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17 冷水运督

第一卷 乡村风云 317 冷水运督

迟立财说着,忍不住看了看蒋春林和四个保镖,王宝玉明白了他的心里,于是扭头对身后的保镖们厉声说道:“你们几个,今天的事情,谁要敢说出去,四哥出来就把他大卸八块!”

戴墨镜的保镖们显然跟着侯四没少经历这种场合,一起哈腰说道:“听从宝二爷安排,绝不泄露一个字。”

“老迟,你不用担心我,我跟宝玉是铁杆兄弟。”蒋春林正羡慕的看着王宝玉耍威风,突然看到迟立财又把目光停在自己身上,连忙回过神来颇为自豪的说道。

看迟立财放下心来,王宝玉说道:“迟叔,今天我们来,就是想问问于厨子,为什么要做伪证,陷害候总?”

迟立财脸色大变,不敢相信的问道:“你说什么?于厨子做伪证?他平时老实巴交的,也没什么仇家,怎么干出这事儿,那可是犯法的!”

“千真万确!”王宝玉十分肯定的说道,“迟叔,你想想看,这事儿上,于厨子咬了四爷一口,就等于兴隆饭店和四爷结下了梁子。即使候四爷真的被抓了进去,他的手下成千上百的,十年八年的余威也消退不了,你说你的兴隆饭店还能开下去吗?我想,你的投资肯定要全部打了水漂。”

迟立财一听,脸上露出了愤怒之情,说道:“他娘的于厨子,他自己下药,还要赖侯四爷,简直该死,老子这就去把他叫来。”

“迟叔,不要惊动了大家,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于厨子下的毒,他也许有难言之隐。”王宝玉劝慰道。

“他娘的,有啥隐也不行,中午一回来就躺那睡觉,还以为自己是大爷呢!老子要有枪,一枪就毙了他!”迟立财依旧怒气未消的说道。

就在迟立财出去找于厨子的空,蒋春林适时提醒说道:“兄弟,一会儿丁厨子来了,尽量不要用武力,留下了伤,可就犯错误了。”

“这个大哥放心,我不会做这种鲁莽之事的。”王宝玉很是平静的说道,但这份平静的背后,确实风雨欲来,王宝玉明白,这一次对于厨子的问话,某种程度上就是变相的审问,他,将真正跟黑道扯上了关系。

没过多久,就见迟立财强拉着蔫头耷脑,胖乎乎的于厨子走了进来。于厨子没睁眼睛,脸色通红,一进屋就不停打哈欠,一副疲惫到极点的样子,胖胖的身躯好像支撑不住,一下子就重重落在了椅子上,木椅子发出了咯吱的声响。

王宝玉端正了下上身,开口问道:“你就是于厨子?”

然而于厨子却没有说话,正当大家纳闷的时候,更可恶的事情发生了,于厨子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,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屋里还有六七个人。

王宝玉有些恼火,骂道:“这个狗日的,好像八辈子没睡过觉,比猪还能睡!”几个保镖见王宝玉动了气,立刻撸起袖子就走了过去。

“等等!”王宝玉急呼道,自己骂归骂,但他还是发现了于厨子

的异样,他走上前,翻起于厨子的眼皮看了看,又用手指探了探他的脉搏。

然后王宝玉对身边的一个保镖吩咐道:“你,去弄一盆凉水。”

保镖应了一声,立刻跑了出去,很快就端来了一大盆凉水,迟立财紧张的问道:“宝玉,你想干啥?”

蒋春林也不由提醒道:“宝玉,这世上啥人都有,大哥教你些法子治他们。你可千万别上火,玩大发了啊!”

大家都认为,王宝玉要对于厨子使用“凉水浇头”的方法,让他彻底清醒过来。只听王宝玉对保镖说道:“你过去,沿着他的后脖领子,将这盆凉水沿着他的脊柱慢慢的往下倒。”

蒋春林对王宝玉的这个玩法感到很新奇,忍不住问道:“兄弟,这浇脊柱有什么说道?”

“他现在已经心火炽盛,命在旦夕,必须用冷水消火。但要注意方法,如果浇头,会让冰寒之气和心火汇聚在头顶,他的命就完了。而顺着督脉浇下冷水,则可以引导心火沿着督脉运行,在大椎穴泻出。”王宝玉详细解释道。

王宝玉的说法,并不是妄谈,他确实在干爹的一本医书上,看过于厨子这种表现是一种病态,并且想起了这个特殊的处理方法。书中将“冷水运督”其归纳到奇绝验方中,全称为“八卦运坎水交离火通三关。”

蒋春林听的是云里雾里,脸上只剩下傻笑。那边,保镖小心的将凉水沿着于厨子的后脖颈,慢慢的向下倒去。这招果然奏效,水一浇上去,立刻看见于厨子浑身不停的颤抖起来,脸上的火红之色也渐渐退去。

见此情形,王宝玉连忙让保镖停下手中的动作,忽然,只听于厨子发出“哎呀”的一声大喊,猛然睁开了圆溜溜的眼睛。

于厨子一副大梦方醒的样子,很茫然的看着屋子里的人,忽然嘻嘻笑道:“刚才我跟着师父过火焰山,遇到了铁扇公主,长得可真美。”

“老于,别做梦了,要不是王主任来,你就真的融化在火焰山里了。”迟立财忍不住呵斥道。

“你这猴崽子为何还不快去借芭蕉扇来!”于厨子瞪着眼睛对迟立财喊道。

啪的一声,迟立财一掌打在了于厨子脑门上,骂道:“你他娘的醒醒吧!真是个猪头!”

于厨子捂住脑袋,带着哭腔喊道:“你这该死的弼马温!我找师父去!”

王宝玉看得有些不耐烦,给身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,保镖立刻会意的走过去,揪住于厨子的衣领,扬起巴掌,啪啪就是响亮的两下。

这两巴掌倒是管用,于厨子的眼神逐渐明朗起来,他使劲晃了晃脑袋,又转头在保镖的冷水盆里掬水洗了把脸,这才彻底清醒了。

“你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于厨子捂着火辣辣的脸不解的问道,当他看到王宝玉身后站着的戴黑墨镜的保镖,似乎有点明白过味来,脸上立刻露出惊恐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