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31 水落石出

331 水落石出

当然,赵磊胡搞的事儿,是王宝玉瞎编的,如果不是因为李传宗挨打,王宝玉对于这个赵磊,根本就不关注,哪里会管他有没有什么情人一类的事儿。但是,怀疑男方的忠诚度向来是女性的必不可少的习惯,王宝玉觉得值得一试。

果然,王宝玉的却在王静身上起到了效果,王静终于大哭了起来,哭声很是凄惨,让人动容。

“我,我早就知道,他不是一个老实的人,可我还是……还是顺着他,他让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,我,我咋就那么傻呢!”王静一边大哭,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,既像是说给王宝玉听的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王宝玉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上前几步,轻轻搂住王静的肩头,柔声说道:“王静,不要哭了,如果你能迷途知返,那就回头是岸。像你这么衷情的女孩子,也应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。”

王宝玉的动作,让王静的哭声小了下来,她又抽泣了半天,终于不再哭了,她抬头看着王宝玉,说道:“可是好多事情已经回不了头了,说实话,我也常为赵磊烦恼,只是不知道如何去改变。”

王宝玉说道:“这改变的第一步就是无论结果如何,都要迈出步子去。如果只是想而不去做,那一辈子也改变不了。”

王静沉默了会儿,似乎觉得王宝玉说的有道理,良久她小声试探着说道:“如果我把事情都说了,不光是赵磊,我也要去坐牢的,谁能照顾我的家人?”

“王静,我知道你是无奈才参与其中的,你只有把事情讲清楚,我才能帮你想办法。就算你有个意外,我也会派人照顾你的父母的。”王宝玉此时的语气中,充满了关切,内心却有些激动,这一切迹象都表明,王静已经开始动摇了。

王静擦擦眼泪,抿了抿嘴唇,说道:“我很渴!能不能给我点水喝?”

王宝玉心中乐开了花,知道王静这一次是真的要说出实情了。王宝玉知道保镖们就守在门口,冲着外面大喊了一声:“拿一瓶饮料进来!”

门外立刻有人应了一声,没过三分钟,一个戴着黑头套,露着两个眼睛的保镖就跑了进来,将一瓶饮料交给王宝玉之后,转头就跑了。

保镖戴着头套,拿着饮料的的样子,显得很滑稽,王静也忍不住露出了点笑容。王宝玉将饮料打开,递给了王静,对她说道:“今天不好意思,让你受苦了。”

王静真的是渴坏了,可能是刚才的鞭打让她的身体有些缺水,她顾不上答话,对着嘴咕咚咚半瓶饮料就下了肚,这才露出了满足的表情,还打了一个小嗝。

在平静了片刻之后,王静终于将自己所知道关于“投毒事件”的一切,源源本本的全部都说了。

原来,就在侯四请客的那天中午,赵磊急匆匆的找到了医院药房的王静,让王静把医院里所有的泻药都给他,王静当时很不解,就问他要这么多泻药干什么?而且告诉他,泻药超过一定的量,必须有医生的处方,否则她没法交代。

赵磊跟王静的关系,是亲密情人,而他们两个又都是李传宗给安排的工作,因此赵磊就没有隐瞒的说李传宗刚才来电话说侯四请客,让赵磊想个办法整一整侯四,并且打比方说,哪怕能整的侯四跑肚拉稀也行。

李传宗挨打的事情,赵磊办事不利,始终查不到殴打李传宗的人,他觉得这一次正是立功的机会。听了赵磊的解释,王静觉得只不过是小小的打击报复,不牵扯人命,最终还是将几乎所有的泻药都给了赵磊,说起来,一个镇里的医院,原本进的也不多,这一次彻底的没了。

当天,赵磊被邀请去赴宴,他始终在寻找机会,但侯四的周围始终有几个保镖跟着,下手并不容易,他甚至在侯四的轿车前转悠了半天,想看看侯四平时车上有没有吃的东西,能够下点泻药,可是依然什么都发现。

眼瞅着宴请就要结束了,赵磊还是没有发现下手的机会。这时,他发现侯四带来的压轴大菜甲鱼汤正在小火熬制着,情急之下,赵磊便将下药的地方锁定在甲鱼汤上面。

赵磊趁着上厕所的机会,看到了厨房后面的窗户敞开着,便小心翼翼的接近过去,趁于厨子不备,从窗口将药倒进了炖着甲鱼的大锅里,并且还用勺子轻轻的搅拌了几下。

甲鱼汤浓浓的香味很快掩盖了泻药的药味,只是没想到,席间侯四竟然一口也没喝甲鱼汤,甚至连王宝玉也没喝,这让事后的赵磊感到非常的郁闷。

当几十名镇干部都跑肚拉稀的事情发生之后,程国栋立刻觉得这个事情太大,不能隐瞒,于是便给县里打了电话,大致说明了情况,县里立刻对这一起“群体中毒”事件,表示了高度重视,第二天便派了专案组下来。

赵磊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,心中也是慌乱,他接到县公安局的电话,要求他对兴隆饭店的所有人员进行控制,等待专案组的到来。

赵磊便趁着晚上,对于厨子进行了刑讯逼供,最终于厨子受不了,终于屈服了,便按照赵磊的意思,对侯四进行了诬陷。自然在“铁证”之下,侯四便被抓进了公安局。

王静断断续续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,当然,有些东西是王宝玉已经知道又结合上去的,于是这一起中毒事件的前因后果,终于清晰的呈现在王宝玉的面前。

王宝玉心中很是恼火,一是恼怒李传宗赵磊步步相逼,说起来,他们这次对付侯四归根结底还是和自己有着直接原因,因此救出侯四更是刻不容缓的事情。另外,王宝玉恼怒赵磊愚昧,只是为了报复一个人,竟然在全体人的汤食里下了泻药,丝毫不考虑后果,如此丧心病狂,怎能管理一方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