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75 高利贷

375 高利贷

“王主任,你要是能治好我的病,我就给你磕头。”褚秋果显然对这事儿非常在意,眼巴眼望的看着王宝玉说道,

不难解释,在农村这种地方,女人要是不下蛋,在家族中受冷眼那是难免的,褚秋果显然在这方面也是备受折磨,

褚秋果说着,就要给王宝玉跪下去,王宝玉当然不会如此的得寸进尺,毕竟褚秋果沒有得罪他,而且还是老张的相好,

王宝玉连忙扶住褚秋果,口中说道:“秋果姐,你这是干啥,我想想办法就是了。”

褚秋果可怜巴巴的说道:“王主任,不瞒你说,这些年,就为了要个孩子,我是跑断了腿,受够了罪,眼看着差不多年纪的,人家那孩子都有上中学的了,不用别人给我脸色看,我自己都觉得矮人一等,王主任,你可千万得帮扶我一把,要真能治好我的病,啥事儿都好说。”

王宝玉安慰她道:“看你面相,命里该是有后,只要平日记得多加调理身子,另外我再给你配点药,也许有些效果。”

褚秋果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立刻喜上心头,一边表示感谢,一边愤愤地说道:“王主任,不怕你笑话,就是因为我不生孩子的原因,家里那口子,最近几年都不碰我了,要不是碰到了老张,老娘还真是要旱死了。”

“女人沒情夫,活的不如猪,你这么做就对了。”老张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道,

“说啥呢,别得了便宜卖乖。”褚秋果显然不高兴老张的这个比喻,面现不快,

王宝玉呵呵一阵笑,从包里摸出了仅剩下的几粒春哥丸,将纸包有些不舍的递给褚秋果,说道:“这个药丸你每隔一个月吃上一粒,或许有效,能驱除体内的寒气。”

“是不是最好今晚就吃上一粒。”老张说道,王宝玉知道老张的心思,还不是想跟褚秋果再继续那桩美事儿,

王宝玉干咳了声,说道:“可以,不过也不用太着急。”说着给老张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不要这样,

而老张心里光惦记着给褚秋果驱寒了,哪里还顾得上看王宝玉的暗示,于是催促道:“早吃早好,明天再有旁的事儿,给忘了呢。”

“当然,如果愿意,今晚就可以开始吃。”王宝玉说道,

褚秋果哪里还想等,连忙打开纸包,拿出一粒,倒了杯白水,咬着牙就吃了下去,一旁老张闻着药味有些熟悉,他低头想了想,心中不由暗暗叫苦,这药不就是王宝玉给他吃的一样的嘛,

一个爷们家吃了壮阳倒是可以八面威风,而这娘们吃了这种药,胃口一旦变大了,还真怕自己这根老枪,攻占不了她的高地,

王宝玉此刻觉得有点困,想要起身离开,可是褚秋果却拉住了他,又把胖手伸了过來,意犹未尽的问道:“王主任,难得你能给我看一次相,就再看看,我这几年的财运咋样。”

王宝玉不好推辞,只好又坐了下來,仔细端详着褚秋果的胖手,心中却不高兴,这娘们大有得寸进尺的架势,就有了想吓唬一下她的念头,

王宝玉指着褚秋果食指中指缝隙间的一条醒目的红血丝,面色郑重的说道:“秋果姐,这条红线有问題,我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

“王主任,你就别瞒我了,是不是有啥不好的事儿。”褚秋果紧张的说道,

“这条线是官司线,秋果姐可能因为帮助别人而摊上官司。”王宝玉在那条红血丝上划了一下,立刻,红血丝显得更加醒目了,

“咋回事儿啊,因为啥。”褚秋果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,神情更是无比紧张,

“这条红线跟这里的岛纹相呼应,应该是经济上的问題,也就是说,会有人利用你拿了不该拿的钱,最后连累了你。”王宝玉指着褚秋果中指下面的一个岛形纹,十分确定的说道,

褚秋果一下子愣住了,口中不管不顾的骂道:“都是李传代这个孬种,听他哥的,弄了些假名字贷了许多钱,再出去放高贷,我就说不行,早晚会出事儿。”

褚秋果也是一时被王宝玉吓得发了懵,竟然连这样秘密的事情都说了出來,王宝玉心中不由一阵窃喜,当然是把这事儿牢牢记在了心里,心中暗骂道:“狗日的李传宗,倒是生财有道,不过既然被老子知道了,以后在为难老子,老子就拿这个对付他。”

老张也感觉很意外,紧张的说道:“秋果,你糊涂啊,咋有这么大的独主意。”

褚秋果不满的说道:“我也架不住他哥俩整天跟我磨叽啊,再说后來确实赚了点钱,我也就沒再管。”

“真是个败家老娘们,刀尖上的钱也敢赚,万一哪天被人告了,我可不去牢里给你送饭。”老张愤愤的说道,

“我不说谁知道啊,对了,王主任,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。”褚秋果缓过神來,才发现自己失言了,连忙慌张的希望王宝玉保密,

“秋果姐,啥话到了我这里,就是最后一站了,你尽管放心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是不是把这些钱拿回來就沒事儿了。”褚秋果紧张的问道,

“应该是吧,财去人安。”王宝玉说得很轻松,语气很像是一名智者,

“秋果,信用社也不光是你一个人,沒有不透风的墙的,还是小心为好,钱多少是多啊,有我在,也饿不着你。”老张也帮腔道,

“好吧,明天我就催着让他们把钱都拿回來。”褚秋果干脆的说道,

“狗日的李传宗,跟老子斗,准沒有好下场。”王宝玉心中很高兴,不管咋说,能够断了李传宗的一桩财路,就不枉自己今晚的一番折腾,

王宝玉打了几个哈欠,揉着眼睛说道:“大哥,秋果姐,沒别的事儿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再坐会儿呗,要不今晚就睡在这,你看这沒精打采的小模样,让姐看着怪心疼的。” 褚秋果眼睛微微眯缝着,伸手就往王宝玉脸上摸,

王宝玉看着她春波泛滥的眼神就明白了,褚秋果吃下的春哥丸,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,自己还是尽快闪人的好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