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29 鞭打

329 鞭打

“宝二爷,那最好还是用打。用那种鞭子,别打狠了,身上就不会有伤的。”保镖指着墙边的一条流苏形状的皮鞭子说道。

王宝玉惊讶的看了看那鞭子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操,人才啊!有这好东西还不赶紧拿出来!今晚无论如何,也要让她老实的说出来!”

“是!兄弟们搭把手,把这个小娘们吊起来!”几个保镖说着立刻向王静走了过去。

保镖们听话地将王静从椅子上解开,在王静的拼命挣扎中,连拉带扯的将她带到两个木桩中间。保镖们显然对这套业务很熟悉,没用几分钟,就把王静大字型的绑在木桩上,整身体距地面足有一米高,这种伸腿伸胳膊的姿势,让人难免有些浮想翩翩。

王静吓得哇哇直叫,使劲挣扎却也动弹不了半分,折腾了几下也就蔫吧了。王宝玉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玩法,觉得非常新奇,也有些兴奋,忍不住站起身来,走了过去。

“王静,你就老老实实的说,到底谁在你那里拿走了泻药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王宝玉抬头对耷拉着脑袋的王静,狠声说道。

王静咬了咬嘴唇,没有说话,但是能够看到她的身躯在微微颤抖着,汗水也湿透了她的衣服。

“好!老子就看你能挺多久。”王宝玉冷冷的抛下这句话,坐回沙发上,对保镖们吩咐道:“把这个娘们的上身给我剥光了,小心,别弄坏了她的衣服。”

“宝二爷,这娘们也没个胸脯,没啥好看的。”一个保镖不解的问道。

“让你们干啥就快点儿,哪来的废话。”王宝玉不满的瞪了这个保镖一眼,保镖立刻识趣的不敢再说话了。

没过多久,王静便赤露着上半身出现在众人面前,果然没啥看头,皮肤还算是很白,只是没腰没胸的,看起来跟男人的区别不大,要说有点区别,就是胸前的两点,明显比男人大了一些。

“哈哈!这小娘们还挺白的,肉皮儿挺嫩。”一个保镖哈哈笑着说道。

“这胸脯好像都没有我的大,长得真是个性。”另一个保镖摸着鼓鼓的胸肌,嘿嘿笑道。

“你的大,可是不软。咋说这也是个娘们。”又有一个保镖胡言乱语的说道。

那个保镖点点头表示认可,说道:“也是,比起那些猛女来说,可能别有一番风味。”

哈哈,几个男人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了起来,王宝玉笑的最响,恶搞了对手的情人,心里着实还是出了口恶气。

**着上身,面前一群男人,任凭这些男人对自己指手画脚,百般羞辱,对于王静而言,今天更像是人生的世界末日。还好,自己被蒙着眼睛,看不到眼前的一切,就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梦吧!也许明天醒来,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王静没有张口大骂,而是用幻想安慰着自己。

等王宝玉笑够了,他伸出手,做了个停止的姿势,然后指了指那个特殊的皮鞭,又指了指王静。一个保镖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,不由一阵嘿嘿直笑,几步过去拿起皮鞭,举起来对着王静雪白的后背就打了上去。

王静没有提防,猛的这鞭过来,打在背上生疼生疼的,她不由一声冷哼,脸上立刻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子。这种流苏形的皮鞭子,打一下,就像是打了许多下,而且每一条鞭梢都很细,打在皮肤上,又痒又疼,难以忍受。

“轻点,别打出伤来!”王宝玉适时的叮嘱道,保镖拍着胸脯说道:“宝二爷,您就放一百个心吧,绝对不留下任何记号!”说着一鞭又挥了过去。

保镖在王静的后背上,一下接一下的打着,王静终于忍不住,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。王宝玉王静的声音不为所动,面无表情的看着保镖一下下打在王静的前胸和后背,很快,王静的皮肤就变得通红一片,果然,并没有留下伤痕。

王宝玉对着这种鞭子的设计很满意,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一时兴起,他又让一个保镖过去脱下王静的裤子,这下子王静可是真的慌了,连声哀求道:“王宝玉,我求求你,别脱我的裤子。”

一个保镖笑着说道:“都脱了一半了,还留半个干啥!”说着动手就去扯王静的衣服,王静急的哇哇大叫:“不要脱!不要脱!”

“脱了,看她裤子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?”王宝玉愣愣的命令道,心想,这王静的反应过于奇怪,好像极力掩饰着什么似的。

王静的裤子很快就被脱下来,露出了里面很土的一条四角白内裤,似乎穿过很多年,松松垮垮的搭在屁股上,惹得保镖们又是一阵狂笑,说道:“真是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啊!”

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哟呵!想不到这位弟兄还懂点文化呢!”

其中一个保镖答道:“强子可是个正规大学生,还是那个啥专业?就是专门写文章的那个专业毕业的呢!”王宝玉满意的点点头,仔细看了那个叫做强子的保镖一眼,别说,平时不在意,这个强子倒真是长得高高大大,一表人才,看起来颇有几分儒生的味道,如果不是跟了侯四,乍一瞧,还挺像正人君子!

但是目前王宝玉顾不上替别人相面,因为王静大腿根上的一个图案,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凑近了一看,竟然是一块纹身,纹得正是一个“磊”字。

王宝玉暗笑,这个娘们也是的,她跟赵磊的关系,自己早都知道了,根本不需要如此的隐瞒。他做了一个抽鞭子的手势,保镖立刻又将鞭子向王静的大腿上打去,这一鞭下去,连王宝玉都有些牙疼,谁不知道大腿上的嫩肉更加敏感?果然,王静不由的发出了几声无法忍受的闷哼,王宝玉感觉有些不忍,示意保镖下手的力道轻些,只要达到目的就行了。

但是很快,王宝玉就觉得不对劲,从王静痛苦的表情上,他发现还含着一丝的兴奋,仿佛王静正处在那种“痛并快乐着”的独特感受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