上,心情很郁闷,如果黑木耳种植的项目黄了,自己没有工作成绩、少赚了钱是次要的,关键是在侯四那里不好交代,显得自己办事能力不足。

程国栋看着闷闷不乐的王宝玉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宝玉,你虽然很聪明,可是不太懂为官之道。你初来咋到,立足未稳,本应该低调行事。可你在公开的场合上,先是指责领导在工作上弄虚作假,然后又不和领导事先商量,擅自决定招商引资的事情,让李传宗很没有面子,他当然不会支持你的工作了。”

“这本来就是事实,我只不过说出了大家想说而不敢说的事情而已。”王宝玉不悦的答道。

程国栋皱了下眉头说道:“要是什么事都那么简单,咱们还要那么多部门干嘛?干脆都靠嘴巴说话算了!”

“这么多部门吃干饭的也不少!”王宝玉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王宝玉!”程国栋突然严厉的喊了一声,声音好似滚雷一般,又闷又阴,倒是唬了王宝玉一大跳,他抬起头来,只见程国栋眼角带怒,生起气来的样子倒是有些可怕,极像一头被侵犯的狮子。

王宝玉听出国栋口气不是太好,心想自己也没有处处树敌,尤其也只得服了个软,试探性的问道:“程书记,我年轻不谙世事,以后还得您多提携,那你觉得这个事情该如何挽回?”

也许是看王宝玉露出听话的样子,程国栋的脸色好转起来,他没有直接回答王宝玉的问话,却笑呵呵的问道:“宝玉,你实话告诉我,你跟候四的关系到底如何?”

程国栋直呼侯四的名字,显然对侯四很了解,这让王宝玉不由升起了一丝戒备之心,他含糊地说道:“还算可以,接触过两次,说话不外道。”

“是办事儿的人吗?”程国栋警惕的问道。

王宝玉以为程国栋说的是生意的事儿,连忙拍拍胸脯说道:“这个程书记尽管放心,在这方面绝对能坦诚相对。”

“那就好,如果这样,你就跟侯四商量一下,让他发动下面的人,找出李传宗的一个破绽,到时候不怕他不妥协。”程国栋很平静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愣,显然没有猜到程国栋会有这样的心思,他总觉得,这平静的表情后面,隐藏着的是巨大的阴谋。

王宝玉的大脑飞速的转动着,搞倒了李传宗,自己是少了个直接的对头,但是,获益最大的还应该是程国栋。但如果出现任何差错,恐怕矛头都会指向自己,八成会成为程国栋的替死鬼。这一次不一定要听程国栋的,还是要靠自己解决李传宗的问题。

心里这么想,王宝玉的嘴上还是听话的答应道:“找个合适的时机,我透话给他,或许差不多。”

程国栋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就是一个建议,具体的方法和措施,你自己去把握,对外也别说是我的主意。对了,雪曼好像最近几天要回来,她可是很惦记你这个老同学,到时候再去家里坐一坐吧!”

程国栋说这句话的时候,似乎在观察着王宝玉表情上的变化,王宝玉的表情是平静的,只是微笑着答应,其实心里却掀起了滔天的巨浪。

假如再次见到程雪曼,应该跟她说些什么,曾经的那一句不可能,几乎彻底泯灭了王宝玉心中的幻想,如今再见又有什么意义呢?

王宝玉也曾经冷静的想过,觉得自己和程雪曼确实不太可能,虽然自己现在是一个乡镇的小头头,但程雪曼毕竟是大学生,不会回到柳河镇这样一个小时就能跑上一圈的小镇来。

如果说这一切都不是重要的,感情可以超越时空地域,那么更为重要的东西,王宝玉并没有听到,就是来自程雪曼嘴里的“我爱你。”

一提到程雪曼,王宝玉就觉得心烦意乱,也没有太多心思和程国栋在这里继续讨论,找了个借口就起身告辞了

走出了程国栋的办公室,王宝玉一路上胡思乱想着,忽然间又笑了,笑容中多少有一些无奈。说起来,王宝玉自己也是有女朋友的人,钱美凤正在小村里照顾着干爹干妈,等着自己回来。而自己,却在想着另一个女人,不能不说,这种情感让人很纠结。

王宝玉叹了一口气,低着头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,快要到的时候,猛然一抬头,却看见钱美凤正站在办公室的门口,笑嘻嘻的看着他。

王宝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难道是想曹操,曹操也能到?也许是孤独的太久,王宝玉觉得此刻的钱美凤,看起来是那样的漂亮,淡紫色的羽绒服,衬托着钱美凤白里透红的脸庞更加娇嫩,而脑后挽起的发髻,则将钱美凤显得更加高挑妩媚。比起可望不可及的程雪曼,钱美凤更让王宝玉塌心一些。

王宝玉对钱美凤报以一笑,没有说话,拉着她的手,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,回头锁好,将钱美凤一下子扑倒在沙发上,钱美凤咯咯的笑着,却没见王宝玉有更过分的举动。

此时的王宝玉,像孩子一样,将头埋进钱美凤的脖颈间,紧紧的搂着钱美凤,不说话,也不动,任凭时光就这样流逝。

王宝玉忽然觉得,躺在钱美凤的怀里,是那样的安全,那样的舒适,不管外面有多大的风雨,不管前路多么险恶,这里始终是自己的避风港。

“咋了,宝玉?”钱美凤温柔的用手梳理着王宝玉的头发。

王宝玉倦倦的闭着眼睛,含糊的说道:“美凤,你别动,让我躺一会儿。”

对于王宝玉这近乎撒娇的举动,钱美凤有些感动,又有些自豪,她轻轻拍着王宝玉的后背,口中喃喃说道:“乖宝玉,在这里吃苦了吧!姐姐来了,姐姐可想你呢。”说着,低头在王宝玉的脑门上轻轻亲了一口。

钱美凤的话,让王宝玉扑哧笑出声来,这个傻妮子,开幼儿园开得头脑都简单了,连跟自己说话都像是在哄孩子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