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40 快乐一天是一天

440 快乐一天是一天

“韩大哥,不瞒你说,柳河镇还要搞百强村的建设,这件事可能还会落到我的头上,一旦接了手,再走就显得不地道了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显出不无担忧的样子,

韩平北一听,觉得也是这么回事儿,脸上略微露出了些难色,说道:“兄弟,我恨不得你马上就來,只是组织上的程序是必须要走的。”

“大哥,一切在于变通,你就跟上面打声招呼,特事特办,需要多少钱,跟我言语一声就行。”侯四急着让王宝玉过來,开口承诺道,

“那好,我就尽量争取。”韩平北答应道,又给王宝玉满了一杯酒,很诚恳的说:“兄弟,你一旦來了,大哥可就是如虎添翼,这件事儿一定要成。”

王宝玉稍微放下心來,三个人又开始喝酒聊天,由于高兴,一直喝到半夜,才散了局,

王宝玉喝得走路打晃,但头脑还算是清醒,跟侯四到办公室闲聊了几句,只是谈了谈黑木耳厂那边的建设情况,当然,并沒有提自己搞了程书记的女人,自己即将打道回府,成为凡人,如果说了实话,王宝玉对于侯四的最后态度,实在沒有信心,所以还不如不说,

侯四依旧安排王宝玉在熟悉的房间住下,还要给他安排一名服务员侍寝,被王宝玉婉言谢绝了,侯四哈哈大笑表示佩服,说王宝玉吃净口素的这个习惯,还真是能长期坚持,有毅力,

王宝玉洗了澡,暂时放下了压在心里的大事儿,要好好睡一觉,毕竟昨晚连番鏖战,又被人抓奸在床,根本就沒怎么睡着,所以头一沾枕头边,便呼呼的睡着了,一觉就到大天亮,

第二天上午,王宝玉告别侯四,开车回到柳河镇,一切都沒什么变化,大家见到王宝玉都十分客气,看起來前晚那件倒霉事儿沒有人知道,

王宝玉发现马晓丽也來上班了,只是显得无比憔悴,心事重重,连头发都有些凌乱,一点都不像她平日端庄得体的风格,

“晓丽姐,凡事想开吧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多亏你还能笑得出來,我是担心你,正琢磨跟程国栋好好说一说。”马晓丽瞪了王宝玉一眼,有些不甘心的开口说道,

“何必那么为难呢,该死该活屌朝上,快乐一天是一天。”王宝玉无所谓的说道,

马晓丽琢磨了半天,才明白王宝玉说得是啥意思,脸一下子红了,呵呵笑道:“你可真是心大,到这个时候还沒个正形,说这么恶心的话。”

“这就对了嘛,晓丽姐,你笑得时候最好看,很像是七仙女下凡。”王宝玉一脸坏笑,冲着马晓丽招了招手,又拍了拍大腿,示意她坐到自己的腿上,

“瞧你,又來了,我可沒这个心情。”马晓丽说着,将刚刚换过的茶水放到王宝玉的桌子上,转身离开,

“晓丽姐,别担心,一切有弟弟顶着呢。”王宝玉边喝茶边喊道,马晓丽转头柔情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微微笑了笑,沒说话走了,

就在这时,桌子上的电话响了,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來,正是程国栋,

“王宝玉,写好辞职申请了沒有。”程国栋的声音中带着寒气,让王宝玉不由打了一个激灵,老半天才缓过劲來,沒想到程国栋竟然连一天都等不及的要搞掉自己,

“程书记,未來的老丈人,你怎么能如此绝情呢。”被程国栋威逼,王宝玉当然火了,也开始出言不逊起來,

“别痴心妄想了,谁是你的老丈人,如果你再不辞职,休怪我不给你留最后一点面子。”王宝玉听到了程国栋咬牙的声音,显然是怒火中烧,

“随便,别忘了农副产品收购站里,也有你百分之十的股份。”王宝玉不服气,出口威胁程国栋,

“哼,股权书上沒有我,我也沒拿一分钱,想整我,你还太嫩了。”程国栋不屑的哼道,

王宝玉压住火,心里对程国栋还存一丝幻想,说道:“程书记,我是你一手提拔上來的,加上你又是雪曼的父亲,我自认对你是十分客气,我虽然犯了错误,但不知者无罪,毕竟你们的关系沒有公开,你真的要这么对我吗。”

程国栋冷冷的说道:“王宝玉,你以为你是谁,不过是两只眼睛沒有瞎的算命先生而已,我之所以提拔你,也无非觉得你有可利用的价值,你沒文凭,沒背景,沒素养,单靠运气和忽悠,绝对不可能在官场有多大成就,我又怎么会将雪曼嫁给你,趁早滚蛋吧,省得我看见你恶心。”说完,程国栋放下了电话,

王宝玉登时又是恼火,又是寒心,暗骂自己瞎了眼,竟然被这种人牵着鼻子走,“娘的,说我混不长,就凭你这过河拆桥的性子,早晚也得被别人算计。”王宝玉狠狠的骂了几句,

刚刚跟马晓丽调侃出的一点儿好心情,被程国栋的电话给搅沒了,王宝玉郁闷不已,真是希望县委组织部的调令现在就來,到时候自己就跟程国栋和李传宗潇洒的说声拜拜,后会有期,

郁闷了半天,叶连香推门走了进來,看王宝玉脸色不好,嬉皮笑脸的问道:“弟,咋了,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的忧郁。”

“沒事儿别來烦我。”王宝玉摆摆手,示意她出去,

叶连香夸张的说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对我,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吗。”

王宝玉皱着眉问道:“拽的哪门子的臭词,听到我一身鸡皮疙瘩。”

叶连香了解王宝玉的脾气,也不生气,呵呵笑着说道:“姐最近看琼瑶的小说,我真的是好感动,好感动哦,真是不忍释卷。”

“越说你还越來劲了,看书学了几个词,跟我來显摆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,

“瞧你说的,好像我天天沒正事儿似的,宝玉,我來是因为刚刚看到一件怪事儿,特來向你报告。”叶连香先是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,向外望了望,这才关上门,凑到王宝玉跟前,神秘的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