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49 靠山

349 靠山

“刚才在会场上,李传宗之所以这么嚣张,就是因为市政法委书记王一夫的电话。”果然,程国栋稍显犹豫,还是说出了实情,

“程书记,莫非这个王一夫就是李传宗在市里的靠山。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,

“以前我就听说李传宗在市领导里有关系,只是沒想到这个老家伙,竟然靠上了这么大的领导。”程国栋的语气中带着些意外,还有些羡慕和嫉妒,

市政法委书记,这官已经大到孙县长都必须点头哈腰的地步,怪不得李传宗敢对专案组提条件,王宝玉也有些后悔,悔不该在会场上吵吵嚷嚷,失了分寸,

也是最近这接二连三的事情给闹的,王宝玉觉得自己失去了曾经的小聪明,或者称作圆滑的东西,变得锋芒太露,这样下去,受伤的一定是自己,看來以前想问題还是太简单了,总以为一个敌人就是一个敌人,殊不知,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很大的关系圈子,

看王宝玉半天沒有说话,程国栋再次安慰道:“宝玉,虽然李传宗有这样一个大靠山,不过你也不用怕,一是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了,想往上爬也沒机会,再者说,靠山再大,也必须接受上级领导的管理,只要你干出工作成绩,县领导满意,他也不敢把你怎么样。”

王宝玉郑重的点了点头,表示不再纠缠在这些事情上,回归正常的工作轨道上來,把该抓的项目一定要抓好,

离开程国栋那里,王宝玉觉得心情好了很多,既然事情已经有了结果,他便放心大胆的去了兴隆饭店,点了两个菜,坐在大厅里大吃了起來,

这时,叶连香走进了兴隆饭店,好像是沒吃饭,一看是王宝玉,顿时眉开眼笑,立刻毫不犹豫的坐在王宝玉的身边,咯咯笑道:“宝玉,怪不得这几天沒见你,沒想到你去做大事儿了。”

“做啥大事儿,还不是惹了一身骚,你可倒好,我不來,你也不上班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,

“女人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嘛。”叶连香晃荡着腿,找着借口,“再说你姐这点儿本事,你不來,我來也干不了啥啊。”

王宝玉白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不会就是跟着我來蹭吃蹭喝的吧。”

叶连香咯咯的笑着说道:“宝玉,这点你可是冤枉死姐了,咱俩是心有灵犀一点通,不管你去了哪,姐一闻就知道。”

“嘿嘿,属狗的。”王宝玉一边笑骂着,一边叫服务员添了一双碗筷,让叶连香跟着一块吃,同时开玩笑道:“叶姐,还敢吃这里的饭菜。”

“嘿嘿,真相大白,当然就不怕了。”叶连香嘿嘿笑得有点尴尬,她这几天确实沒敢來兴隆饭店,

“那就多吃点,不够再点菜。”王宝玉对于现在的叶连香,表现的还是非常的友好,不止是因为两个人偶尔在她家小聚,还因为,叶连香对自己很忠诚,

“够吃,我要减肥,瞧我,瘦了不少吧。”叶连香故意缩了缩肚皮,看起來腰确实细了一些,

“看样子泻药对于减肥的帮助很大,你应该感谢赵磊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别提那个傻逼,老娘被灌肠的时候,难受死了。”叶连香开口骂道,突然又咯咯笑了,“还好,我的宝玉弟弟,替姐出了气,我听说了,你刚才大闹会场,真是个纯爷们。”

“别提了,人都让我得罪了。”王宝玉很懊恼的说道,不停的摇头,显得很后悔,

“呵呵,看样子我弟弟是受伤了。”叶连香笑道,突然很暧昧的小声说道:“晚上去姐那里住吧,让姐好好安慰安慰你。”

“好。”王宝玉答应了,这些天太累,他还真想找一个柔软的怀抱,好好睡上一觉,

“食宿费就不用出了,今天中午这顿饭就算是顶了。”叶连香说着,夹了一块排骨,放到嘴里,嚼了起來,

王宝玉调侃她道:“还说自己要减肥,光挑那好的吃,不知道弟弟我好几顿都沒正经吃饭了。”

叶连香一边嚼着肉,一边笑着说道:“嘻嘻,你看姐一馋就忘了你了,來,姐嚼碎了喂你。”说着伸着嘴巴就往王宝玉这边凑,王宝玉连忙闪开,大笑着骂道:“恶心死了,跟屎似的。”

叶连香立刻恼怒的使劲捶了王宝玉一拳,两个人有说有笑的,这顿饭倒是吃得十分开心,

午饭过后,王宝玉刚到办公室,就接到了侯四的电话,能够听出來,侯四对于王宝玉为他洗清了冤情,很是感激,一再说沒有认错了这个兄弟,并且邀请王宝玉去恒通宾馆,他要好好招待王宝玉,

王宝玉客气的推辞了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实在是太累,他问侯四什么时候正式开始地栽木耳的项目,侯四说马上就开始,明天就派冯春玲过去,租好办公室,分公司立马开张,

王宝玉提出,往乡下跑需要一辆车,侯四立刻说派自己的轿子过去,王宝玉客气的说不用,那辆面包车加上强子就可以了,侯四自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,

“兄弟啊,如果不是你,哥这辈子就毁了,我,哎,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”电话那头的侯四显然情绪很激动,

王宝玉安慰他道:“四哥,兄弟之间沒有什么谢不谢的,说不定弟弟以后还得仰仗四哥罩着呢,咱一家人不说那两家话。”

“好,一家人,哈哈,兄弟,从今天起,四哥所有的一切都有你的一半。”侯四豪爽的说道,

王宝玉连忙推辞道:“那可不行,四哥外头要是搞上五六个嫂子再分给我一半儿,兄弟我这身板骨可吃不消。”

侯四先是一愣,随后大笑了起來,说道:“兄弟,以后但凡用车用人用钱的事儿,只管言语一声,咱们还是先把事业搞起來才是正理。”

这是王宝玉最希望听到的话,干事情就要有干事情的态度,同时心中不免暗想,如果侯四当初不请柳河镇的这些官员,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是是非非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