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19 招供

319 招供

王宝玉冲着于厨子嘿嘿笑道:“狗日的,今天你可是赚了大便宜,老子的尿比童子尿还珍贵,赏赐给你解解渴吧,还能壮阳呢。”

说着,王宝玉解开裤带,掏出了家伙,对着于厨子的嘴巴就开始尿,立刻,一股滚烫的尿液刚好碰到于厨子的嘴巴,于厨子一个躲闪不及,咕咚咽了一大口,噎得直瞪眼珠子,

蒋春林这时已经探过身,伸手拉住了王宝玉衣服,口中说道:“兄弟,你还玩真的,听大哥一句,不能这么干。”

“狗日的,看在蒋所长的面子,就放过你这一次。”王宝玉坏笑着顺着蒋春林动作,提起了裤子,几个保镖连忙给王宝玉搬好凳子,又端过來水,他们发现自己的这个主子做起事儿來比侯四还狠,还是小心伺候的好,

王宝玉优哉游哉的喝了口水,其实他并不想搞撒尿这一类的小把戏,只是不想让人发现他给于厨子嘴里塞东西,这就叫做声东击西,

那王宝玉给于厨子服用的究竟是什么呢,正是很久不用的春哥丸,相信过不了多久,于厨子就会欲-火焚身,老老实实交代问題了,

“白瞎了老子一粒春哥丸,便宜了这个胖猪。”王宝玉心中暗骂了一句,挥手示意保镖放开于厨子的嘴巴,但于厨子整个人依旧背着手,绑在木椅子上,

于厨子使劲吐着嘴巴,口中骂道:“王宝玉,我日你八辈祖宗,你给我吃了什么。”

“你应该感谢我才对,老子先是救了你的命,现在又让你喝了我的壮阳尿,多少人求都求不來呢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几个保镖也跟着笑了起來,

迟立财笑不起來,王宝玉现在折磨的,毕竟是他的人,但此刻的他也明白,王宝玉已经不是当年东风村那个无所事事的二流子了,即使行政职务也是和他平起平坐,何况背后还有这么强大的势力,王宝玉想做什么,他肯定阻止不了,

蒋春林也是个跟班的主,这会倒是看热闹的心更多了些,咧着嘴傻乎乎的一个人偷乐,

“你个天煞的王宝玉,从骨头坏到心了,老天咋不雷劈了你,你这样对待我,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的。”于厨子愤愤的大骂道,

“老天爷对我咋样那是我和他的事儿,老子今天來可不是听你放一个字的,老子要知道整个前因后果,你,去给于厨子也倒杯水润润嗓子,好有劲骂我。”王宝玉慢悠悠的说道,只是身后的保镖谁真敢给于厨子倒水,只是笔挺的站着等着于厨子,

于厨子骂了好一会儿,见沒有什么效果,索性又闭上眼睛,再次摆出一副爱咋咋地的姿态,王宝玉也不着急,拿出烟來,挨个发烟,边抽烟边聊天,仿佛已经忘了于厨子,

大家不明白王宝玉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,但也沒有多问,毕竟王宝玉才是这里的老大,半个小时过后,始终闭着眼睛的于厨子,脸上再次开始发红,厚嘴唇微微张开,似乎是呼吸不畅,

“大哥,那天咱们去县城,你有沒有注意到一个女医生,奶-子真大,走起路來颤微微的。”王宝玉嬉笑着问蒋春林,

“大哥那天光忙活了,还真沒注意。”蒋春林不无遗憾的说道,

“那女医生的屁股也大,一走路扭來扭去的,实在太诱人了,听说她还是男科的医生呢。”王宝玉神秘的说道,

“我这前列腺好像有点问題,改天要去好好检查一下。”蒋春林信以为真,对女医生充满了向往,

“哈哈,要是能见到这女医生,就是病一次也心甘啊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着,

王宝玉说这些香艳的东西,无非就是想刺激于厨子,果然,于厨子把持不住,嘴里大喊道:“快解开我,我受不了了。”

“就是绑了你的手,我们又沒打你,怎么就受不了了,孬种。”王宝玉轻蔑的嘲笑道,

“我下面的东西涨的厉害,好像要炸了。”于厨子满头大汗的说道,

“哈哈,告诉你我的尿能壮阳,这会你相信了吧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着说道,

一听于厨子这么说,蒋春林忍不住好奇的过去瞧了瞧,果然见于厨子的裤裆里支起了一个不小的帐篷,不由惊讶的说道:“这家伙还真行,这种场合下还能挺起來,佩服。”

“求求你们,快放开我,再不让我发泄一下,家伙一定会坏掉的。”于厨子哀求着说道,

“那你就老实说,为什么要诬陷侯四爷。”王宝玉趴在餐桌上,冲着于厨子吐了一口烟过去,

于厨子低头想了会儿,咬着牙说道:“候总一点零八分的时候,进厨房里看了看甲鱼汤炖好沒有。”

“你刚好肚子疼去厕所,回來时候他已经走了,是不是,我说于厨子,你也换个台词,我都会背了,你慢慢想啊,我们都不着急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倒也不急躁,翘着二郎腿又点了一支烟,

沒有多大会儿,于厨子就是满头大汗,全身挣扎着想要摆脱绳子,终于他苦苦哀求王宝玉道:“我说,我都说。”

全屋的人都为之一振,蒋春林上前一步,呵斥道:“快说,早干嘛去了。”

“我说,那天我根本沒看到候总,我跟候总沒怨沒仇的,我也不想陷害人家,可是在派出所里,我被赵所长领着人,打了一个晚上,又扒着眼皮不让闭眼睛,那真是不如死了的痛快,实在扛不住啊。”于厨子带着哭腔说道,

“你扛不住就顺口诬陷了侯总。”半天沒说话的迟立财忍不住问道,

“迟主任,不是我诬陷候总,是……”于厨子望着屋子里的人,欲言又止,

“是什么,快他娘的说。”蒋春林也趁机瞪着眼睛,拍着桌子问道,

“于厨子,你放心说,我绝对会保证你的安全。”王宝玉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,

“是赵所长让我这么说的,他还说保证我的安全,可是沒想到还是被你们抓到了,我怎么这么倒霉啊。”于厨子说完,一脸的沮丧之色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