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18 绝杀逼供

318 绝杀逼供

“于厨子,你不用怕,我就是想问问你,为什么要陷害候总。”王宝玉缓缓的说道,一字一顿,听到于厨子耳朵里格外清晰,

于厨子求救一般的看了看迟立财,迟立财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让你说你就说,王主任刚刚可是救了你的命呢。”

“这……”于厨子抓耳挠腮墨迹了半天,竟然梗着脖说道:“候总一点零八分的时候,进厨房里看了看甲鱼汤炖好沒有,我刚好肚子疼去厕所,回來时候他已经走了。”

沒等王宝玉发话,几个保镖立刻捋胳膊挽袖子,瞪起了眼睛,一脸怒火的就要向于厨子冲过去,

王宝玉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,这时,蒋春林使劲拍了一下桌子,瞪着眼睛说道:“于厨子,作伪证是老坐牢的,你懂不懂啊。”

于厨子摇了摇头,半天蹦出两个字:“不……懂……”

蒋春林气得差点歪倒后面去,猛的一下站起身來,举起拳头,冲着于厨子怒吼道:“你他娘的再不好好说话,老子今天就削死你。”

王宝玉拍了拍蒋春林,说道:“大哥,你一直劝兄弟不要乱來,自己咋先冲动起來了。”

“这个鳖犊子,真是气死老子了。”蒋春林气哼哼的坐下了,

迟立财点上烟,一边吐着烟雾一边说道:“老于,兴隆饭店这些年待你不薄,你现在的做法,是要整个毁了兴隆饭店,你把侯四给弄进去,咱这饭店肯定会三天两头的被人砸,还是关门大吉算了。”

迟立财的话,起到了一些效果,于厨子抽搐了一下鼻子,低头说道:“是我连累饭店,是我对不起翠花姐。”

“你既然知道这个道理,就把事情咋回事儿讲明白啊。”迟立财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,

于厨子低头沉默了半天,开口说道:“候总一点零八分的时候,进厨房里看了看甲鱼汤炖好沒有,我刚好肚子疼去厕所,回來时候他已经走了。”

迟立财差点将手里的烟头扔到于厨子的脸上,王宝玉听到于厨子的话,微微皱了皱眉头,两次说的话都一样,显然是别人教好了的,不管怎样,今晚一定要问出个结果,否则,一旦明天有人发现了这个事儿,那可就前功尽弃了,

“于厨子,看样子你是软硬不吃,打定主意要死扛到底了。”王宝玉冷声说道,

于厨子沒有搭茬,做出一副“死猪不怕开水烫”的姿态,还装模作样的打着哈欠,一副完全不在乎的姿态,

于厨子的这副样子,可是气坏了王宝玉身后的保镖们,他们一个个将拳头握得紧紧的,指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只等着“宝二爷”的一声令下,

王宝玉冲着于厨子笑了笑,说道:“我知道你有说不出的苦衷,但不管因为什么,都不能陷害别人,一点零八分,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,候总的身边跟着一个女人,你还记得是啥模样吗。”

于厨子嘿嘿笑道:“记得,跟铁扇公主一样漂亮。”

王宝玉真想上去把于厨子打个稀巴烂,这狗日的,分明是装傻充愣,既然你不仁,休怪我不义,王宝玉冲着几个保镖抬了抬下巴,几个人立刻会意的向于厨子走去,

蒋春林小声对王宝玉说道:“吓唬吓唬就行,千万不能有伤。”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大哥放心,他们都有分寸。”

于厨子看着几个彪形大汉冲着自己走了过來,大声喊道:“迟主任,救命啊。”

迟立财气急败坏的骂道:“你个滚刀肉,有什么话直说了就是了,何苦受这个罪。”

其中一个保镖走向于厨子,伸拳就打在了于厨子腹部,于厨子立刻疼的蹲在了地上,哎呦哎呦的直叫唤,

那保镖拎起于厨子的衣领,厉声问道:“快说,再不说,老子宰了你。”

于厨子索性闭上眼,大声嚷嚷道:“候总一点零八分的时候,进厨房里看了看甲鱼汤炖好沒有,我刚好肚子疼……”

几个保镖听到这立刻就恼了,操,我让你肚子疼,几个人抬脚就往于厨子肚子上踹了过去,疼的于厨子在地上打滚,杀猪般的吼叫,

蒋春林担心的看看窗外,说道:“兄弟,要是让外头听到点动静,就该咱们肚子疼了。”

王宝玉皱着眉头,只得让几个人停手,于厨子抹了抹嘴角的血丝,扶着椅子又站了起來,冷喜淡笑的说道:“你们想严刑逼供,我偏不让你们得逞。”

听到这话,在场的沒有不想把于厨子打个稀巴烂的,王宝玉皱着眉头叹了口气,心想,大半夜的吃这哑巴亏,这是哪跟哪啊,要是自己不往镇里來,老实的在老家过日子,这功夫肯定搂着媳妇睡觉呢,

想到这,王宝玉突然有了灵感,忍不住偷乐了,他打开随身的夹包,悄悄摸出了一个黑色圆形的东西,对身后的四个保镖命令道:“过去把他绑了,扒开他的嘴巴,老子要尿尿。”

于厨子一听,有点慌了神,站起身來就要往外冲,几个保镖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,几步就冲上前去,按住了于厨子,其中一个保镖抽出了裤腰带,将于厨子反背着双手,绑在木椅子上,

一看王宝玉要玩真的,迟立财有些慌张的小声问道:“宝玉,这样干能行吗,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。”

蒋春林也拉了王宝玉一把,小声说道:“兄弟,不是大哥吓唬你,真要弄出点事儿來,到时候大哥也保不了你的。”

“放心,我有分寸的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,

王宝玉一下子跳到了餐桌上,几步就來到了于厨子的跟前,此刻的于厨子正瞪着惊恐的眼睛,嘴巴被两个保镖用手上下扒开,说不出话來,只能发出呜呜的抗议声,

“有三颗龋齿,牙齿很黄。”王宝玉用手指在于厨子的嘴里划拉着,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,将手中藏好的东西,一下子推到了于厨子的嗓子眼,

于厨子拼命晃动着身子,但还是不经意咽了一口唾沫,喉结蠕动了一下,将那个东西咽了下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