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76 窗外有人

376 窗外有人

“哪能老是打扰俩位呢,我换地方睡不好,还是回去吧。”王宝玉不由分说的就往外走,

“好,好。”褚秋果连声说道,既然留不住,这会儿在心里她还真盼望着王宝玉尽快走,因此就在此时,她忽然感觉小腹处涌起了一股热流,直冲下面,让她觉得下体无比空虚,很需要一个男人尽快來填补,

“兄弟慢走,明天大哥就把该分的钱给兄弟送过去。”老张也呵呵的笑着,将王宝玉一直送出了大门,

“不急,大哥今晚还是保重好身体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,他还想对老张叮嘱些什么,就听着褚秋果在屋里急着喊老张回去,王宝玉也就沒再停留,径自回去了,

可以想象,就在王宝玉走后,两个身体都着了火的男女,一定将是一场激烈的盘肠大战,第二天的老张,腿酥筋软,哈欠连天,心中还真有几分埋怨王宝玉,药性这么厉害的药丸能随便给人嘛,尤其不能随便给女人,

再说,王宝玉回到招待所,心情大好,脱了衣服就倒头大睡,睡梦中,他梦见李传宗被褚秋果黑着脸要钱,一幅愁眉苦脸的衰样,真是大快人心,不由在梦中都笑出了声,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就精神饱满的上班去了,要尽快处理一下手中的事情,因为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,要回家过年,顺便好好陪陪干爹干妈,离家久了,还真是非常想念他们,

王宝玉刚开始忙工作,老张就赶來了,给王宝玉拿來了今年的分成,果然是很讲信用,当然,老张埋怨王宝玉的话,还是咽到了肚子里,

王宝玉简单数了数老张拿來的钱,足有二十万,这笔钱还真不是小数,甚至有些出乎意料,这让王宝玉心中很高兴,

老张一再解释说这是一部分,大约是全部收入的百分之二十左右,因为明年要把农副产品收购站办的更大,所以擅自做主留了一些钱作为继续投资,

作为股东的王宝玉当然表示赞同,自己老是纠缠一些沒用的事情,对于农副产品收购站的事也沒有上多少心,能有这些分红已经很好了,而且他觉得老张拿來的钱正是时候,最近自己的手太大,现金也花的差不多了,

老张走后,王宝玉先是给住在厂子里的钢蛋打了个电话,让他过來一趟,钢蛋立刻马不停蹄的來了,王宝玉给了他五千块钱,让他多置办些年货带回家去,钢蛋立刻照办,喜滋滋的回东风村去了,

这功夫,王宝玉倒沒什么心思工作了,看着满抽屉的钱,还真有些激动,在这个年代,二十万可以买二百多头牛,在东风村盖七八个院子,甚至可以从市里给程雪曼买一套二百多平,并且可以天天洗澡的大房子,

当然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,钱还是要多多赚才好,目前的木耳种植看到眼里的又是一笔大钱,提到黑木耳,王宝玉突然想到了还在岗位上的冯春玲和强子,

沒有啥事儿,王宝玉前几天就打电话,想让冯春玲和强子也早回去准备过年,冯春玲说手头还有些工作沒处理完,过几天再走,而强子则听从王宝玉的安排,立刻回去侯四那里交差,

一想到分公司里只剩下冯春玲,王宝玉的心里就可是痒痒起來,去了一趟市里,沒跟程雪曼办成那事儿,总觉得心里憋着一股火,不行,今晚一定要去泻泻火,顺便好好疼爱一番冯春玲,毕竟冯春玲对于自己,也算得上有情有义了,

就在夜幕低垂的时候,王宝玉起身奔着分公司而去,怕冯春玲沒有吃饭,王宝玉还买了一些糕点和水果,顺便还给冯春玲买了一串亮晶晶的糖葫芦,女孩子嘛,都喜欢这些小零食,

敲开了冯春玲办公室的门,立刻感觉到一股暖洋洋的热气,看样子工人们把锅炉烧得还不错,只见迎面走來的冯春玲穿着一身笔挺的米色西装,还剪了一头的齐耳短发,完全沒有了宾馆员工的样子,相反,却带着一些职业女人的精明干练,

不知道是人改变了环境,还是环境改变了人,冯春玲的变化,让王宝玉觉得眼前一亮,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他放下手中的东西,一把抱住刚要坐下的冯春玲,在冯春玲的脸上使劲亲了起來,

“宝二爷,你急什么,这才几点。”冯春玲微微挣扎着说道,

经冯春玲的提醒,王宝玉也觉得自己急躁了些,毕竟是长夜漫漫,可以跟冯春玲尽情享受这个充满暖意的冬夜,一切还是细水长流的好,

王宝玉拉着冯春玲坐了下來,将糖葫芦递给了冯春玲,冯春玲柔情的看着王宝玉,轻咬着糖葫芦上面的白糖凝成的冰,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和满足,

“宝二爷,你也吃一个。”冯春玲咬下了糖葫芦上的山楂,将糖葫芦递过來说道,

王宝玉摇摇头,说道:“酸不拉几的,啥好吃的,我才不吃呢。”

“这个不酸,挺甜的。”冯春玲歪着脑袋说道,

“山楂不酸能叫山楂嘛,我才不信呢,不过被你这小嘴一咬就不一样了,你说是吧。”王宝玉一脸坏笑,挑逗着冯春玲,

“有本事你就來吃啊。”冯春玲听出了王宝玉的暧昧,眨着眼睛,嘴里咬着山楂,顽皮的说道,

“沒这本事还算是个男人吗。”王宝玉自信满满,再一次搂住了冯春玲,对着冯春玲的嘴巴就咬了上去,冯春玲咯咯笑着,左右躲闪,半推半就,微闭着嘴巴不肯放松,

王宝玉干脆双手齐下,一通**乱挠,冯春玲又痒又麻支撑不住,最终还是被王宝玉得了手,两个人各自咬了一半山楂,笑嘻嘻的吃了起來,

说起來,王宝玉的性情也有几分孩子气,他觉得这个吃法很有趣,拿过糖葫芦,就想跟冯春玲再吃一个,

就在这时,冯春玲突然从他腿上跳了下來,几步跑到窗子旁,向外看了半天,紧锁着眉头:“宝二爷,我总感觉外面好像有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