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16 钻墙洞

316 钻墙洞

这时,王宝玉还真有点儿佩服蒋春林,姜还是老的辣,蒋春林虽然只是林业警察,但作观察敏锐的基本素质,还是很过硬的,

“大哥,我们要不要装作客人去兴隆饭店吃饭呢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不行,兴隆饭店虽然亮着灯,但门好像已经关上了,如果我们去敲门,动静太大。”蒋春林以专业的姿态,否定了王宝玉的提议,他挠了挠脑袋又说道:“但我们可以悄悄从后面进去,我早就发现,在兴隆饭店厕所角,有一个窟窿能钻进去人。”

王宝玉皱了皱眉头,这从厕所边过去,还真是挺恶心人的,不过万幸的是,好在目前是冬天,屎尿都冻住了,味道也不是太大,

锁好了车门,王宝玉蒋春林一行人,在黑暗中,悄悄沿着胡同向兴隆饭店,中间还是有几只爱管闲事的狗叫了起來,不过天冷人也懒,狗主人只是骂了狗几句,并沒有谁出來查看,

在兴隆饭店西北角的厕所处,果然看到了一个可钻进一人的窟窿,看起來好像是掏粪用的,王宝玉和蒋春林等人,捂着鼻子,小心翼翼的一个个钻了进去,

大家低着头快步走,想尽快离厕所远点,王宝玉却敏锐的听到女厕所那边有动静,心中就是一惊,心想,该不会有人从厕所的砖缝中看到了刚才的一切,如果这个女人要是大叫起來,事情就麻烦了,

事不宜迟,王宝玉突然冲进了女厕所,只是一个女人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就在黑暗之中,被王宝玉捂着嘴给硬推了出來,

这是一个身材小小的女孩子,被王宝玉一手抱住腰,一手捂着嘴,正满脸惊恐的直蹬蹬腿,保镖们一看这个情形,连忙上前帮着王宝玉按住了女孩子腿,让她丝毫动弹不得,

离得近了,王宝玉看清了女孩子的样子,他有些印象,正是兴隆饭店的女服务员小陈,他贴到小陈的脸边,小声说道:“我是王宝玉,我对你沒有恶意,只要你不乱喊,我就放开你。”

小陈当然是吓坏了,浑身发抖,拼命点着头,王宝玉忽然感觉到小陈的脸红了,这才发现,慌乱之中,自己的胳膊不知什么时候,正好压在小陈微微隆起的前胸上,

王宝玉连忙松开了胳膊,低声让保镖们也放开了小陈,他的手也抬离了小陈的嘴巴,小陈立刻带着哭腔嚷嚷道:“我什么都沒看见,我真的什么都沒看见。”

“闭嘴。”几个保镖立刻异口同声的呵斥道,其中一个还扬起巴掌佯装要打她,小陈连忙捂住头,抿紧嘴巴不敢再发声,

“小陈,你别紧张,我问你,老板娘翠花在里面吗。”王宝玉小声问道,

小陈使劲点了点头,眼神中还可以看出惊恐之色,王宝玉又问道:“除了饭店的自己人,还有沒有别人在里面。”

小陈又点了点头,王宝玉感觉她有点被吓傻了,便安慰道:“小陈,别怕,我们都不是坏人,你说说除了老板娘,还是谁在里面。”

“迟主任。”小陈终于开口说道,眼神看了看不远处亮着灯的窗户,

“那于厨子也在里面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在,应该已经躺下睡了。”小陈老实的回答,这一会儿,她倒是显得蛮乖巧的,

王宝玉看了看四周,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一张钱,塞进小陈的手里,吩咐道:“小陈,你悄悄去告诉迟主任,就说王宝玉领着人在屋后等他,干得好的话,下次还有赏。”

小陈摸出手里是一百块钱,心中立刻高兴了起來,脸上也露出了些笑容,说道:“我这就去,你们别乱动。”

小陈从后门进了兴隆饭店,王宝玉一行人,躲在厕所附近的黑影里,过了沒几分钟,只见迟立财披着大衣,左顾右盼的走了过來,

王宝玉连忙上前一步,小声对迟立财喊道:“迟叔,我在这儿呢。”

“宝玉,你这么晚了,领人钻进后院來干啥啊。”迟立财小心的问道,一边还紧张的看着王宝玉身后的人,

“前门有便衣监视着,只能走后门了。”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,

迟立财一愣,多少也有些懊恼,看样子自己也被监视了,因此不安的说道:“这可完了,要是把我给供出去,恐怕这计生主任是干不长了,只能回家种苞米去了。”

蒋春林插嘴道:“能去种地倒好了,只怕沒那么容易,中毒事件还沒平息呢,你就和有问題的饭店來往密切,不抓你进局子审查就是好事儿。” 迟立财这才看见蒋春林,他们之间也熟识,

迟立财彻底慌了,问道:“宝玉,这可咋办,你可得替迟叔想想办法。”

王宝玉轻松的说道:“迟叔,你不用着急,待会和我们一起从后门溜走就是了,回去了尽量弄点不在这里的证据,万一有调查的,你就说自己早就吃完饭走了,而你确实也在自己被窝里睡大觉,他们也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就看花了眼。”

迟立财连忙点点头,又不解的问道:“宝玉,究竟有啥事儿非要晚上來。”

“当然有非常重要的事情,跟你我的关系都很大,我们进屋找一间肃静的地儿,好好谈一谈。”王宝玉很严肃的说道,

“他们不会闹事儿吧。”迟立财谨慎的看着那几个保镖,小心的问道,

“怎么会呢,他们现在都听我的。”王宝玉说道,

蒋春林也凑过來说道:“老迟,你放心,我还在这里呢。”迟立财终于放下心來,领着这伙人小心翼翼的沿着后门进了饭店,

大家都尽量不弄出声响,迟立财先进去安排了下,这才领着大家,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包房坐好,饭店里的服务员,已经被老板娘翠花集中到另外一间房里,所以,王宝玉这些人进來,简直堪称神不知鬼不觉,

王宝玉跟蒋春林坐下后,四个保镖立刻规矩的站在了身后,迟立财对面坐下,不解的问道:“宝玉,究竟是什么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