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30 耻辱纹身

330 耻辱纹身

他娘的,居然还真的有人喜欢挨打,真是天下之奇谈,王宝玉在心中一阵嘀咕,一时气恼之下,他上前几步,伸手将王静白色的四角内裤给一把扯了下來。

立刻,王静发出了一声尖叫,身体使劲的扭动了起來,王宝玉对她前面那团乱草毫无兴趣,当他绕到王静的后面,看到了王静扁平的屁股之时,一下子乐出声來。

见王宝玉一个人乐得正欢,保镖们也好奇的围拢了过來,当他们看清了王静腚蛋上的纹着四个字的时候,也都不由发出了一阵狂笑。

王静的腚蛋上,纹着的正是“我是婊-子”这四个字,虽然歪歪扭扭的,却非常的清晰,王宝玉这才明白,王静为什么对扒她的裤子如此的敏感,原來是这里藏着秘密。

王宝玉不由得感慨道:“真是爱好啥的都有啊,不过既然要纹身,也得找个专业的老师儿去干,这么歪七扭八的,还真不怎么好看!”

王静只能无奈的将头转向一侧,王宝玉的大脑却飞快的旋转了起來,看來这个王静还真不能对她用硬的,那样做的只是投其所好而已,也许目前可以考虑用软的了。

“你们都他娘的给我听明白了,这里发生的一切,都不许向外透漏一个字。”王宝玉冷冷的吩咐道。

“绝不对外泄露一个字。”保镖们齐声应道。

“给她穿好衣服,松开绑,你们都出去吧,我要和王静小姐,好好谈谈。”王宝玉对保镖们吩咐道。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保镖们都愣住了,不明白正在兴致头上,宝二爷为什么突然鸣锣收兵,但宝二爷的命令还是必须执行的,这一点他们都很清楚,于是立刻上前,七手八脚的给王静穿好了衣服,又从柱子上把王静放了下來,架到了木椅子上,这才转身离开。

王静被绑的太久了,这么一松开,身体就好似沒有骨头了一般,一下子就瘫在了椅子上,许久才有知觉。

另外保镖们也沒有走远,而是在门前不远处晃荡着,一旦听到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们会立刻进來帮助宝二爷,不能让宝二爷受到一点儿伤害。

王宝玉伸手将蒙在王静眼睛上的布条解开,缓步坐回沙发椅上,点起一支烟,漠然的看着惊魂未定的王静。

当王静看到了屋子里一切,还真是吓了一跳,凭着一种敏感,她知道,这里就是一个刑房,看着那些铁管、木棒,王静觉得自己受到的刑罚,还真是属于那种最轻的。

王静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脖子,除了有点微疼,并沒有任何损伤,只是周身被鞭子所打出的火热,依旧沒有褪去。

看着对面坐着的王宝玉,正用一种吓人的眼神看着自己,王静就觉得身上泛起了一丝的寒意,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,她咬了咬牙,说道:“王宝玉,你别痴心妄想了,我是不会说的!”

王宝玉呵呵笑着,说道:“不着急,咱们慢慢聊,说不定,就因为咱们是本家,老子我一高兴把你放了也未必!”

“你,真的要放过我吗。”王静又颤抖的声音,小心的问道。

“刚才打得你很享受吧,沒想到你还真是很贱,跟你的情人也玩过这种类似的游戏吧。”王宝玉轻挑着嘴角,不屑的反问道,王宝玉已经察觉,这种类似的折磨,已经不能让王静老老实实的交代问題,王静是一个有喜欢受虐倾向的女人。

一听王宝玉这么问,王静不由低下了头,脸也有点红了,她跟赵磊,确实玩过互虐的游戏,最常用的方式就是打脸打屁股,而且觉得非常的刺激,一次为了表达她对赵磊的忠诚,她同意让赵磊在她的大腿根,用针蘸着墨水,纹上了一个“磊”字,当时疼得她死去活來,当疼痛停止之后,王静竟然感受到了一种重生般的喜悦,还有那说不清的快感。

王静最后悔的一次,那就是赵磊玩嗨了,竟然拿针在她的屁股纹上了“我是**”这四个字,后來她照着镜子一看,气得差点就跟赵磊翻了脸,毕竟这几个字让人看见了,那是一种耻辱的象征。

“怎么不说话,哎,要是你家磊磊知道你为了他受了这么多苦,不知道会不会着急。”王宝玉试探着说道。

王静一愣,问道:“你都知道啦。”后來她低头想了想,不屑的说道:“你一定是看到了我的纹身,拿这个來诈我!”

王宝玉冷笑道:“上面是有一个磊字,但是好像沒有地方刻着赵吧!”

王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想试着辩驳几句,却又闭上了,因为她发现一切都已经在王宝玉的掌控之中了,自己多说也无用。

“王静,实话告诉你,我之所以把你抓來,就是因为我们手中有许多证据,证明了你联合赵磊,陷害了侯四爷。”王宝玉直截了当的说道,并且用眼睛直盯着王静的脸,观察着她的反应。

王静立刻躲开了王宝玉直射过來的目光,口中依然狡辩道:“我是和赵磊有交往,但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,你别想诬陷我们!”

“王静,我再次警告你,如果你不老老实实的说出來,即使我今天放了你,等候四爷出來了,不但你沒有好日子过,就连你的家人,也不会过一天消停日子,你仔细想清楚了,是一个未來并不定向的情人重要,还是家人重要。”王宝玉的话语很平静,但谁都能听出來,这就是一种威胁。

无论是谁,家人都是至关重要的,在某种程度上,高于一切,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王静从心里感到了害怕,忍不住哭了出來。

王宝玉觉得刚才的话有了效果,又接着说道:“王静,你应该明白,赵磊作为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,他根本保护不了你和你的家人,再者说,我也为你觉得不值,不管你信不信,赵磊跟兴隆饭店的一个小服务员,关系很密切,经常在一起胡搞,嘿嘿,他是绝对不会娶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