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68 先叫姐后叫妹

混世小术士 268 先叫姐,后叫妹 无忧中文网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:“我闻着都快香死了。雪曼,我姐没啥文化,又从来不爱化妆,说白了就是大老粗一个,看在我的面子上,别计较那么多了好不好?”

“我计较有什么用?怎么说那也是你姐,我只不过是你的同学。我听那些男同学口中经常说,先叫姐儿,再叫妹儿,然后叫媳妇儿,你和你姐有发展前途。”程雪曼微微一笑,言语中带着些醋味。

女人就是这样,都具有独占欲,虽然程雪曼觉得自己和王宝玉并没有未来,内心之中,只是把王宝玉当成了一个暗恋者和追求者,但即使这样,她也不愿意王宝玉另寻新欢,仿佛那显示了自己的一种失败。

王宝玉突然来了兴致,想试探下程雪曼的心思,说道:“也许有可能吧。我爹娘倒是很喜欢她,再说我俩又都到了结婚的年龄,在我们村好多人都已经把我们当成一对了呢。”

程雪曼脸色有些暗淡,不悦的说道:“什么年龄不年龄的,只有在农村才结那么早婚呢!城市里可有好多丁克一族!其实婚姻就是个坟墓,你要是走了进去,就不容易出来了。”

王宝玉斜眼看了眼程雪曼,颇有深意的笑着说道:“要是能有个白雪公主给我个机会,我倒愿意等上十几年,让那些姐姐妹妹啥的都靠边站去。”

灯光下的程雪曼显然有些脸红,她并没有直接回答王宝玉的问题,而是接着问道:“宝玉,她又不是你亲姐,和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,你们还是有可能的。你跟我说实话,你对她有感情吗?”

“哎,怎么说呢?她长得也不差,对我也很好。如果我不娶她做媳妇,肯定很多人会骂我傻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比我年长,还是从小一起玩大的,我对她就是没有那种男女的感觉,你说是不是很矛盾?”王宝玉反问道,心中却有些惭愧,上午的时候,自己还拱在美凤的怀里,这会儿说没感觉,他自己都不太信。

程雪曼却信了,她赞同的点头说道:“感情这个东西就是很奇怪,比如也有些男生长得很帅,家境又好的追求我,可是我也是一点感觉没有。”

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:“是啊,如果她是我的一位好朋友,或者就是我的姐姐,我会一辈子对她好,不让她受一点委屈。可是作为爱人就差了些,总觉得有堵墙隔在我们之间,怎么跨也跨不过去。”

王宝玉说的是心里话,程雪曼也听得很动容,于是安慰他说道:“宝玉,感情是一辈子的事儿,就算现在勉强了自己,将来痛苦的是两个人,我真的希望你能幸福。”

“呵呵,不考虑这些了,对了,你和男朋友相处的还好吗?”王宝玉颇为认真的问道。

“我还没有男朋友呢!”程雪曼说道,表情中却带着点不自然,眼神也躲闪飘忽。

王宝玉有些不悦,程雪曼明明在说谎,于是又问道:“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?”

程雪曼底气不足的说道:“我爸爸让我把心思都放学习上,其他的以后再考虑。”

也许酒壮英雄胆,王宝玉没好气的直接问道:“那你跟那个什么小健分了?”

一听王宝玉直接说出了“小健”这个名字,程雪曼的脸一下子红了,反问道:“你从哪儿听说的我跟小健交往?”

王宝玉刚想说田英,又觉得不妥,便撒谎道:“去年我去县里给魏冬妮治病,在咖啡屋门前看到了你和那个男生在一块,第二天我在百货大楼,又碰到那个男生跟另外一个女孩在一起买衣服,那个女孩就称呼他小健。”

咖啡屋前的事件是有的,但后来的事情则纯属虚构。没想到的是,程雪曼听到王宝玉的话,竟然有些情绪激动,喝了一大口红酒,有些愤愤然的说道:“那女生一定是吕思涵,哼!四处勾引男生,犯贱!”

王宝玉有些愕然,没想到这种话会出自程雪曼之口,听语气,程雪曼不认为那个花心大萝卜小健有问题,反倒是认为别的女孩都是不正经的。

他娘的,不就是一个教育局长的儿子嘛!在老子眼里,屁都不是。想到这些,王宝玉心中一下子升起了一团火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恶人做到底,他冷冷的说道:“那个小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看到他捏那个女生的屁股呢!”

程雪曼一下子呆住了,半天没有说话,后来才小声的说道:“其实我和小健也算不上男女朋友,就是比一般人亲近些而已,最多就是个好朋友。”

朋友就是朋友,男朋友就是男朋友,什么好朋友坏朋友的,听着就让人闹心!王宝玉越想越乱,将杯中的白酒一口喝光,闷闷不乐的说道:“我出去抽支烟。”

程雪曼还是没有说话,王宝玉蹲在程国栋家的屋门口,一口接一口的吸着烟,夹杂着空气中的寒冷,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。道格警惕的站起身来,用好奇的狗眼打量着王宝玉,全然不知道王宝玉有酒有肉的,还愁些什么。

就在这时,一只柔软而温暖的小手,放在了王宝玉的脖颈上,只听程雪曼从身后幽幽的说道:“宝玉,你生我的气了?对不起。”

王宝玉没有回头,叹着气说道:“我没有资格生你的气,我是生自己的气,一个乡镇的小干部,却总是幻想那份不可能的感情,真是自找烦恼。”

“我…”程雪曼一时有些语噎,良久才喃喃的说道:“其实上次我也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我多么希望能找到一份真爱,因此对感情也太谨慎了些。”

“那你怎么就认定了我的爱不是真的?难道就是因为我比不上别人有背景?你和那个花心大少都可以有说有笑的去喝咖啡,而我呢?恐怕给你洗咖啡杯子都不配!”王宝玉吼道,确实压抑了太久的爱恨情仇,今天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。

“别这么说,你很优秀,学校中的男生根本没法和你比。”程雪曼的手并没有拿开,有意无意的在王宝玉的脖颈间划弄着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