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86 搞什么鬼

386 搞什么鬼

“你知道错了就好,你想想,一旦让你男人和孩子知道了这件事儿,对你有什么好处,再说,整个东风村的妇女会怎么看你,太糊涂了。”王宝玉心情舒坦了很多,跟郑凤娇说起了其中的厉害,

“嗯,我就是喝酒喝糊涂了,你千万别跟我较真。”郑凤娇点着头,认为王宝玉说得不无道理,

“我刚才根本就沒有跟你那个吧,嘿嘿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刚才下炕穿衣服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的下身很清爽,无意瞟见郑凤娇两腿分开的那个地方,也挺干净的,上面连个水珠也沒有,

“嗯,你喝得太多了,根本弄不起來,你是这方面的老手了,还用问我啊。”郑凤娇老实的承认了,脸上还露出了害羞的表情,

一听郑凤娇这么说,王宝玉心情大好,不由呵呵笑道:“郑凤娇,你就听我一句吧,不是靠这个就能混明白的,你大概也听说了在我之前的那个妇女主任,现在到了镇里,还不是全靠我念她是同乡罩着她呢。”

“你说的是叶主任吧。”郑凤娇似乎忘了刚才的不快,又有些兴奋的问道,

王宝玉点点头,说道:“除了她还会是谁,你认识她。”

郑凤娇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羡慕,砸吧着嘴巴说道:“不认识,不过我早就听说过叶主任的大名,就是沒有机会碰面,人家也算的上是女中豪杰,硬是能自己混到镇里去。”

哈哈,王宝玉看着郑凤娇这种嫉妒的神情,不由大声笑了起來,他拍着大腿弯着腰笑道:“哈哈,真想不到,还有人这么崇拜叶连香呢,赶明我告诉她,让她也高兴高兴。”

“嘿嘿,女人做到那个份上,可不就是很值了吗,王主任,都怪我糊涂,你不生气了吧。”郑凤娇说道,

“行,你有这份上进的心思也不算错,这事儿就算了,下不为例。”王宝玉大方的说道,再说跟这种女人不能较真,一旦她真的翻了脸,还是有很多事情说不清楚的,

王宝玉看了一下表,已经晚上六点多了,便起身告辞,郑凤娇骨子里依旧不老实,便当着王宝玉的面,赤身**的穿上了衣服,将王宝玉送出了门,

回到了家里,王宝玉又喝了一碗稀饭,这才觉得酒劲彻底过去,见钱美凤沒來,忍不住问道:“爹,娘,美凤咋沒过來吃饭啊。”

“美凤下午來过了,说晚上不來了,帮着他哥照看一下菌种基地。”林召娣说道,

王宝玉第一直觉,钱美凤在撒谎,菌种基地那里,有两个老爷们照顾着,根本不需要她,这个傻妮子,不知道哪根神经出了毛病,不但对自己冷冷淡淡的,连做事儿都变得这么神秘,现在还学会了撒谎,

“儿啊,女孩子家脸皮都薄,你这么长时间不回來,人家也不好意思主动贴乎你,该你这爷们低头的时候,就得学会低头,要不以后日子咋过啊。”林招娣叹了口气,暗示的说道,

王宝玉本不是喜欢低声下气怕媳妇的人,可如同跟屁虫似的钱美凤突然离得远了,这让人不得不很好奇,王宝玉忍不住想探个究竟,于是便离开了家,在夜色中向钱美凤家走去,果然跟王宝玉猜的一样,钱美凤的家中亮着灯,她根本就沒去菌种基地,

王宝玉悄悄走进了院子,刚想推开屋门进去,忽然又想偷偷看看美凤在做什么,便蹑手蹑脚的來到亮着灯的窗下,慢慢露出了半个头,

令王宝玉沒有想到的是,屋子里不光是钱美凤一个人,还有另外一个妇女,两个人似乎正在小声说着什么,妇女的脸孔很生,显然不是东风村的人,王宝玉毕竟当过妇女主任,东风村的女人他都认识,这个他可以确定自己见也沒有见过,

王宝玉将耳朵贴到窗边上,依旧听不清里面说的什么,只是看到钱美凤沉着脸,而那个妇女则脸上带着笑意,似乎很满意的样子,

“搞他娘的什么鬼,一对神经病。”王宝玉嘟囔了一句,还是决定离开这里,不想打扰了钱美凤跟这个妇女说话,这也是对钱美凤最起码的尊重,

离开钱美凤的家,王宝玉本來想回去,可是心里对钱美凤的事儿又痒痒的,可是既然出來了,总不能舔着脸去问钱美凤吧,不如就去菌种基地看看,也许能从钢蛋那里知道这个妇女到底是什么來头,顺便也看看木耳的种植情况,

王宝玉隐隐有一种感觉,钱美凤很少有朋友,这个妇女來这里,一定有重要的事情,

來到了菌种基地,只有钢蛋一个人在这里,王宝玉好奇的问道:“张大柱去哪儿了。”

“刚被李秀枝抱着孩子,一顿骂,灰头土脸的回家去了。”钢蛋嘿嘿笑着,带着些幸灾乐祸的味道,

“嘿嘿,张大柱也是的,孩子那么小,正需要人照顾,他倒好,整天躲这里图清净,该骂。”王宝玉也笑着说道,

“也不能全怪张大柱,据说,李秀枝生了孩子之后,胃口大的不得了,张大柱那身板骨根本就应付不过來,所以常常借着干活的理由躲在这里,嘿嘿。”钢蛋见王宝玉不是外人,于是神秘的说道,

“这也正常,等你有了媳妇后就明白了,女人是很难满足的。”王宝玉笑道,

钢蛋嘿嘿笑着,顺手把一张纸塞进了书里,口中说道:“俺这辈子就想一个人过了,这样好,省得被女人骂。”

王宝玉眼睛好使,不容分说的把那张纸给翻了出來,跟上次一样,上面写满了“周雨红”,还画了好多心形的图案,

不知道为啥,王宝玉看到这张纸,突然心中有了种酸酸的感觉,钢蛋表面上粗鲁,却有一颗执着的心,看样子心中还是沒有忘记了红红,

钢蛋被发现了秘密,有些尴尬,嘿嘿笑着不说话,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:“钢蛋,红红已经走了这么久了,音信杳无,我看你就别在惦记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