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41 迫在眉睫

441 迫在眉睫

“政府大院里就是怪事儿多,不稀罕。”王宝玉沒心情听她的小报告,再说这一切即将都要跟自己沒有一点儿关系,

“这事儿格外奇怪,真是驴头对上了马嘴,想都想不到。”叶连香凑上前來说道,

“哦,啥事儿这么稀奇,你看到董平川的阴魂來找你了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问道,不认为叶连香能说出啥让他感兴趣的东西來,

叶连香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呸,呸,好好的提那个死鬼干嘛,不听拉倒,可是和你有关。”

王宝玉见到叶连香这样,感觉有些好笑,也换了口气说道:“难为叶姐时刻记挂着我,那就说來听听吧。”

“你老丈人气哼哼的來这边,我跟他打招呼,他竟然沒搭理我,直接进了李传宗的办公室,你说是不是李传宗又出了啥事儿。”叶连香的话里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,

“什么老丈人,八字还沒有一撇呢,李传宗出事儿跟我又啥关系。”王宝玉说道,心里却一阵翻腾,程国栋果然狠,出手够快,找李传宗干啥,八成是联合李传宗整自己,

“李传宗要是倒了,弟弟你就当上镇长了,姐也跟着沾光啊。”叶连香笑着说道,

“走吧,回家看乞丐跳舞,做梦去吧。”听叶连香这么说,王宝玉的心里更烦,摆着手示意叶连香赶紧走,

“今天咋了,吃呛药了。”叶连香几番被撵,不高兴的扭着屁股走了,到了门口,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弟,乞丐跳舞是啥意思。”

王宝玉还是被她的表情逗笑了,说道:“乞丐跳舞,,穷摇(琼瑶)。”叶连香反过味來,咯咯笑了,边走边说道:“这是啥人想出來的,真有意思。”

事情跟王宝玉猜测的差不多,程国栋一脸怒气的找到了李传宗,还把李传宗吓了一跳,以为自己又有什么倒霉把柄被人抓到了呢,

“程书记,发生了啥大事儿,你的脸色可不好。”李传宗小心的问道,

“李镇长,我想让你办一件事儿。”程国栋冷着脸说道,

“咱们同朝为官,啥事儿尽管说。”李传宗从程国栋的语气中听出來怒气跟自己无关,连忙笑着说道,

“我想让你把王宝玉这个小兔崽子给撤了,一撸到底。”程国栋语气坚决的说道,

“咋回事儿。”李传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脸上却笑开了花,如果不是程国栋挡着,王宝玉早就回家种地了,不对,种地也不行,把他家的田地也收了,让他去捡破烂,李传宗得意的想着,

“这个小兔崽子是个白眼狼,这边跟我女儿谈恋爱,那边却勾搭冯春玲,这件事儿我绝对不能答应。”程国栋沒说王宝玉搞了他的女人,找了另外一个借口,

李传宗心想,前段还看见王宝玉和程雪曼逛街呢,这会儿也不见得就翻脸,兴许程国栋气消了,又后悔了,自己岂不是自找麻烦,想到这里,李传宗装模作样的劝道:“程书记,年轻人嘛,谁不犯个错误,王宝玉风头正盛,别是有人陷害,是个误会也说不定呢。”

程国栋看不惯李传宗这虚头巴脑的样子,不耐烦的说道:“以前听说这事儿我还不信,这次可是我亲眼看到的,我女儿怎么可以嫁给这种人,你到底办不办。”

“沒问題,下周政府办公会上我就办。”李传宗兴奋的说道,当即拍板,

程国栋紧锁双眉,问道:“明天难道不行吗。”

李传宗也有些意外,沒想到程国栋搞掉王宝玉的心思比自己都强,和程国栋争了这么多年,今天倒是因为一个共同的敌人凝聚到一块了,

李传宗看似语重心长的对程国栋说道:“总得归纳些材料吧,也不差这两天,国栋,不是我说你,我早就看出來这小子不是个好玩意,正是因为他,妨碍了咱们兄弟的感情,闹得跟仇家似的,以后咱们不计前嫌,统一战线,一致对外。”

“李镇长,你就办好这件事儿就是了,其他的就不要说了。”程国栋依旧冷冷的说道,

“国栋,只要咱们一起合作,一定有钱赚。”李传宗呵呵笑着,希望借此打破自己跟程国栋之间的隔阂,

“你赚吧,跟我无关。”程国栋说着,转头推门离去,

“操,求我办事儿还这么牛逼,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。”确认程国栋走了之后,李传宗忍不住骂道,本想跟程国栋较劲,留下王宝玉,可是自己提名的副书记还在程国栋的管辖之下,如果强行留下王宝玉,怕是程国栋会立刻撤了自己的人,

李传宗想了半天,还是决定撤了王宝玉,反正王宝玉也不会跟自己一条心,只会暗地里使坏心眼,留着也是个祸害,

消息严格保密,李传宗跟谁也沒透漏,只想打王宝玉一个措手不及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李传宗苦思冥想,列举了王宝玉的诸多“罪状”,李传宗看了看那些罪状,自己都有些不信服,沒有一条是根本上的错误,但他也不管那些,反正王宝玉归他管,先撤了再说,

王宝玉在煎熬之中度过了一个星期,整天闷在招待所里睡觉看书,左等右等,迟迟不见县组织部的动静,总不能急着打电话去问韩平北或者侯四吧,

现在的王宝玉是再沒心情说什么屌朝上的玩笑话了,连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沒了,有了一种大势不可挡的感觉,

终于,柳河镇政府例行办公会议如期召开,王宝玉不能不参加,可是这对他而言,更像是一个宣判会,他料定李传宗会在会上宣布关于撤销自己所有职务的决定,

王宝玉磨叽了半天,最后一个到了会场,虽然前面留着他的位置,却沒有往前坐,而是找个一个角落坐了下來,吧唧吧唧的独自吸烟,

在场的官员们纷纷投來了不解的目光,不知道王宝玉这是唱的哪一出,程国栋和李传宗坐在上面,谁也沒叫他上去,都冷着脸不说话,

下面的人都感觉要有大事儿发生,也都不敢说话,但大都猜出來肯定跟王宝玉有关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