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65 贱人就是矫情

混世小术士 465 贱人就是矫情

王宝玉表示祝贺,说迟叔就是个有福气的人,也相信迟叔能够胜任这个岗位.王宝玉想起了马晓丽,不由装作漫不经心的的先问了问其他熟人的情况,最后才提到马晓丽,“迟叔,叶姐和晓丽姐也都还好吧?”

迟立财说道:“叶连香还是那样,只是每天没啥精神,耷拉着个脸跟谁欠了她十万块钱似的。不过马晓丽倒是顺风顺水,好得不得了。”

“哦?怎么个好法?”王宝玉很是惊讶,毕竟马晓丽是他在柳河镇政府里最关心的女人。

“说来也难怪叶连香不高兴了,你走后没多久,这个马晓丽啊,从普通职员,越级提拔成了农业办主任!不过那个女人倒是有两把刷子,干起工作来还是很像样的,比起叶连香可是强多了。你是没看见,马晓丽真是时来运转,春风得意,看上去又年轻又漂亮,滋润的很哪!”迟立财砸吧下嘴说道。

听到这个消息,王宝玉真是吃惊不小,自己本来还很担心马晓丽会不会被撵走,没想到人家却一下跃上了枝头,成了金凤凰。

王宝玉突然有了一种被程国栋和马晓丽合伙算计的感觉,不用说,马晓丽能当上农业办主任,肯定是得到了程国栋的支持。他们分明就是给自己唱了一出苦肉计,背地里两个人肯定又在一起亲亲热热,说不定还一起嘲笑自己是个傻子呢!

王宝玉婉言谢绝了迟立财吃饭的邀请,原本郁闷的心情,更是火上浇油,一晚上翻来覆去的也没睡着。操!先是派来监视老子,又他娘的搞美人计陷害老子,要不是清源镇这边有变化,自己肯定被他们赶回老家放牛去了!

这些王宝玉还不怎么生气,关键马晓丽还整天对自己眼泪汪汪的,净说些文绉绉,让人肉麻的情话,他娘的就跟真的似的!操,贱人就是矫情!然而生气归生气,王宝玉暂时还不能把他们怎么着,只能把这口气压下,忍着头疼继续工作。

正所谓无巧不成书,凡事都有否极泰来的时候,第二天中午,就在王宝玉想要再去找焦炳,动员他离开那里的时候,沈文成的电话又来了。

沈文成在电话里说,一个股东恰好从德国考察回来,说德国那里对于小浆果的需求量很大。于是股东们再次开会决定,投资办一个浆果加工厂,而清源镇有基础,正好适合。

对于王宝玉而言,这个消息就像是将自己从地狱里突然拉上了天堂,心中高兴的程度不可言表。

想到焦炳,王宝玉问道:“沈大哥,这个焦炳原来就是浆果厂的厂长,虽然失败了,但也情有可原。我看这人倒是热心肠,有干劲,能不能让他继续担任新厂长?”

电话里,沈文成说道:“兄弟,咱们干企业的不计较什么前科,只要人品端正,有能力,能为企业赚钱,咱都能重用。如果焦炳经验足够丰富的话,可以让他继续担任厂长,甚是分点股份也无所谓。但为了慎重起见,咱们还是让董事会见见此人再做安排。”

王宝玉说没问题,沈文成是个急性子,说下午三点,不见不散。放下了电话,王宝玉除了兴奋,还有一些担忧,动员焦炳离开那个破烂的浆果厂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,经过这么多次折腾,焦炳已经疑心巨大,草木皆兵了。

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王宝玉到了食堂里,匆匆忙忙的扒拉了几口饭,开上车,直奔浆果厂而去。

到了浆果厂,焦炳并不在大院里,王宝玉东跑西颠的找了半天,终于在一间厂房的角落里找到了焦炳。

焦炳躺在木板拼成的**,身上厚厚的盖着几床破棉被,怀里搂着汽油瓶子,睡得正香。从焦炳睡梦中的微笑表情看,他一定在做美梦。

王宝玉从旁边捡起一个细小的树枝,轻手轻脚的靠上前,将树枝的一端缓缓伸进焦炳的鼻孔里,焦炳难受的一阵揉鼻子,王宝玉呵呵笑着不停手,终于,随着一声大大的“阿嚏”!焦炳醒了。

焦炳一睁眼,就看见了嬉皮笑脸的王宝玉,一时没反应过来,吓得他抱着汽油瓶子就坐了起来,手胡乱的去摸打火机,嘴里嚷嚷道:“别过来啊!再过来我就喝进去!”

“焦厂长,别紧张,是我,王宝玉。”王宝玉笑呵呵的说道。

焦炳半天才缓过神来,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口中不耐烦的问道:“你又来干啥?打扰了老子的好梦。”说完又躺下了,但还是抓着汽油瓶子和打火机不肯松手。

“就你这看厂子的,也这就是我来。换了别人,早就把你抬走了,你还在做梦呢!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。

焦炳没在意王宝玉的话,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说道:“哎,真是一个好梦啊!”

“梦见啥了?跟兄弟我分享一下。”王宝玉嬉笑着蹲在一旁,有兴致的问道。

“我梦见自己睡在一张舒服的大**,周围暖洋洋的,老婆和孩子就坐在身边。”焦炳呆呆望着窗口射进来的阳光,回味般的说道,提起老婆孩子,黯然之情又不禁浮现在脸上。

王宝玉有些动容,这样一个风云人物,沦落如斯,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捉弄。王宝玉有些兴奋的说道:“焦厂长,这个梦是真实的,而且很快就要实现了。”

“别安慰我了!”焦炳摆了摆手,一脸颓唐的说道:“我现在到了这般田地,除了靠美梦和回忆活着,还能有什么期望。”

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跟平川市兴北集团的老总是朋友,他应该答应投资五百万,重建浆果厂,厂长一职还可以由你来担任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。

焦炳猛地坐起身来,惊讶的嘴巴张了半天,伸出枯瘦的手,照着自己脸上便死命的打了一巴掌,这才回过神来,叹了一口气,颓废的说道:“王副镇长,谢谢你来安慰我。做这个梦,还不如做我刚才的美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