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69 夜半哭声

269 夜半哭声

“有啥不能比的?还不都是一样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,他本来想说都是下面长了那个惹祸的东西,但当着程雪曼的面,硬是把这种粗话憋了回去。

程雪曼忽然从后面环住了王宝玉的脖子,将身子贴了过去,轻声说道:“差别在于,他们都是小男生,而你却是一个真正的男人。”

就是这样的一瞬间,王宝玉忽然觉得心底升起了一股暖流,彻底驱散了冬季的寒冷。拥抱自己的仿佛不是程雪曼,而是一种巨大的幸福。

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,王宝玉扔掉了手中的烟头,猛然站了起来,转身就把程雪曼牢牢的抱住了,将带着烟味的嘴唇贴上了程雪曼的红唇。

“宝玉,不要!”程雪曼使劲的挣扎着,但很快就放弃了,手不自主的搂住了王宝玉,任凭王宝玉的嘴唇肆虐自己娇美的脸庞。

过了半晌,王宝玉终于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,他伸手捧住了程雪曼的脸庞很认真的说道:“雪曼,我想拥有你,不但想拥有你的身体,还想拥有你的灵魂,你所有的一切。”

程雪曼娇嗔的说道:“你可真贪心,都给你了,我还剩下什么啊?”

“你会拥有我所拥有的一切,也包括我的身体和灵魂。”王宝玉微笑着说道,再一次抱紧了程雪曼。

直到远处传来几声清晰的犬吠,两个人这才想起,还站在屋门口,幸好有围墙挡着,没有让路人看到这亲热的场景。

王宝玉放开了程雪曼,两个人一同进了屋,就在这时,道格却发出了几声狂吠,王宝玉连忙奔了出去,看见道格正看着大门的方向乱叫着,似乎可以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哭声,越来越远,终不可闻。

王宝玉皱了皱眉头,感觉这个哭声有些熟悉,又怀疑是错觉,心微微沉了一下。然而佳人正在屋内等着他,王宝玉顾不上多想转身又走进了屋。

然而令王宝玉没想到的是,刚才确实有一个人,悄悄的趴在门缝上,看到了王宝玉和程雪曼的一切。

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钱美凤。上午一见到程雪曼,钱美凤的心中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妙,王宝玉喝醉酒时喊出的名字,正是这个女孩,一种强大的危机感,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,因此也没给程雪曼一个好脸。

下午王宝玉急急忙忙的送钱美凤走,钱美凤就更加怀疑,她假装离开,其实走了不远,就转头回来,一直从暗处监视着王宝玉,王宝玉对这一切浑然不知。

大冷天的,钱美凤就这样在外面晃荡了一下午,直到黑了,才看见王宝玉买了东西,晃晃悠悠的向一个地方走去。

钱美凤并不傻,她立刻确定了王宝玉对她就是撒了谎,根本就没有出差,一路跟到了程国栋的家,远远看见开门的就是程雪曼,这一瞬间,钱美凤的心几乎都要碎了。

怀着一丝幻想,钱美凤觉得,有程雪曼的父亲在家里,两个人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。可是后来,她看见程国栋拎着个东西也出来了,心中就慌乱了起来。

后来还是忍不住轻手轻脚的靠近了大门,一向尽职的道格,竟然没有发现。钱美凤从大门的缝隙里,看到了屋门前所发生的一切,她不敢相信,自己担心的一切,终究还是发生了。

最后看见两个人笑着进了屋,钱美凤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她不明白,自己究竟有什么不好,王宝玉竟然会变了心。

一种巨大的委屈再次涌上了心头,她忍不住大哭了起来,转头跑了。天空一弯冷月,照的一切清冷又寂寞,钱美凤向着东风村的方向跑去,没有回头,任凭泪水横流,她,再也不想到柳河镇来,这个让她心碎的地方。

“怎么了,宝玉,是不是有人看到我们了?”程雪曼紧张的问道。

王宝玉摇摇头说道:“应该不是,但我隐约好像听到女孩的哭声,这附近邻居有这样的女孩吗?”

程雪曼一听,立刻觉得汗毛都竖了起来,她忍不住抱住双臂说道:“宝玉,你胡说什么呢!大半夜哪来的女孩哭声,不会是见鬼了吧?”

王宝玉坏笑着说道:“可能就是个女鬼!”说完突然举起双手,吐着舌头就向着程雪曼冲了过去。

程雪曼冷不防被吓了一跳,,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,双手死死的捂住脸不敢松开,因为害怕双肩还在微微颤抖。

王宝玉本想和程雪曼开个玩笑,没想到开过了火,真的把心上人吓着了,王宝玉不由一阵心疼,上前轻轻把程雪曼揽在怀里,安慰道:“雪曼,没事儿了,别怕。”

程雪曼躲在王宝玉怀里,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上了他的当,连忙挣脱开来,红着脸说道:“讨厌,你坏死了。”说完就托着下巴发呆。

王宝玉上前拿过程雪曼的手,放在自己掌心轻轻摩挲着,柔声说道:“雪曼,想什么呢?”

“没想什么。”程雪曼说着把头扭向了一边。

王宝玉笑了,托住程雪曼的下巴,温柔的看着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,说道:“真的没有想什么?谁要是撒谎谁就是小狗好不好?”

程雪曼叹了口气,她轻轻推开王宝玉的手,说道:“宝玉,我还是觉得我们之间不可能。”

这一次,王宝玉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“没有可能”和“觉得没有可能”还是有区别的,说明程雪曼对自己倒不是一点希望没有。他坐到程雪曼的对面,盯着程雪曼的眼睛问道:“雪曼,你觉得我们之间为什么不可能?”

程雪曼被王宝玉看得有些心慌意乱,低下头说道:“我已经习惯了城市生活,不想呆在这个小镇里,我们的生活没有交集点。”

“在哪里不都是生活吗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程雪曼撅起嘴巴说道:“那可不一样,在城里吃穿用度都有档次,想干什么都方便。而在镇里灰头土脸的,有钱也过不出好日子来。”

“如果,我也去了市里,你会答应和我相处吗?”王宝玉认真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