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28 受虐狂

328 受虐狂

“求求你们别这样对我,以后,我可以每天给你们洗脚。”王静彻底的慌了,连声哀求道,还想出了一个交换的条件,

王宝玉坏笑着问道:“老子不缺洗脚的,倒是少一个舔-脚丫子的,你干不干。”只是令王宝玉沒有想到的是,王静红着脸想了会儿,竟然点点头,

“少他娘的废话了,你老实说说泻药到底让谁买走了,只要你说了,老子今晚就放你走,找他算账去。”王宝玉有些接不上话,于是粗着嗓子问道,

王宝玉有些不明白王静这浆糊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,苦甜都分不清,宁愿舔-脚丫子也不招供,说了多省事,自己看着都替她着急,

“快说。”几个保镖也一同吆喝着,

“这……”关键的时候,王静又卡壳了,她不知道该不该把赵磊说出來,吭哧了半天,还是沒说出來,

王静一再不老实交代,这让急性子的王宝玉,开始想要恼,他几步走上前,脱下裤子,背对着王静,将屁股放在离王静脸不到十公分的地方,

“他娘的,再不好好交代,就给老子舔腚眼子。”王宝玉恶狠狠的说道,

几个保镖面面相觑,偷偷撇了撇嘴,大概是觉得这个宝二爷的招数用在一个弱女子身上,也太过狠毒了些,

再说王静的鼻子里立刻传來了难闻的臭味,熏得她一阵干呕,差点吐出來,这也难怪,王宝玉这几天忙的是连轴转,晚上沾枕头就着,哪有精力洗澡,因此体味非常重,别说是王静,就连他自己都觉得难受,要不是救人心切,王宝玉这么爱干净的人,说啥也不会杀出这招來,

“臭娘们,快老实交代。”保镖们也跟着齐声喝道,

紧要关头,王静忽然想起赵磊说过的话,王宝玉跟侯四是一伙的,她似乎明白了王宝玉意图,只是一想到供出了赵磊,不但是赵磊,自己也要跟着坐牢的,也许咬紧牙关可保的太平,想到这里王静忽然坚强了起來,

“我不记得昨天买药的是谁了。”王静转过头去,口中强硬的说道,

“你说什么。”王静的话,让原本就有些“兽血沸腾”的王宝玉,变得疯狂起來,“把她的脑袋瓜子弄正了,老子要享受一下。”王宝玉冷声对保镖们命令道,

一个保镖立刻过來使劲将王静的脸给摆正了,王宝玉沒犹豫,一屁股就坐在了王静的脸上,

如果说刚才是飘过來的味道,现在就是实实在在的臭味,那人体上最肮脏的地方,就贴在王静的口鼻之间,熏得王静立刻眼泪就下來了,

“王宝玉,我……我跟你……沒完。”王静由恐惧变为了愤怒,发着狠,断断续续的说道,

“老子敢把你抓來,就不怕你,臭娘们,快舔,别让老子等烦了。”王宝玉厉声命令道,

王静只感觉保镖的两只大手,使劲按住了她的脸,让她无法动弹分毫,而王宝玉的屁股沟,就在她的口鼻之间蹭來蹭去,沾得她鼻子嘴巴都满是臭味,

“再不舔,老子就把你的舌头割下來喂狗。”王宝玉再次恐吓道,

一个保镖则顺势掏出手里的两把刀,在王静的耳边互碰着,发出刺耳的金属交接的声响,

要是沒了舌头,那可就是哑巴,这一招果然有效,王静彻底害怕了,王静张开嘴,伸出了小小的舌头,靠着脸部的感触,小心翼翼的舔着王宝玉最让人恶心的地方,

开始的时候,这种浓烈的气息,让王静几次都差点昏厥过去,她咬牙坚持着,为了活命,她明白,自己必须这么做,舔着舔着,王静忽然觉得,这种味道并不是那样的难闻,相反,却有一种让人冲动的感受,

王宝玉还是第一次被人舔这种地方,又痒又麻,有一种说不出的好受,舒服的他直想哼哼几声,只是当着这么多人,不能做这种丢脸的事儿,他只是撅着腚,板起脸,一幅静如止水的样子,心里却是心猿意马的无尽想象,

过了大约五分钟,王宝玉忽然感觉屁股下的王静,有了不同寻常的变化,由开始的敷衍了事,伸着舌头四处划拉,变成了很卖力的舔弄,而且从王静嘴里的微哼,这臭娘们还挺享受的,

“操,一个贱货。”其中一个保镖小声骂道,其他的也轻声笑了起來,

咦,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这让王宝玉不由升起了一股子严重的挫败感,本來是想惩罚她一下,沒想到却成了人家陶醉的对象,不成,老子不可以用屁股让她享受,王宝玉立刻提起了裤子,沒好气的对保镖们说道:“先放开她。”

几个保镖立刻笑着说是,王宝玉沒好气的恶狠狠骂道:“再笑先把你们的嘴缝上。”

保镖们不敢笑了,立刻松开了按着王静脑袋的手,王静则转头使劲吐着嘴里的口水,因为手绑着无法擦眼泪,可以看见她脸上两条清晰的泪痕,

“王静,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泻药的去处,你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。”王宝玉冷冷的说道,他已经感觉出,眼前的这个小娘们,并不那么好对付,

“说了我不但要丢工作,弄不好要去坐牢的,说不说都一样,倒霉我就认了。”王静一幅认命的架势,嘴角带出了一丝的冷笑,

王宝玉望着王静,回想着刚才的滋味,竟然一时有些回不过神來,只是现在不是动心思的时候,他使劲摇摇头,小声问道:“兄弟们,还有啥好办法。”

“吊起來,打她个皮开肉绽。”一个保镖小声的说道,

“这可不行,如果在她身上留下了明显的伤,我们会惹上麻烦的。”王宝玉不同意保镖的这个建议,之所以沒有对王静进行严刑拷打,就是怕在她的身上留下记号,要是能打不早就打了,

“嘿嘿,绑起來,使劲挠她脚心,也管用。”另一个保镖又出主意道,

王宝玉想了想还是摇摇头,皱着眉头说道:“到时候她又哭又笑的,老子可沒有心情去听,现在时间紧迫,还是快点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