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62 俩曹操

262 俩曹操

“美凤,你咋来了?”许久,王宝玉才笑嘻嘻的从钱美凤的怀里拱出头来,仰着脸问道。

“咋地,我不能来啊?你这个负心汉,一走就是这么长时间,是不是把我给忘了?”钱美凤伸出一根手指,点着王宝玉的鼻尖,娇嗔的问道。

“忘了谁也不能忘了老婆大人啊!最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,这不,下乡折腾了一个月,刚回来没几天。”王宝玉嘿嘿一笑,解释着,双手则紧紧的环住美凤的腰。

“这还不错。算你有良心。”钱美凤忍不住又在王宝玉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钱美凤的这一吻,还真让王宝玉有了感觉,出来这么久,也就是自己媳妇可以好好释放下了。王宝玉猛的一把抱紧了钱美凤,在她的脸上、耳朵边、脖颈上使劲一顿乱亲,亲的是啧啧有声,最后将嘴唇重重的落在钱美凤的樱唇上。

这突然而来的狂吻,让钱美凤幸福几乎都要晕过去,她也拼命的搂住王宝玉,配合着王宝玉的动作,从来没见王宝玉对自己这样热情,钱美凤心想,都说小别胜新婚,果然不假。

“宝玉,等你忙完这阵咱们就结婚吧?”钱美凤喃喃的问道。

结婚?这个字眼在王宝玉犹如一粒不大不小的石子投在了他的心海,也许真的该结婚了,谁不想有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家呢?

王宝玉爱怜的抚摸着钱美凤的脸,说道:“美凤,我累了,等忙完手头这些事,咱们就…”

“咚咚咚!咚咚!咚咚咚!”敲门的声音很有节奏,突来的敲门声让两个人很是不爽,不过也敲醒了这对久别鸳鸯,他们这才想起来,这可是在办公室里,而且是上班期间。

他娘的,一定是叶连香这个骚娘们。王宝玉暗骂了一声,跳下沙发,略略整理了一下衣服,过去开门。钱美凤也慌忙坐直了身子,用手掌向后抿了抿秀发,扯平了羽绒服上的皱褶。

王宝玉心情极为不爽的将门拉开了一条缝,心想如果是叶连香,就让这个娘们先别打扰自己,该干啥去干啥去。

“咋了?”王宝玉话音刚出口,便立刻如钉在地上一般,动弹不得。门前站着的并不是妖艳少妇叶连香,是一个十**岁、正值芳龄的女孩,一看到这个女孩,王宝玉的心不由一阵狂跳。

今天不知道是啥日子,这思念的还有不思念的曹操都到了,而且还撞在了一起!王宝玉只觉得身上的每个汗毛都似乎被堵住了似的憋屈,恨不得大哭一场。

“怎么了?不欢迎吗?”女孩边说边背起双手,歪着头看着王宝玉,顺滑的发丝依势也垂在了肩上,看上去十分俏丽可爱。

“雪曼,你怎么来了?不是说过两天才来吗?”王宝玉回过神来,有些结巴的问道。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程国栋的女儿,王宝玉的同学程雪曼。

一年没见,如今的程雪曼显得更加漂亮大方,秀发垂肩,上身是绣花的黑色唐装,外披一条天蓝色纱巾,下身则是一条笔直的黑色直筒裤,脚下一双尖头小皮鞋,衬托出她近乎完美的体型。

程雪曼笑嘻嘻的说道:“反正都考完了,待在学校里没意思,我就提前回来了。连我爸爸都不知道,刚刚还被我吓一跳呢!呵呵。”

王宝玉勉强的笑了笑,手却死死的抓住门框不肯放松,说道:“还是在家好,学校有什么待得?”

程雪曼脸上带着笑,看着有些慌乱的王宝玉,不由的问道:“老同学,怎么将门只开一线天,难道里面有重要的客人?如果不方便,我就先不进去了。”

“既然是老同学,就快进来吧!”没等王宝玉说话,屋里的钱美凤却突然大声招呼道,大有一副女主人的架势。

程雪曼瞬间收敛了笑容,换上了愕然的表情,却站在门口,进退两难,张了张嘴想问点什么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王宝玉连忙打开了门,做出了一个请进的姿势,呵呵笑着说道:“老同学,快请进,没有重要的客人,是我姐在这里。”

程雪曼疑惑的跟着王宝玉进了屋,看见钱美凤坐在沙发上,正用一种古怪的表情,上下仔细打量着她,顿时感觉身上有些不自在。

“美凤姐,这是我的同学程雪曼,是咱镇程书记的千金女儿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介绍道。

“美凤姐,你好!”程雪曼伸过手去,想跟钱美凤友好的握握手,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钱美凤坐在沙发上,根本就没有动。

“坐吧!”钱美凤面无表情的说道,伸手指了指身旁的沙发。程雪曼尴尬的收回手,嘴角微微**了下,抬头看了下王宝玉。

王宝玉连忙说道:“雪曼,坐车一定很累吧?快坐,我给你去倒水!”

“宝玉,我来大半天也渴了。”钱美凤笑嘻嘻的看着王宝玉说道,王宝玉只得点了点头,接着拿了两个杯子冲水。

程雪曼不情不愿的走到钱美凤身边刚要坐下,却见钱美凤伸手在鼻子前猛的挥动了一下,似乎在嫌弃程雪曼身上的香水气息。

一向养尊处优的程雪曼登时脸色就变了,自己碰了一鼻子的灰,当然心情也非常不爽,她没有和钱美凤坐在一起,而是一转身赌气似的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。

王宝玉对于钱美凤的这种无礼的举动,非常的生气,当着程雪曼的面,又不能发作出来。场面显得有些冷清,两个女人都不说话,显然相互之间都存有很强的戒备之心。王宝玉把水杯端在程雪曼面前,她也只是不冷不热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王宝玉讪讪的坐在办公桌的后面,也觉得屋内的空气很憋闷,为了打破僵局,他笑着对程雪曼问道:“雪曼,怎么不好好休息下,就先来看我了?我真是受宠若惊啊!”

“呵呵,当然是听说你当了官,就想来看看你,巴结巴结领导嘛!”程雪曼口气里明显带有一丝亲昵的成分,似乎就是说给闷闷不乐的钱美凤听得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