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15 谁才是大师

415 谁才是大师

王宝玉跟这几个大师们象征性的握了握手,只是这几位大师,脸上都带着些不屑,也许是因为王宝玉太年轻,根本就入不了他们的眼。

这一次王宝玉对大师们的冷淡,并没有多想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能够跟这些人见面,说不定就能学到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。

“既然老弟来了,各位大师,咱们就马上出发,去看看这些项目的具体落实地点,力争不要犯了忌讳。”沈文成说道,于是一群人直奔第一个地点,陨石矗立的地方而去。

从沈文成的表现,王宝玉立刻明白,沈文成对看风水这一套,是非常认可的,不然也不会一下子找了这么多大师。由此推断,这些大企业家们,对于术士之道,还是很相信的,只是不知道,有钱人是不是都这么迷信。

一到陨石的旁边,大师们纷纷从身上的挎包里,拿出了器具,精通风水的秦大师拿出了罗盘,恭恭敬敬的放在神石的前面,一脸严肃的左观右看;林大师则掏出了三枚铜钱,闭着眼睛在地上摇卦,而协会顾问强大师,则不停掐着指头,一幅讳莫如深的样子。

足足过了半个小时,就在沈文成和王宝玉都露出了些焦急之色,三位大师才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聚在一起,交头接耳的秘密交谈起来。

“沈总经理,我们三个经过研究,您说要建设的女娲文化长廊,应该设在西北方的乾位上,而且必须离神石五百米。”强大师捋着胡子,上前一步说道。

“能请大师说说为什么吗?”沈文成好奇的问道,王宝玉也是有些不解,自己研究玄学这么多年,还真不知道里面竟然有这些说道,也许专业机构的就是和自己这种瞎捉摸的不一样吧。

精通风水的秦大师上前一步,一脸严肃的解释道:“刚才通过罗盘观测,神石上的阴气很重,您看,周围的草木的生长都受到影响。所以必须远离,西北为生门,女娲又是人类生命之母,应该安置在西北方。”

嗯?王宝玉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他,没想到这些正经八百的风水大师说出话来,还没自己干爹忽悠的有道理。

也许是为了卖弄学问,精通六爻的林大师也上前说道:“刚才我对着神石起卦,恰好得到乾为天这一卦,此卦为六冲之卦,冲者,理应远离。”

强大师也补充着说道:“刚才我掐算紫微斗数,得到数字五为吉祥指数,财运亨通,所以离开五百米,既可以避开神石之上的阴气,又可以兴旺发达,财运亨通。”

听到这些,王宝玉皱起了眉头,显然不是太同意这种说法。几位大师说的倒是头头是道,外人听起来很是那么一回事儿,然而凑到一块却有些牵强,很有生搬硬套的味道在里面。所以,很多生僻门科的研究人员都喜欢用些老百姓不懂的词汇,实则都是炒作概念,混淆视听。

对于神石周围的一切,王宝玉还是很熟悉的,西北方五百米的地方,正是十几户农民的宅子。而且,离神石这么远,有悖于当初制定在赏神石的同时,了解女娲文化的初衷。

“老弟,你觉得大师们的这个建议如何?”沈文成面露犹豫的问身边的王宝玉,显然,他也看到了那十几户宅子,迁移费用是小事儿,但老百姓都有故土难离的习惯,让他们搬迁,肯定要费不少的周折。

一旁的何大壮和朱田力听到这些术士们的说法,也是面露难色,毕竟动员老百姓搬迁的事情需要他们去做,他们考虑的倒不是故土难离的问题,而是补偿的问题,多了的话,其他住户看着眼红,难免不起哄。少了话,住户当然不愿意,到时候肯定会来哭哭闹闹外加威胁这一套,自己就别指望能过安生日子了。

“呵呵,各位都是协会的大师,我一个普通人也说不出来个啥。只是,如果这样做的话,就有些偏离初衷,而且也会给附近住户的老百姓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。”王宝玉委婉的说道。

强大师冷笑道:“不尊重大局的初衷一味坚持就是愚昧。而且,给这些住户足够的拆迁费用,他们自然也是乐意的。”

王宝玉一听这话,显然不太高兴,但也勉强笑着说道:“我不这样认为,当初的规划也是经过领导班子和各级领导反复讨论过的,并不是头脑发热的结果。而且附近的住户,原本打算是要利用开发之便,根据自己的情况做些小本生意的。拆迁费用再高,能大过他们经营的利益吗?”

秦大师插嘴道:“王主任此言差矣,如果风水不当,任谁也赚不了钱,哪来的利益一说?”此言一出,同行的几位大师也都赞同的点点头。

“几位大师,本人觉得诸位在风水的见解有不妥之处。”正当沈文成颇感为难之际,只见王宝玉看了看大家,然后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,声音显得很有分量。

几位大师相互看了一眼,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敢提出与他们不同的意见,挑战他们的权威,不由脸上都露出了寒意。

付正礼作为一会之长,明白其中的厉害,王宝玉虽然年轻,不但是旅游开发区管委会的领导,还跟沈文成兄弟相称,得罪不了,他连忙上前笑着说道:“从古至今,风水之道观点各有不同,还请王宝玉赐教自己的看法。”

“风水之道,说白了就是风和水二字,应用在实际上,无非就是观察风道和水势,其中水并非指河流湖泊,而是指低洼地带的气势。”王宝玉上前一步,表情严肃的说道。

几位大师脸上露出惊讶,王宝玉这一出口,就充分显示了这是一个行家,刚才的傲气立刻减弱了几分。

“神石立于东方,近千年来吸收天地之能量,自然不是凡物,草木不敢过于近身是正常的,大家没有看到,周围的草木都呈现拱扶之态,这分明是对神石的敬畏。”王宝玉指着周围说道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