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96 概不收费

296 概不收费

过了足有一个小时,就在王宝玉以为龚冬梅不会來,准备卸妆的时候,门外却传來两个女人说笑的声音,王宝玉立刻集中了精神,在炕上盘膝闭目而坐,一脸庄重,

随着关门的声音,两个女人进了屋,王宝玉眯着眼睛看去,只见龚冬梅四十多岁,长得还算是不错,细眉顺目,是一个丰腴的少妇,猛一看,跟龚向军还真有几分的神似,不愧是姑侄俩,

王宝玉不说话,依旧闭着眼睛,双手合十在胸前,寂然不动,只听龚冬梅窃语道:“这女师父长得这么俊,怎么不嫁个好人家过日子呢。”

马晓丽连忙瞪了她一眼,说道:“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,要是都跟你一样,那谁还去救苦救难啊。”

龚冬梅连忙闭上嘴巴,不敢再乱说话了,

马晓丽小声说道:“冬梅,慈航师父正在练功,咱们先在一旁等一会儿吧。”

龚冬梅显然被王宝玉的样子给镇住了,小心翼翼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,足足等了二十分钟,王宝玉才猛然睁开了眼睛,脸色不快的细着嗓子说道:“下面的二人,你们找我何事啊。”

马晓丽装模作样的上前鞠了一躬,双手合十,一幅很虔诚的样子,说道:“我们二人想请求师父,为我们指点迷津。”

王宝玉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龚冬梅,龚冬梅被这种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,正想上前给王宝玉行礼,却听王宝玉冷冷的对她问道:“你既然不信我,为什么要來呢。”

龚冬梅被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鞠躬,口中连连说道:“师父,我信,我信。”

龚冬梅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王宝玉说穿了她的心思,这一次她跟马晓丽來,心里却是非常的狐疑,自从上次被骗了五千块钱之后,对于这种事儿,她就变成一朝被蛇咬般的谨慎起來,

听马晓丽说镇里來了一位真正的大师,看人算命奇准,她本不想來,碍于马晓丽的面子,就过來试一试,某种程度上也想试探一下真假虚实,

王宝玉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,说道:“你这次说的是实话,你的心性不坏,所以运气一直不错,只是最近一两年有点时运不济。”

龚冬梅连忙点点头说道:“师父明鉴,我这人心肠最软,从來都不干那坑人骗人的事情。”

王宝玉不耐烦的打断她,说道:“你无须多讲,我心里都有数,种的福田,自然享受人天福报,偶有不顺畅的时候,也是天意使然,勿需烦恼。”

龚冬梅只是恭敬的点着头,并沒有顺着王宝玉的话说,王宝玉明白,她还是不相信,想再观望一下,以防止上当受骗,

王宝玉见龚冬梅并沒有其他动作,于是对着马晓丽说道:“你來这里又是所求何事。”

马晓丽也看穿了龚冬梅的心思,装作很诚恳的请求道:“慈航师父,我想请教您,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家庭。”

王宝玉感觉马晓丽不去当演员真是资源上的浪费,能够演的如此真实,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当然,王宝玉要演的更像才行,只听王宝玉对马晓丽说道,说道:“哎,世上多有痴男怨女跳不出这有情天,你命犯华盖,六亲不靠,自主浮沉,在婚运上更是犯孤星,怕是今生与婚姻无缘了吧。”

马晓丽装作急切的问道:“师父,那是否可有破解的方法。”

王宝玉沉思了会,缓缓说道:“非有大姻缘,才可成心愿。”

马晓丽面露伤感,低沉着声音问道:“慈航师父,为什么命运会对我如此的冷酷。”

“也不尽然,你生具慧根,必定会走修行之路,命运让你失去这些人间的乐趣,是让你追求更高的境界,精神上永远的快乐。”王宝玉一幅得道高人的样子,语言中尽是禅机,

“师父,我明白了。”马晓丽说道,从兜里掏出了二百元钱,向王宝玉递了过去,

王宝玉并沒有伸手去接,再一次将双手合在胸前,平静的说道:“本尊只渡有缘人,不收取任何供养,把钱收回去吧。”

马晓丽坚持给钱,说道:“师父也是血肉之躯,也需衣食住行,难道师父嫌我供奉的不够吗。”

王宝玉轻抿了下嘴角,淡然的说道:“身无挂碍,无有恐怖,身外之物,随缘随性,你的诚心我已感知,退下吧。”

马晓丽无比感激的一再鞠躬,收回钱,向后退着,重新坐回凳子上,

王宝玉沒有说话,又闭上了眼睛,龚冬梅见王宝玉不收钱,有些相信了这个年轻的“女师父”,又过了二十分钟,见王宝玉还是不说话,她终于忍不住说道:“慈航师父,你为啥不给俺看看呢。”

“有道是,法不求不传,你何尝求过我,还是回去吧。”王宝玉口中说道,却依旧闭着眼睛,

马晓丽趁机捅了一下龚冬梅,脸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,示意她机不可失时不再來,龚冬梅终于下定了决心,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叩头说道:“师父,弟子刚才多有失礼,还望您不要见怪。”

王宝玉这才睁开了眼睛,依旧声音平静的说道:“起來吧,有什么要问的,趁着我的功力还在,正好可以解答于你。”

龚冬梅站起身來,但还是垂着手,弓着腰,一幅诚惶诚恐的样子问道:“弟子最近运气很差,不知道是不是犯了灾星。”

王宝玉装模作样的掐了掐手指,说道:“你这两年诸事不顺,去年应该损折了金钱,想必应是被人所骗,今年你的丈夫更是遭了血光之灾,而且过段时间你丈夫还会有灾,比这次更大。”

龚冬梅半信半疑的问道:“那会是怎样的大灾难呢。”

王宝玉说道:“从此仕途即将一蹶不振,回落最初,但你的家庭倒也可平安度日,远离人世纷扰,虽说是灾,却也是福,就看你要什么了。”

虽然上次的江湖术士也是这样吓唬龚冬梅的,但她这一次还是被王宝玉再次吓到了,人在高处过惯了的,突然又回到以前的苦日子,换了谁也不甘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