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16 加入协会

416 加入协会

其实出现这种状况很正常,陨石从天落地,冲击力非同小可,自然会某种程度上改变地质情况,有这样一块大石头挡着阳光,草木难以生长,而陨石所处的位置,稍显低洼,周围草木顺势倾斜,也是情理之中的,

沈文成顺着王宝玉所指,看到了这个状况,不由的点头表示认可,几位大师的面子有点儿挂不住,强大师冷着脸问道:“王主任果然道行不一般,那请赐教女娲文化长廊应该建在什么地方。”

“当然不能建在西北方,更不能离这么远。”王宝玉掷地有声的说道,

“为什么。”几位大师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,王宝玉的这个说法,已经否定了他们刚才所有见解,这让他们感觉不能接受,

“为什么。”王宝玉嘿嘿冷笑道,“原因很简单,第一,西北方沒有山脉,冬天冷风刺骨,游客们如何能安心游览;第二,神石和女娲本就是文化上的呼应,不能离那么远,否则游客照个像还要走两个地方。”

“可是乾为天这一卦该如何解释。”林大师不肯服输,开口问道,

“先天八卦乾为正北,我认为,就在我们脚下的这个地方,建成半圆形的女娲文化长廊,坐北朝南,与神石相映成景,前面视野开阔,建成一个小广场,寓意坤为地,一帆风顺,正符合乾坤定位的风水之说。”王宝玉有理有据的说道,

几位大师一时间找不到如何反驳王宝玉的说法,半晌沒人说话,沈文成听得入迷,觉得王宝玉说得很有道理,也正和他的心思,但此时沈文成也不能不考虑他自己带來的这几位大师的意见,于是客气的问道:“几位大师觉得刚才王主任的话还有什么不妥之处。”

几个大师你看看我,看看你,说不出什么反驳的意见,付正礼上前解围道:“王主任的解释考虑了风水以及政府规划的综合因素,较之先前,既沒有太大的改动,还减少了投资资金,我看也可行。”

沈文成立刻一脸兴奋的拍板说道:“太好了,就按老弟的说法办,乾坤定位,安定发达。”

周围的人立刻溜须的鼓起掌來,几位大师包括付正礼,也一脸无奈的跟着鼓掌,女娲长廊的事情,就此定了下來,

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,神石村的支书何大壮,还是不惜破费的请众人到家中吃饭,饭菜很具有乡土气息,小鸡蘑菇,红烧肉粉条,韭菜鸡蛋等,用大盘大碗盛着,味道天然纯正,让这些城里人看到顿时胃口大开,个个吃得肚皮鼓鼓的,

席间,每个人都少喝了一点酒,毕竟下午还要去落实神石水库的具体地点,桌上,几位大师表情凝重,某种程度上來说,王宝玉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已经严重挑战了他们的权威,让他们沒了面子,

付正礼倒是个会见风使舵的人物,他主动给王宝玉敬了一杯酒,然后试探性的说道:“王主任的易道造诣匪浅,不知道能否加入我们易经协会。”

这个问題王宝玉倒是沒想过,再者说,他对协会这种组织,了解的还真不多,因此,王宝玉客气的说道:“感谢付会长的赏识,我现在还是政府里的公职人员,不便于参与社会上的组织,等哪天退休了,一定会主动参加协会的活动。”

王宝玉刚二十出头,退休可是猴年马月的事儿,付正礼见王宝玉不感兴趣,又不甘心的问道:“其实王主任不必参与协会的具体活动,挂个顾问啥的,不影响正常工作,更不会违反干部的纪律。”

王宝玉有些为难,付正礼的态度,是非要拉他入伙不可,其实付正礼想得很简单,他觉得,一旦王宝玉成为协会中的人,就不会再挑这些大师们的刺,会尽量照顾组织上的面子,

一旁的沈文成说话了,他对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老弟,其实我也是市易经协会的理事,有时间的时候就是参与下学术研究,活的充实点而已,你不妨考虑一下。”

沈文成的话,让王宝玉动心了,看样子还不能太小瞧协会的力量,既然沈文成能参与,那就说明可能还有别的企业家参与,这对于扩大自己的社交圈,还是会有些帮助的,

“付会长,那我就厚着脸皮参与,有不足之处,还请诸位大师多多指教。”王宝玉说得很客气,不管咋说,在座的几位大师,某种程度上也是自己的同道中人,不能太不客气了,

付正礼高兴的说道:“指教谈不上,大家就是得空聚在一起,互相学习探讨,吸取各家所长,将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宝贝发扬光大。”

王宝玉笑着点点头,又小心的问道:“入会还有沒有其他的要求。”

付正礼一愣,随即笑了,连忙解释道:“沒有任何费用,而且咱们协会成立了也有些年头了,沒有点根基悟性的还进不來呢。”

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付会长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想问,入会以后是不是都得像你们这样的打扮。”

付正礼呵呵笑道:“自然不必,今天随行的几位大师都是德高望重,经验丰富的专职会员,所以衣着打扮讲究些,王主任入会后无论从衣着还是工作时间都是随您的方便,并无其他约束。”

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好,承蒙各位抬举,不胜荣幸。”

“好,王主任今后就做协会的名誉顾问,回去后我就开会宣布这个事儿。”付正礼当即拍板,队伍的壮大,而且还是实力派的,对于他而言,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,

沈文成也高兴的拍着王宝玉的肩膀,高兴的说:“老弟,咱俩就是缘分啊,打从第一次见面,我就觉得咱哥俩能唠到一块去,现在更有共同语言了,來,咱们再喝一杯。”

王宝玉连忙也端起酒杯,其实对于他本人而言,并不是很在乎这个名分,顾问也好,顾得上就问一问,顾不上干脆就不问,倒也落得个清闲,只是强大师脸上微微露出些不悦,王宝玉如此年轻,就跟他平起平坐,显得他这辈子真是白混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