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48 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

348 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

娄树坤环顾四周,又开口问道:“诸位在座的领导还有沒有其他的事情,如果沒有,那咱们就散会。”

就在大家想要起身的时候,李传宗却突然咳嗽了两声,开口说话了:“各位专案组的领导,这件事儿发生在柳河镇,我作为镇长,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李传宗打着官腔,看似检讨,却带着几分不在意,他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赵磊做出了这种事情,是我们领导的失职,但是,本着培养干部,保护干部的原则,以及赵磊纯属一时糊涂,初犯的情况下,我代表镇政府,希望能够对赵磊进行从轻处理,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王宝玉的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來,他刚要起身发言,正好看见对面的程国栋给他使了一个眼色,便硬是把这口气给压了下去,

娄树坤皱了皱眉头,干笑了几声,说道:“李镇长对于下属真是一片苦心啊,这件事儿回去之后,我会跟检察院沟通的,该如何处罚,就得听法院的了。”

“法院也是在国家的领导下,我希望能够充分考虑我的意见。”李传宗的话语中带出了几分强硬的态势,

王宝玉一听就來气了,这个狗日的李传宗,到了这个时候,居然还敢公开袒护赵磊,如果赵磊真的沒事儿,自己这一番折腾岂不是都白费了,

李传宗的这几句话倒是奏效,娄树坤竟然有些语噎了,看來是又有些动摇,操,不能让这群狗日的得逞,王宝玉一时气恼,又犯了冲动的毛病,顾不上程国栋的暗示,腾的一下站起身來,大声说道:“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,我代表这些拉肚子窜稀的全体干部们,要求严惩赵磊这个害群之马。”

在座也不乏因为喝了甲鱼汤而进医院洗肠子的人,不由自主的跟着点了点头,但王宝玉和王一夫比起來,简直就是大象和耗子,基本沒有可比性,于是娄树坤也转换了先前和气的态度,冷冷的说道:“王主任,谁允许你代表全体干部了,不要认为你提供了些证据,就可以在这里撒野,我们不追究你越权调查赵磊事件,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了。”

“那我倒是反过來该感谢你们了。”王宝玉一阵冷笑,“协助公安机关办案,积极提供有效线索,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,怎么到了你那里就成了越权了。”

王宝玉的话,让娄树坤很是尴尬,张了张嘴,沒想出來该怎么说王宝玉,就在这时,程国栋突然对王宝玉开口说道:“王主任,不要搅扰会场,有事可以私下跟领导们沟通。”

虽然王宝玉一肚子的火,但是对于程国栋的意见,还是必须要尊重的,他气呼呼的坐下來,低着头点上了一支烟,自顾自的抽了起來,

“小王主任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,年少气盛,缺少经验,诸位领导也不要见怪。”李传宗突然皮笑肉不笑的替王宝玉打着圆场,王宝玉却觉得这些话语分为的刺耳,年少气盛,缺少经验,他娘的分明是瞧不起老子,

娄树坤也冷喜淡笑的说道:“怎么会呢,这种有闯进的干部就该受到表彰嘛,只是凡事过犹不及,闯过头了,就蹿到外面去了。”

他娘的,老子又不是耗子,怎么还蹿呢,王宝玉还沒有來及开口反击,程国栋就连忙张罗着散会了,

案件通报会不欢而散,专案组的人员沒有在这里吃饭,饿着肚子开车离开了,王宝玉刚要回办公室,就被程国栋叫了过去,

“宝玉,你说话怎么就不经过脑子,这么容易冲动,官场之上,如履薄冰,你这样会埋下隐患的。”一进屋,程国栋就对王宝玉劈头盖脸的一通训,

王宝玉刚才已经后悔了,不管咋说,也不应该在会场这种公共场合,跟领导对着干,他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程书记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可是那个狗日的李传宗也太气人了,我一时沒压住火。”

程国栋紧锁着眉头,说道:“宝玉,你犯这样的错误不是一次两次了,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儿的,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,你如果连自己都沒法克服的话,那就不要指望能说服别人。”

“程书记,您说的对,我头一次经历这么大的事儿,又沒什么经验,早就自乱了阵脚,哎,总是给您添麻烦,我很过意不去。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,虽然他不是特别欣赏程国栋这种深藏不露的处世方式,但为了程雪曼,自己也要在他面前低一等,

“坐下吧,你也是最近太忙,累糊涂了。”一听王宝玉说得诚恳,程国栋的气明显消了不少,脸色也渐渐多云转晴了,

王宝玉坐下后,程国栋起身,亲自给王宝玉泡了一杯茶,只是不知道这叫不叫“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。”

“宝玉,你刚來镇里时间不长,这官场上的事情你还不太懂。”程国栋再次语重心长的说道,

“程书记,我只是想好好为老百姓干点事儿,沒想到竟然惹來这么多的麻烦,还总连累您,唉,也许我不太适合做官吧,早知道这样,当初我就不该到镇里來。”王宝玉叹了口气,心中郁闷的还真有些想打退堂鼓,当官这么麻烦,还真不如干点儿别的,

“也不能这么说,事实上,如果都是你这样的好干部,咱们柳河镇就不愁发展的问題。”程国栋安慰着王宝玉,“其实,为官之道无非就是审时度势,量力而行,有句古话说得好,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,有些事情,不要过于认真,要懂得迂回。”

王宝玉觉得程国栋的话,很有道理,跟昨晚迟立财说的“难得糊涂”像是异曲同工,不由的认真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多谢程书记的指导,我会记住这两句话的。”

但是王宝玉也感觉的出來,程国栋把自己叫到这里來,绝对不是仅仅上堂教育课那么简单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