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05 别是脱肛了

混世小术士 305 别是脱肛了

“这个嘛!我没去吃饭,不清楚.”蒋春林似乎有些遗憾的说道。

路小虎只是哦了一声,蒋春林却不愿意放弃这与领导直接接触的机会,连忙转头介绍道:“路局长,这位是镇农业办的主任王宝玉,他知道具体的情况。”

路小虎一愣,他虽然早已看到了王宝玉,但看他只是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,也就没太注意,听蒋春林这么说,这个小伙子竟然是镇里的一个领导干部,还真是年轻有为。

王宝玉心中怪蒋春林多事儿,但既然说了,就不能再往后躲,连忙带着笑上前说道:“路副局长您好!”

“小王,你跟我到车上来,坐一下笔录吧!”路小虎说话倒也客气,王宝玉跟着他上了警车,一名公安办事员立刻拿着本子凑了过来。

路小虎亲自问了王宝玉许多问题,比如:这次招待是谁请的客?都去了哪些人?吃的是什么?喝得是什么?兴隆饭店的卫生状况如何?

这种情况下,王宝玉没有任何隐瞒的都说了,还强调了这只是一次商业活动,为的是能进一步搞活农村的经济。

作为公安局副局长的路小虎亲自问询,足以看出县里对这件事儿的重视,路小虎又问侯四在请客的过程中,是否存在行贿的问题?王宝玉当然矢口否认,心中却庆幸侯四没有那么做。至于菜品的新鲜程度,王宝玉就不好回答了,只能说自己不清楚。

用了足足一个小时,记录了好几页稿纸,这次问询才算结束。路小虎让王宝玉下了车,说先去医院调查一下,此次食物中毒到底中的是什么毒?明天要去柳河镇,彻底调查兴隆饭店的问题。

路小虎一行人又进了医院,王宝玉和蒋春林马晓丽在外面等着,一旦叶连香和迟立财没事儿,还要马上赶回去,对于明天要到来的事情,还要及早有一个准备。

又过了半小时后,路小虎一行人出来了,表情很凝重,王宝玉忍不住上前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路局,是食物中毒吗?”

路小虎犹豫了一下,似乎并不想说出真实的情况,含糊的说道:“事情还没有调查出结果,暂时还不能下定论。”

王宝玉碰了一鼻子灰,只能退了回来,路小虎临上车之前忽然对王宝玉说道:“小王,今天我问你的事情,回去不要说,你们这些人都记住了,只当是没有见过我。”

王宝玉知道事态严重,连忙点头答应,马晓丽也跟着点头,蒋春林更是诚惶诚恐的拍胸脯保证,一个字都不提。

路小虎的车开走后,蒋春林不屑的说道:“不就是个局长嘛,架子可真大!”

王宝玉有些好笑,说道:“蒋大哥变脸倒是很快,不是刚才点头哈腰的时候了。”

蒋春林嘿嘿笑了,说道:“人在江湖走,没个眼力见还行啊?这时候不点头,摔跟头的时候,连磕头都不管用了!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,说道:“蒋大哥,我还有一件事儿不大明白,既然已经立案调查了,路局长搞得这么神秘干嘛?”

蒋春林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当然是保密了,否则走漏了风声,犯罪嫌疑人毁灭了证据啥的,到时候调查就难开展了。”

王宝玉嗯了声,说道:“这次闹得这么大,恐怕大家暗地里都该活动了。”

马晓丽接过话茬说道:“领导怎么吩咐咱就怎么办呗!总之不要从咱们这里出纰漏就好。”

几个人闲聊了会,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王宝玉正要进医院里看看迟立财和叶连香,忽然想起来两个人都拉了一裤子的屎,就拿钱让蒋春林拉着马晓丽先去给他俩买棉裤,自己单独进去看看两个人的情况,能不能一起回柳河镇。

王宝玉先是看望了迟立财,迟立财毕竟是个男人,嘴里插了管子洗了胃,又被推了两管子葡萄糖,这功夫已经止了泻,感觉好多了,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,蔫头巴脑的提不起精神。王宝玉关切的问了几句,叮嘱他多多休息之类,不多会就退了出来去看叶连香。

叶连香就显得严重的多,整个人赖了吧唧的躺在**,脸色十分惨白,不止洗胃吃药,还挂上了吊瓶,一看到王宝玉进来,就像是见到亲人一般的哭了。

“叶姐,哭啥啊?没事儿了。”王宝玉上前安慰道。

“宝玉,姐刚才好害怕,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,快坐到姐跟前。”叶连香脸上的脂粉被眼泪冲出了几条细沟,伸出没打针的那只手,有气无力的对王宝玉说道。

王宝玉会意的上前握住了叶连香的手,嘿嘿笑道:“叶姐,这怨不得别人,还是怪你贪吃,要不怎么比人家都厉害?”

叶连香扑簌簌的掉着眼泪,说道:“是吃的不少,过穷日子过惯了,看到满桌子好菜就停不下嘴。人啊,啥时候也不能贪,真是吃多少拉多少,哎!”

“叶姐,这一次肯定能减肥,改天可以让你见候总了。”王宝玉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“都啥时候了,还跟姐开玩笑。”叶连香还是被逗笑了,看屋里没人,叶连香说道:“宝玉,姐觉得屁眼儿很难受,你掀开被子看看,姐是不是拉的脱肛了?”

王宝玉才不愿看她的臭屁股,连忙安慰她没事儿,说如果真有问题,医生一定会说的。叶连香还是十分担心,一再哀求王宝玉,无奈之下,王宝玉还是掀开了盖在叶连香下身的被子。

叶连香的下身果然是光溜溜的,王宝玉虽然并不陌生,可是在这种场合下,还是觉得有点儿异样的感觉。

王宝玉俯下身,仔细看了一下叶连香下身那微微发黑的“菊花”,未曾“爆菊”,除了四周有些发红以外,大概是擦屁股擦得,其他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
王宝玉正要盖上被子站起来身来,一个身穿白大褂,只有二十出头的小护士突然走了进来。

“你在干啥?”小护士不解的问道,看向王宝玉的表情怪怪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