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97 三月净口素

混世小术士 297 三月净口素 无忧中文网

龚冬梅又一次跪倒在地,叩头如捣蒜一般,口中说道:“请师父一定要救我男人,弟子愿意诚心供奉。”

王宝玉装作不快的说道:“如果你再说给我钱物这类俗事的话,就请回去吧!”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龚冬梅更加确信眼前的这位“女师父”是真的师父,依旧不断的哀求王宝玉。

王宝玉对龚冬梅问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样差的运气吗?”

龚冬梅一脸迷惑的说道:“弟子从来不懂得害人,不知道为啥要遭灾。”

“你我也算是有缘,我就告诉你前因后果吧!”王宝玉故作深沉的说道。“你的男人原本是上界神灵的一位护法,而你是上界神灵的丫鬟。因为你们两个互相爱慕,就相约下界,成就这段姻缘。”

王宝玉像是在讲一个神话故事,不过听在龚冬梅的耳朵里,却是非常的舒服,原来自己跟男人竟然是前世注定好的,想到这些,脸上不由的露出得意的神情。

“因为你们犯了戒,所以下界之后,前半生注定受穷,后半生虽然不缺钱,但却是灾星相随,唉!说起来,这都是命。”王宝玉故意叹息着说道,像是在说一对苦命的鸳鸯。

龚冬梅听得入迷,被这前世注定的姻缘,感动的想落泪,不由抬起头来,泪眼朦胧的恳求道:“还请师父帮着破解!弟子一定不敢忘了师父的大恩。”说着,又开始叩头。

王宝玉想笑,但还是憋住了,他没想到自己的鬼话连篇,竟然骗得龚冬梅给自己下跪磕头,如果李传宗知道自己的媳妇这般样子的给仇敌王宝玉下跪,怕是要气得立刻昏死过去。

“唉!破解的方法倒是有,只是怕你做不到。”王宝玉遗憾的说,望向龚冬梅的眼神里,带着一丝的同情。

龚冬梅下定了决心,无比坚定的说道:“师父,只要能破解了灾难,哪怕让我一年不吃肉都行。”

王宝玉心里直乐,原来这个娘们还挺爱吃肉的,怪不得人也长得肉肉的,想到这里,王宝玉又起了恶作剧的心思,他顺着龚冬梅的话说道:“没想到你还挺有悟性,猜得对,这破解的第一条原则,就是必须净口素三个月,清除前世的业力。”

龚冬梅茫然的问道:“啥是净口素?就是不吃肉喝酒吗?”

王宝玉摇摇头说道:“不全面,五戒自然要严守,另外所有含有动物脂肪和蛋白的都不可食用。另外还有葱,蒜,韭菜,洋葱,蒜薹这五荤也是坚决不可以动的。”

龚冬梅惊讶的问道:“那鸡蛋和牛奶也不行了?那吃点虾总可以吧?”

王宝玉立刻大声呵斥道:“难道生猛海鲜就没有生命了吗?如果你这么在乎那口吃的,现在就可以回去了!”

马晓丽皱了皱眉头,觉得王宝玉这招还是很狠的,吃素就吃素呗,还扯出这茬来,但也只能附和着说道:“我看佛经上说,净口能够不造口业,对人好处极大。就算从养生上讲,适当吃素对人也有利无害。”

龚冬梅本来对王宝玉的话,能否做得到还有些疑惑,毕竟不吃肉也挺不好受,一听马晓丽这么说,心一横,决然道:“弟子一定净口三个月。”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接着问:“师父,要是俺男人吃肉不会有影响吧?”

“不会,他根基比你深,可以排除因为吃肉而来的业力,这一点上你不如他。”王宝玉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,不时掐着手指,似乎正在推算。

自己的男人受到了夸奖,龚冬梅颇有些得意,又追问道:“师父,除了净口,还有啥必须注意的?”

王宝玉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:“这第二条,净口期间也不可**产生恶露,以防亵渎神灵。”

马晓丽看着一脸茫然的龚冬梅,低声在她耳边解释道:“大师的意思就是不能同房。”

没想到的是,龚冬梅立刻痛快的答应了,这让王宝玉感到十分意外。他细细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缘由,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,李传宗现在还躺在病**不能动弹,等有心思办那事儿的时候也得三个月以后了。

霎时王宝玉感觉有些遗憾,这个条件简直是白提了,因此不由得叹了口气。龚冬梅见状不安的问道:“大师,还有其他的吩咐吗?弟子一定尽力做到!”

有道是:言多必失。马晓丽连忙给王宝玉悄悄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赶快进入正题。王宝玉咳了两下,接着说道:“净口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净心。凡世间后果都有前因,我刚才推算出,正是你的男人挡了别人的路,才造成了今天事事不顺的局面。”

王宝玉终于将话说到关键的点子上。

“师父神算!不瞒您说,我男人这次挨打,好像就是因为没给一个姓王的小崽子签字,那小崽子恼了,所以找人报复他!”龚冬梅不无气愤的说道,话里话外,都是王宝玉的不是。

王宝玉被骂的心中火起,使劲咬着牙,想上去踢龚冬梅一脚,马晓丽连忙递过来一个眼神,王宝玉最终还是忍住了。也罢,小不忍则乱大谋,王宝玉顺着龚冬梅的话说道:“这个姓王的好像有点来头,这些都是前世的渊源,不便点破。但如果你信我,回去劝你男人不要挡他的路,这样对你们都有好处。”

龚冬梅的脸上现出了勉强之色,为难的说道:“师父,其他条件弟子都能答应,但是我男人不肯放过他,怕是我劝他也不听。”

王宝玉料到龚冬梅会这么说,便将早就想好的猛料说了出来:“其实有件事儿我本不想说,如果你男人执意要挡别人的路,自己的路也就断了,而且,还会影响到孩子。”

这话一出口,龚冬梅果然急了,别的不管,孩子是最大的事情,她连忙又磕了几个头,急切的问道:“师父,孩子怎么了?”

“我只告诉你一句,影响到孩子的前途。”王宝玉提高了声音,语气不容置疑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