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07 封锁饭店

307 封锁饭店

“我知道的就这些了,你要是敢说出去,小心……”小护士对正在惊愕中的王宝玉伸出了两根细细的手指,做了个剪刀的手势,

王宝玉回过神來,看着小护士一脸的狡黠,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你让我小心啥。”

“小心我剪了你这个惹祸的东西。”小护士露出了小虎牙,冲着王宝玉一笑,突然伸手在王宝玉裤裆里使劲打了一下,转身笑着跑开了,

王宝玉觉得一阵疼,捂着裆部蹲下了身子,半天才站起來,口中狠狠的咒骂道:“这个小娼妇,出手真他娘的狠,她爹一定是杀猪的出身。”

王宝玉活动了下身子,感觉下身的物件应该沒有任何问題,这才小心的走出了医院,恰好在这个时候,蒋春林和马晓丽已经买了棉裤回來了,

兵分两路,马晓丽去给叶连香穿裤子,王宝玉则去找迟立财,然后又分别架着两个人结了医院的账,上了吉普车,这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,

回到柳河镇,已是晚上九点多,当吉普车行驶至镇政府门口的时候,王宝玉发现,对面的兴隆饭店灯火通明,心想难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,兴隆饭店依然还敢开张,仔细一看才发现,虽然亮着灯,里面却沒有一个人影,

一看到饭店亮着灯,迟立财实在坐不住了,嚷着要下车,王宝玉只好扶着他下了车,让蒋春林把叶连香和马晓丽送回家,

不知道是迟立财的棉裤买大了,还是腹泻拉瘦了肚子,迟立财走起路來总是掉裤子,王宝玉只得一手扶着迟立财,一手帮他提着裤子,

王宝玉扶着迟立财沒走几步,就看见兴隆饭店的大门上,赫然贴着交叉着的封条,门口还站着两个全部武装的小警察,都是镇派出所的,显然是接到了上级的命令,封锁保护现场,

按照迟立财的意图,王宝玉扶着他向兴隆饭店的门口走去,王宝玉明白,迟立财是关心老板娘翠花的情况,他毕竟和老板娘的关系不一般,经常晚上一起谈“工作”,

一个小警察看见两个人走过來,立刻警惕的站直了身子,习惯性的去摸腰间的枪,同时在语言上发出了警告:“现场保护,任何人不得靠近。”

另外一名小警察显然认识王宝玉和迟立财,毕竟王宝玉的名气在柳河镇还是响当当的,虽然王宝玉并不认识他,这名小警察还是脸上带着点笑说道:“王主任,不好意思,领导的安排,还请不要让我们为难。”

王宝玉和迟立财停在了原地,沒有再强行靠近,王宝玉笑呵呵的扔过去两支烟,装作不解的问道:“警察同志,我们刚从县里回來,饭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。”

“中午这里发生了群体中毒事件,派出所按着上级的指示,封锁保护现场,明天县里会有专案组下來。”这名小警察沒有隐瞒的说道,

“那这里的老板娘和员工呢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饭店里所有的工作人员,都是嫌疑人,已经全部暂时收容审查。”另一个小警察冷冷的说道,

“那啥时候能给放出來。”迟立财急切的问道,

小警察警觉的上下打量了下迟立财,问道:“事情真相调查清楚了,自然就放他们出來,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件事儿。”

王宝玉连忙暗中扯了迟立财一把,笑着解释道:“这是咱们镇计生办的迟主任,这里的老板娘昨天可是答应我们今天请客的。”王宝玉随口撒谎问道,迟立财心里明白,这是他替自己解围,

小警察看着迟立财虚弱的身子,冷笑道:“两位主任还是早回去歇着吧,就您这身架骨,再吃一顿可就报销了。”

见此情形,王宝玉知道不能再磨叽了,否则问多了容易引起怀疑,他连忙扶着迟立财就往回走,迟立财小声说想要去派出所看翠花,被王宝玉坚决的否定了:“迟叔,你和翠花就那么深的感情吗,这个节骨眼还敢去看她。”

迟立财叫苦道:“什么深不深的,一个绳上的蚂蚱,能不管吗。”

王宝玉不解的问道:“迟叔,这话什么意思。”

“宝玉,跟你说句实话吧,这回你迟叔赔惨了,饭店里我是有投资的,那可是几年攒的钱啊。”迟立财懊恼的说道,

听迟立财这么说,王宝玉才觉出來,兴隆饭店今年的整个装潢确实上了一个台阶,原來这其中有迟立财的投资,此刻,他感觉此刻的迟立财的身体正心疼的颤抖着,连忙安慰道:“有道是破财免灾,迟叔也不要太在意,再伤了身体就不值得了。”

“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儿,,兴隆饭店可是咱镇里最大的饭店,翠花对于厨房的卫生要求还是很严的,菜也都是亲自挑选,唉,合着不该我有财运,最近我就应该找你再算算运气。”迟立财叹着气,很是不解,非常后悔忘了王宝玉这个小神仙,

“事情还沒有真的出结果,也不一定是饭店出的问題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真的,那问題出在哪儿,哈哈,宝玉你一定算了一卦吧。”迟立财來了精神,他似乎认为王宝玉对这件事儿算过卦,已经从卦上知道了事情的來龙去脉,

“迟叔,我只是这样琢磨的,事情发生的突然,哪儿顾得算卦啊。”王宝玉连忙解释道,不过迟立财的话倒是给他提了个醒,真应该算上一卦才是,哪怕是解解心疑也好,

“不管是哪里出了问題,事情就发生在饭店里,出了这档子事儿,怕是今后的生意怕就很难做了。”迟立财耷拉着脑袋,又沒了精神,

王宝玉忍不住笑了,使劲提了把迟立财松松垮垮的裤子,说道:“迟叔,钱都是身外之物,以后再赚就是了,你看你身子都给掏空了,回去赶紧补回來,要不等翠花放出來,你拿啥喂人家。”

迟立财苦笑了下,实在沒有心情开这个玩笑,只是靠在王宝玉身上艰难的挪着步子往回赶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