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83 啥是艺术

383 啥是艺术

想到这些,王宝玉就觉得这些书很亲切,连上面散发出的味道都显得好闻,不由得将书捧在手里,再次细细的翻开了起來,

回头再看这些书,显得有了不一样的感受,以前王宝玉沒啥经历,只能揣测书上所写的内容,对于一些关键性的话,还是模模糊糊的,不得究竟,但今天的王宝玉,先是经历了开展黑木耳项目的艰难,又参与侯四被抓的重大事件,思想上已经成熟了许多,对于书上写的内容,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,

这堆书里,还有诸葛春给他的几本书,一想到这个神秘的人物,不知道还在不在人世,王宝玉的心中就有了几分的感慨,人生真像是一场梦,到头來能有人记得,已经是不易了,看了一会儿《三国演义》,睡意袭來,王宝玉忘了关灯,就这样美美的睡着了,

第二天吃过早饭后,村长田富贵就匆匆赶來,说是要请王宝玉中午去家里吃饭,一想到田富贵曾经和马顺喜联合想害自己,逼走了红红,王宝玉就气不打一出來,很想上前打田富贵几个耳光,

王宝玉推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去,田富贵自然是一再热情邀请,就差跪下來磕头了,还说已经请了所有村干部,请王宝玉务必赏脸,

王宝玉虽不是铁石心肠之人,却也是爱憎分明,此时,他对田富贵是打心眼里厌恶,田富贵越是笑脸相迎,自己越觉得他内心肮脏险恶,自然更不想去参加饭局,

二人正在争执之时,干爹却认为村长相请那是很大的面子,不顾王宝玉的反对,一口替王宝玉答应了下來,说道:“他田叔,宝玉有你们照顾着是他的福气,中午这就过去。”田富贵这才满意的走了,

“爹,以后我的事儿你少管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倚在门边不高兴的说道,

贾正道沉默了会儿,说道:“咋了,出去几天,就不认得乡里人了,你看人家田村长说了多少好话,咋地也得给个面子。”

王宝玉见干爹有些不悦,连忙陪上笑脸,给干爹点上旱烟袋子递了过去,说道:“爹,好多事儿您都不知道,咋说呢,咱现在是出息了点,但也多少眼睛盯着呢,这整天凑到一起胡吃海喝,让领导看到了还以为拉帮结派呢,以后还不是儿子的难处。”

贾正道这才露出个笑脸,说道:“儿啊,你说的是这个理,不过过年热闹下,谁也说不出來个啥,以后说不定谁帮衬一把呢。”王宝玉只得点头同意了,

到了中午,王宝玉慢腾腾去的很晚,一进田富贵的家,就看见刘小娟和田英正在厨房里忙乎着,东屋则传來村干部们吵吵闹闹的声音,好像正在打扑克,

“王主任來了,快进屋。”刘小娟沒有直呼姓名,而是异常客气的说道,田英一看见王宝玉,立刻叽叽喳喳的说道:“臭宝玉,当了村干部就不认识我了。”

“这孩子,怎么能这么说话呢。”刘小娟嗔怪的轻轻打了田英一下,

“哼,他就是当上了省长,在我眼里也是臭宝玉,坏宝玉。”田英冲着王宝玉吐了下舌头,不屑的说道,

王宝玉知道田英是个直肠子,也不生气,虽然他对田富贵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,但是对田英,还是沒有一丝的讨厌,反而这会看见她觉得心情好多了,

“英子,最近怎么样,真是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难看。”王宝玉呵呵笑着,忍不住和田英开起了玩笑,

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,哎,还能怎么样,就学校那点事儿。”田英语气中有些无奈,田英的变化不大,还是显得挺黑的,只是头上的马尾辫不见了,烫了头发,穿着也时尚了不少,

王宝玉也听说了,田英考上了南方的一所艺术院校,学的还是音乐专业,这有些出乎王宝玉的意料,他怎么也记不起田英会唱歌,后來还是程雪曼点拨了他,艺术院校的录取分数比较低,田英高考成绩不好,只好选择了这种学校,

“嘿嘿,大学生就是架子大,來,给哥唱两句我听听,唱个流行的。”王宝玉说着又去习惯性的捏了下田英的鼻子,

田英猛的躲开了,嚷嚷道:“死宝玉,拿开你的贱爪子,你懂什么叫艺术,还唱两句,当是搭台唱戏哪,文盲,哼。”

“嘿嘿,那才让你教教我呢,省的以后说是你的同学,再给你丢人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,

正想再和田英聊几句,田富贵闻声开门出來,非常热情的把王宝玉让进了屋,果然,在地上的圆桌上,几个村干部正在打扑克,会计张时趣的脸上已经贴上了纸条,副村长兼民兵连长龚向军的脸上也被画上三条腿的乌龟,新任妇女主任名叫郑凤娇,是马顺喜的小姨子,也许是照顾她是个女人,沒有给她贴纸条画乌龟,

据说这个郑凤娇,已经嫁到了外地,王宝玉不当妇女主任后,马顺喜就让她当,有这种好事儿,郑凤娇便举家迁回了东风村,有了王宝玉打下的良好基础,东风村的妇女工作很好做,她倒是当的如鱼得水,很是滋润,

郑凤娇和郑凤兰长得有几分神似,还算是漂亮,只是她两眼秋水,笑中带媚,一看也不是什么好鸟,一看王宝玉进來,郑凤娇沒说话,只是笑着撇了王宝玉一眼,明显带着些骚媚的味道,

马顺喜沒参加牌局,而是坐在炕上喝茶,东风村沒了王宝玉,马顺喜自然又是一手遮天,日子过得很快活,王宝玉一进屋,马顺喜立刻下了炕,非常热情的跟王宝玉握手,一再说王宝玉是东风村的骄傲之类的客套话,

说实话,王宝玉对马顺喜倒是沒有太大的气,毕竟两个人始终都是对头,马顺喜沒少算计王宝玉,王宝玉也沒少整马顺喜,只是田富贵,王宝玉觉得始终对他不错,两人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还是同盟战友,沒想到他是属狗的,看谁不对眼就暗地里对谁下黑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