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387 你爱过我吗

387 你爱过我吗

钢蛋挠了挠脑袋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宝玉,不瞒你说,我也经常这么想,可是一个人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想她。”

王宝玉想了想,还是没把红红在市里的事情告诉他,钢蛋是个直性子的人,如果知道了红红的消息,兴许一冲动还真就去找红红了,如果看到红红挨打,说不准会找那个小健拼命,到时候再闹出事儿,那就不值得了。

看钢蛋一幅痴情的样子,王宝玉不忍心让他彻底失望,宽慰他道:“钢蛋,人和人之间是看缘分的,正所谓风水轮流转,说不准就会把你和红红转到了一起。”

“宝玉,你是个小神仙,我信你的话。”听王宝玉这么说,钢蛋的脸上又露出了对未来的希望。

“嗯!抓紧现在好好干吧!”王宝玉说道,心中却是一声叹息,感叹钢蛋和红红之间,爱情多舛,现在他倒是希望两个人能够终成眷属了。

“我听爹妈说美凤到这里来了,咋没过来啊?”王宝玉没说偷看到美凤在家里的事情,装作不知道的问钢蛋。

“她撒谎呢!家里来客人了,她陪着呢!”钢蛋毫不隐瞒的说道。

“来客人了,咋不说一声,咱们也好好招待人家啊!”王宝玉略带埋怨的说道。

“嘿嘿!也不是啥重要的客人,是一个远房的婶子,就住在旁边的云集村。”钢蛋嘿嘿笑着说道,“俺爹妈死了之后,这些亲戚们一次也没来过,还不是因为家里穷,怕沾他们的?现在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咱的日子过好了,又来攀亲戚了,我性子直,不想理她。”

哦!王宝玉应了一声,知道美凤在接待谁,心中的疑虑打消了。随便跟钢蛋聊了几句,又查看了一下菌种的情况,便迈着轻松的步伐回家睡觉去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王宝玉拒绝了马顺喜等村干部的邀请,除了中间跟干爹一起去给父亲王望山上坟,也没有其他的事情,闷在家里陪干爹干妈聊天,再就是优哉游哉的看书睡觉,

大年三十到了,东风村那些记着王宝玉恩情的老百姓们,依旧用他们的方式给家里送来了不值钱的粮食和特产,贾正道和林召娣很高兴,一一感激的收下,脸上写满了自豪。

三十晚上,按照惯例,还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,当然钢蛋和美凤也是必须到场的。今天的钱美凤好像刻意打扮了一番,脸上擦了些值钱的化妆品,还穿上了漂亮的衣服,猛的看上去,比城里姑娘都有味道。

王宝玉看着高兴,心中却又几分惭愧,去了一趟市里,都没想着给美凤捎点儿像样的衣服回来,而对程雪曼却是一掷千金,自己做得也确实有些过分。

想到这些,王宝玉对钱美凤就显得格外温柔,不时的给钱美凤夹菜,钱美凤也乐呵呵的全都吃了。席间,王宝玉还主动讲一些令人捧腹的笑话,一时间,饭桌之上充满了过年的那份温馨和快乐。

要过年了,喝酒是少不了的,贾正道和钢蛋不停的碰杯,都喝了不少,王宝玉却没有喝几口,主要是因为钱美凤挡着让他少喝,说喝酒多了对身体不好,王宝玉觉得美凤还是心疼他的,就顺了她的意。

钱美凤今天显得格外高兴,不停地笑,一会儿给这个夹菜,一会儿又给那个倒酒的,忙的不亦乐乎。而王宝玉却觉得钱美凤有些异常,总觉得她的笑容之中,带着些伤感的味道,眼睛中总是潮湿的。

“美凤,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?”王宝玉关切的问道。

钱美凤冲着王宝玉吐了下舌头说道:“我又不是大小姐,哪里那么娇气了啊。就是你和钢蛋抽烟太凶了,熏得我眼睛老流泪,还很疼呢!”

“嘿嘿,待会我给你好好吹吹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,如果没有程雪曼,和钱美凤一起生活倒也是很纯净。

钱美凤嘻嘻笑了,偷偷踢了王宝玉一脚说道:“等着吧,给你个机会!”

晚上十点多,钱美凤说想回去,主动提出让王宝玉送她,王宝玉当然不会拒绝,回来这几天,始终都没有跟美凤单独相处过,这让他的心中多少有些空落落的。

两个人依旧沿着那熟悉的河堤,缓步走着,小村的上空,不时炸响几声鞭炮,或是盛开几朵美丽的烟花。

“宝玉,这些天你想我了没有?”钱美凤挽着王宝玉的胳膊,低着头问道。

“咋会不想呢!美凤,最近你瘦了,还是要多吃饭。”王宝玉很关心的说道。

“我以前是有点胖的,现在体型好多了吧!是不是快赶上城里的美女了。”钱美凤看了一眼王宝玉,意有所指的说道。

“嘿嘿!谁也没有俺美凤漂亮,我喜欢丰满的你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着说道,伸手搂住了钱美凤的腰,钱美凤也顺势搂住了王宝玉的腰,两个人显得非常亲密。

走着走着,钱美凤停了下来,敛去了脸上的笑容,带有一丝哀怨的问道:“宝玉,你喜欢过我吗?哪怕一点点?”

王宝玉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钱美凤会问出这个问题,他想了想,干笑着说道:“美凤,想那么多干嘛!咱们从小就在一个村子里长大,谁都了解彼此,是不是?”

此时,冷风吹散了钱美凤鬓角的一缕青丝,夜色下的钱美凤脸色显得有些苍白,她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说道:“宝玉,我知道,从一开始我就是一厢情愿。咱们走到今天,我已经配不上你了。”

望着有些憔悴的钱美凤,王宝玉突然心剧烈的疼了一下,他爱怜的替钱美凤把那缕散发理好,真诚的说道:“傻妮子,如果我对你一丝感情没有,又怎么和你好了这么久呢?我是喜欢你的,爹娘也是喜欢你的。”

“我是说爱,宝玉,你爱过我吗?”钱美凤依旧问道,然而眼神已然失去了神采,连口气都变得十分脆弱,略显清瘦的身躯似乎十分疲惫,几乎就要倒下去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