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06 有人投毒

306 有人投毒

“沒事儿。”王宝玉连忙盖上了被子,非常的尴尬,叶连香也是全身的不自在,暗叹倒霉,

“他是病人家属吗。”小护士对病**的叶连香问道,似乎认为王宝玉就是一个流氓,在这里占病人的便宜,

“他是我弟弟。”关键的时候,叶连香倒也是反应快,连忙解释道,

“你们姐弟的感情不错啊,都这么大了,还不懂得避讳。”小护士撇着嘴说道,似乎对于这对“姐弟”之间的怪异举动,很是鄙视,

王宝玉觉得很糗,心里想,既然让这个小妮子误解了,那就误解到底,他嘿嘿笑着说道:“我跟我姐的感情好着呢,到了现在,晚上还是我姐搂着我睡,要不就睡不着。”

小护士满脸都是惊讶,仔细打量着嬉皮笑脸的王宝玉,又看了看躺着的叶连香,觉得两个人长得还挺像的,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,露出了两颗小虎牙,说道:“都听说有恋母情结,沒想到你还有恋姐情结呢。”

“你错了,我有恋女情结,改天你给我好好检查一下。”王宝玉眯着眼凑过去,表情很是猥亵,

小护士连忙给叶连香拔了针,一脸惊慌的走了出去,王宝玉忍不住哈哈一笑,叶连香也坐起身來,撇嘴说道:“臭小子,真不老实,竟然勾引小护士。”

王宝玉嘿嘿直乐,说道:“叶姐,别说的那么难听,这叫社交,多个朋友多条路。”

叶连香不由愤愤的骂道:“你个沒良心的,真是个花心萝卜,和护士交朋友,还等着多住几次医院哪。”

王宝玉刚想说什么,叶连香突然一声大叫,说道:“宝玉,快去叫护士,我的手在流血。”原來,刚才小护士起针快,又走的匆忙,竟然忘了吩咐叶连香多摁会儿针眼,

叶连香的话音刚落,王宝玉就一下子冲了出去,在门口对沒走多远的小护士喊道:“护士,您等一下。”

王宝玉快跑几步拦住了小护士,小护士一脸惊恐,吓得直往后退,不知道王宝玉想要干什么,

王宝玉连忙说道:“护士,我姐手出血了,麻烦你处理一下。”

小护士狐疑的看了眼王宝玉,还是快步回到了病房内,给叶连香消毒清洗后,又贴上了胶布,

处理好,王宝玉跟着小护士一起出來了,她白了一眼说道:“你想干什么,你姐那里沒事儿了,多摁会儿就好了,不满意可以上院长那里告我去。”

王宝玉连忙解释道:“你别怕,我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就是想问一下,我姐究竟中的是什么毒。”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小护士不那么紧张了,打量了一下四周,见走廊里还有其他人,料想王宝玉不敢把她咋样,便扭着脸说道:“我凭啥要告诉你啊。”

“这么说恐怕不对吧,作为病人家属,我是有知情权的。”王宝玉一听,有些急头掰脸起來,

“怎么能证明你是病人家属。”小护士一脸坏笑的反问道,

“这……”王宝玉一下子噎住了,换上哀求的语气说道:“天使姐姐,你就告诉我吧,这对于我來说,很重要。”

“呵呵,那你说你刚才是不是偷窥病人。”小护士觉得自己占了上风,开始步步紧逼,

“你说啥都行,只要告诉我真实的情况就行。”王宝玉不住的拱手,显得很是狼狈,

小护士觉得戏弄够了王宝玉,收起顽皮的表情,很认真的说道:“主治医师不让说,刚才公安局的人安排过了。”

“那你咋不早说。”王宝玉一听就有些恼了,向來只有他戏弄人的份,哪有被戏弄的时候,

小护士也沉下了脸,不悦的说道:“就冲你这态度,沒告诉你也是正确的。”

“你,哎,大姐你行行好,你只告诉我,我跟谁也不会说的,否则我姐还不得冤死啊。”王宝玉实在沒心情和她磨牙,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,也沒查就往小护士手里塞,

小护士一下子躲出去很远,又看了看四周,连声说道:“这可不行,医院知道了,我是要丢饭碗的。”话虽这样说,眼睛却往钱上瞟了两眼,

小护士的话,倒是提醒了王宝玉,既然她怕这个,不如无赖到底,王宝玉嘿嘿一笑,用手指了指下身,一脸得意的说道:“你要是不告诉我,我就说你不止收了我的钱,还打了我的下面。”

小护士不屑的说道:“收你钱还可能有人信,但是平白无故打你那东西,说出去谁也不会信的,我吃饱撑的啊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凑到她跟前,坏笑着说道:“我就说,你自作多情,怀疑我对你动机不纯,借此机会,又是不给我姐好好起针,又是讹我的钱,还扬言打碎我的蛋蛋,信不信那是别人的事儿,最后大家七嘴八舌的传成啥样,我可不知道。”

小护士脸色立刻变了,沒有料到王宝玉会这么做,她刚上班不久,如果王宝玉真的闹起來,自己一个姑娘家家不光脸面上不好看,兴许真就是饭碗不保,

既然这样,倒不如告诉了他,还能落个好处,而且即使将來出点问題,自己來个死不认账就是了,于是小护士对王宝玉招了招手说道:“真拿你沒办法,到这边來。”

王宝玉一听有戏,连忙屁颠屁颠的跟着小护士來到了楼梯的拐角处,小护士伸出白嫩的手掌,表情很冷的说道:“钱。”

王宝玉一愣,立刻将钱塞了过去,小护士麻利的掀起白大褂,将钱揣进了里面的衣兜里,小声对王宝玉说道:“我听主治医师说,这些柳河镇來的病人,不是食物中毒,院方从胃液中已经化验出一种猛烈的泻药,肯定是有人投毒。”

有人投毒,王宝玉还真是吓了一跳,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对全体镇干部下手,想一想还真是有些后怕,不过既然投的是泻药,那就说明了一点,至少投毒的人还不想致人于死地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