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84 破皮烂肉

384 破皮烂肉

王宝玉的到来,让本来热闹的牌局立刻散了场,王宝玉被让到了正对门的主座上,马顺喜和田富贵则分别坐在了两旁,两个人的脸上尽是恭维之色,一会儿递烟,一会儿倒茶,一口一个王主任的叫个不停。

王宝玉也不怎么客气,自己可是镇里的干部,能来参加这次饭局,已经给了他们很大的面子。

不一会儿,菜就端上来了,自然鸡鱼肉蛋丰盛无比,田富贵还拿出了小卖店里最好的二锅头,先给王宝玉满满的斟上一杯。

“我代表东风村的村委会,先敬王主任一杯,祝王主任步步高升,再创辉煌。”支书马顺喜抢先站起来举着杯说道。

“东风村有马支书和田村长坐镇,也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。”王宝玉没有起身,跟马顺喜碰了一下杯,一饮而尽。喝完忍不住咳嗽了两句,喝惯了好酒,才发现这二锅头劲头太大,呛嗓子。

“不知道是不是咱东风村的风水好,出了两个镇里的领导,尤其是王主任,年轻有为,前途不可限量,嘿嘿。”田富贵也恭维的说道。

王宝玉虽然不喜欢田富贵,但还是跟他喝了一杯,毕竟是到他家来吃饭,该有的礼貌还是不能缺的,至于跟田富贵之间的恩怨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早晚一定跟他清算。

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田叔,啥风水不风水的,我要不是拿你做榜样,也走不到今天。”王宝玉这话自然有所指,而田富贵哪里听得出来,只是笑的更开心了。

“王主任,我也敬您一杯,感谢你为东风村的妇女工作打下的坚实基础。”郑凤娇一脸笑意的站起身来,举着杯说道。

“没什么,在其位谋其政,相信你也会干好的。”王宝玉不冷不热的说道,他从郑凤娇的眼里,总能看出一丝“春意”,这让他不由的心生提防。

郑凤娇咯咯笑了,又说道:“王主任,那有功夫还请您多多赐教,到时可别对我保留啊!”说完,热情的给王宝玉夹了块鱼放到盘子里。

王宝玉平日并不是十分喜欢吃鱼,而且还是不喜欢的女人夹过来的,只是干笑了两声,并没有吃。

紧接着就是龚向军和张时趣敬酒,王宝玉也喝了,他对这两个人倒是觉得很亲切,毕竟在一起工作那么长的时间,彼此之间相处的还不错。

五杯酒下肚,王宝玉觉得微微有了些酒意,兴致也起来了,酒自然是越喝越高兴,于是便大方和跟村干部们喝了起来,相互敬酒,捉对厮杀,场面很快就又热闹了起来。

足足吃喝了近一个下午,酒席才散去,各自回家。王宝玉不胜酒力,已经喝得走路打晃,借着酒意,王宝玉有意无意的骂了马顺喜和田富贵,只是效果并不好,因为马顺喜已经喝到桌子下面去了,田富贵则爬上炕就睡着了。

张时趣和龚向军,虽然脚下不稳,但还是架着马顺喜将他送回了家,整个酒桌之上,唯有郑凤娇没事儿,果然应了“女人敢端酒杯,一定酒量大”这句话。

“王主任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王宝玉在村路上,晃晃荡荡的没走多远,后面就传来了郑凤娇的声音。

“不用了,老子没事儿。”王宝玉嘴里嘟囔着,脚下却一滑,差点摔倒。

“嘻嘻!还逞强呢!”郑凤娇赶了上来,伸手就架住了王宝玉的胳膊。王宝玉甩了几下胳膊,也许是酒喝多了没有力气,竟然没甩开,只能任凭郑凤娇架着他往回走。

“王主任,我早听说你的大名,真希望能到你的手下去干。”郑凤娇笑着说道,说着还侧了侧身子,将软软的胸脯贴在了王宝玉胳膊上,说话时嘴巴都要贴到王宝玉的耳朵上了。

王宝玉当然听出来她的意思,也感觉出了她的动作。心里明白的,这个骚娘们,分明想跟自己拉近乎,妄想着再混到镇里去,还真是有野心,脸皮也够厚的。

王宝玉不缺女人,而且个个都比她强好多倍,所以对她这套也没太多兴趣,便嘿嘿笑着说道:“郑主任,只要你抓好东风村的妇女工作,一定有机会到镇里去的,我算过,咱村容易出干部。”

郑凤娇发嗲的问道:“那王主任算过我也会去镇里当干部吗?”

王宝玉斜了她一眼,嘿嘿笑了,说道:“郑主任一脸的福气相,即使不去镇里,这辈子也受不了苦!”

“嘻嘻,还是王主任说话好听。我早就听女人们说过你会看相,那就给我看看呗!”郑凤娇拿腔撇调的说道,说着还把手放到了王宝玉的面前,立刻一股子雪花膏的味道就扑了过来,熏得王宝玉的胃里直翻腾。。

“不行,这行我已经不干了。”王宝玉断然拒绝,他现在可不是给谁都看相的江湖术士了。

郑凤娇接着说道:“我可是掏卦钱的,要不跟老辈子似的,拿东西换也行。什么米啊,豆了的,只要你开口,我都给你!”说着暧昧的往王宝玉身边凑得更近了。

王宝玉哈哈笑了,颇有讽刺意味的说道:“郑主任真会说笑话,现在都啥时代了,真金白银都不管用,你那破皮烂肉的也能拿出手?要卖的这么贱,我当初还学个屁啊!”

郑凤娇嘟了嘟嘴,不说话了,只是架着王宝玉往家走。走着走着,王宝玉觉得脑袋发晕,还有点疼,眼前有些迷糊,心中不由大骂田富贵,进的二锅头一定是他娘的假酒,要不咋喝得这么难受。

王宝玉到底还是迷糊了,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感觉自己的身上盖着一床软软的棉被,一丝浓郁的香气飘进了他的鼻子里,伸手一摸,摸到了一团软软光滑的肉,心中一惊,立刻扑棱一下坐了起来。

王宝玉使劲揉了揉眼睛,环顾四周,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,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,雪白的墙上贴着几张明星照,墙边则是高低柜家具,看起来也挺新的,显然这间房子有个利落的女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