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50 梦魇

350 梦魇

眼看离过年不到一个月了,菌种培育必须马上开始进行,王宝玉早就想好了,还是调钢蛋过來负责此事,毕竟这么大的项目还是有个自己人比较踏实,另外东风村那边,已经初具规模,找两个熟悉的人管着就行了,

王宝玉给东风村村委会打了电话,接电话的是田富贵,如今王宝玉的身份不同了,田富贵当然不能再用以前的口吻和他说话,极尽谄媚之能,

王宝玉先是装模作样的问了问村里的情况,又问了问田英最近在大学的情况,最后才说麻烦田富贵通知钢蛋,收拾行李,明天到镇政府來找他,

一切安排妥当,王宝玉长长舒了一口气,转了一大圈,黑木耳种植的项目终于正式开展了,自己到现在才真正意义的放松了下來,

晚上,王宝玉如约悄悄來到叶连香的家里,叶连香高兴的弄好了饭菜,王宝玉吃得很开心,有一种到了家里的感觉,也许是跟叶连香接触久了,王宝玉觉得自己跟她很亲近,吃过晚饭之后,两个人就倒在了**,

探索后发现,叶连香还真是來了“大姨妈”,不过这倒是王宝玉希望的,省得她总是纠缠自己干那种事儿,目前,他只是希望能够拱在叶连香的胸前,享受那种温暖,好好的睡上一觉,

在叶连香的建议下,王宝玉脱光了衣服,叶连香也脱得只剩下小裤衩,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搂在一起,感受着彼此的体温,还不时相互爱抚着,

沒过多久,王宝玉就将头靠在叶连香的起伏的胸前,沉沉睡去,还发出了微微的鼾声,

搂着这样一个健壮的小男人,叶连香却久久难以入眠,她轻抚着王宝玉乌黑的头发,看着王宝玉越來有型的脸庞,不由一阵心潮起伏,喃喃自语道:“唉,像我这样的女人,怎么可以对他动心呢。”

任何一个女人的内心深处,都是异常柔软的,叶连香想到自己怀里的这个小男人,不知道哪天就会远离自己,可能再也不会见面,心中竟然一阵酸楚,两行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,

泪水划过叶连香的脸庞,不断滴落在王宝玉的头发上,缀在发丝上的泪珠,在床头灯的照耀下,分为清晰通透,像是清晨的露珠,

叶连香沒有想到,自己竟然也会发自内心的流泪,而且是为了一个自己绝不会真正得到的男人,她很想为自己的这种孤独大哭一场,但是怕吵醒了熟睡的小男人,还是拼命忍住了,

王宝玉睡得很香甜,这种温暖安全的感觉,让他好像回到了很小的时候,那时候,母亲刘玉玲就是这样拥着他,不管外面下着多么大的雨,还是刮着多大风,这里永远是最幸福的港湾,

恍惚之中,王宝玉看到年轻漂亮的母亲,走在在乡间的小路上,一边回头笑着,一边越走越远,天空布满了阴霾,他拼命的哭喊着让妈妈回來,可是母亲只是笑,越走越远,

就在孤独无助的时候,一个瘦弱的身躯轻轻拢住了他,将他抱起來,替他擦去了脸上的泪珠,王宝玉抬头看去,正是干妈林召娣,那样慈祥的笑容,仿佛在告诉王宝玉:“不要怕,你是我的孩子,永远的孩子。”

雨水飘落,王宝玉感觉到雨水打湿了自己的头发,也落在干妈林召娣的脸上,林召娣沒有擦脸上的雨水,而是抱着王宝玉往回走,就在这时,一个女人疯狂的冲了过來,伸手就去抢林召娣怀中的王宝玉,同时面目狰狞的喊道:“这是我的孩子,快还给我。”

林招娣大惊失色,双手死死护住王宝玉,喊道:“不要抢走我的孩子,不要抢走我的孩子。”王宝玉则是惊恐的抱紧干妈林招娣,却又目不转睛的望着那个女人,内心有一种奇怪的渴望,想要去拉住她的手,

“孩子,跟妈妈走。”那个女人撇开林招娣,一把抓住王宝玉,拉着他就跑,王宝玉回头看着摔在地上的干妈,拼命想挣脱女人的手,然而她却越握越紧,喊道:“孩子,妈妈永远都不会放弃你。”

王宝玉就这样从梦中惊醒了,下意识的摸了摸头顶,果然有雨水,他不由一下子坐了起來,这才看见熟睡的叶连香,脸上布满了泪痕,自己湿漉漉的头发,竟然是叶连香的泪水给打湿的,

“神经病,大半夜的哭个屁。”王宝玉小声骂道,靠在床头上,点起一支烟,叶连香听到了动静,睁了睁眼看看,把手臂放在王宝玉身上又睡着了,

“拿开,死沉死沉的。”王宝玉一把挥开叶连香的手臂,她也许这会睡得正香,这么大动静竟然沒有醒过來,

王宝玉吧嗒吧嗒抽着烟,回忆着刚才的梦境,一切仿佛就刚刚发生过一样,

这个梦有点儿诡异,一定是有什么预兆,因为梦境异常的清晰,这让他不由的疑神疑鬼起來,

自己梦境中有生母的影子对于王宝玉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,究竟是自己放不下她还是她良心未泯,真的对自己不离不弃,如果有一天遇到了生母刘玉玲,自己会原谅她吗,王宝玉不由的自问道,答案不言而喻,绝对不会,

一想到这些,王宝玉又觉得这个梦无所谓了,管她呢,反正自己只有一个妈,那就是林召娣,生恩不如养恩大,刘玉玲只生不养,当然比不上干妈对自己由始至终无微不至的关爱,

想到这,王宝玉倒是有些想念干妈做的红烧肉,还有那每天都烧得热乎乎的炕了,哪像现在吃不好睡不稳,不如在家踏实,可是自己走到了今天,还会放弃吗,亲情和前途之间到底孰轻孰重,

然而,这前途之中还有不为人知的感情在里面,那就是自己和程雪曼的千日之约,一晃时间就过去好几个月了,未來要走的路依然很长,

不知道到了几点,王宝玉想的有些头疼,于是掐灭了烟头,随手关了床头灯,再次拱到叶连香的怀里,再一次沉沉睡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