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66 重新做人

混世小术士 466 重新做人

“焦厂长,我说的是真的,你怎么就不相信呢!”王宝玉看看手表,有些急了,口气中带着些埋怨.

“别忘了,我以前可是当过厂长的,五百万投资,这么容易就能拉到?还是不要哄我了。”焦炳说着,打了个哈欠,就要躺下。

“焦厂长,你不知道我的本事儿,我原来是柳河镇的副镇长,神石村旅游开发,我可是一下子招商引资了一千五百万,这点钱对于我来说,算不了什么。这么大的事儿,我可没有忽悠你,你有的是机会验证。”为了说服焦炳,王宝玉只好搬出了自己的光荣史。

“难怪你这么年轻,就当上了副镇长。”焦炳嘟囔了一句,看似相信了王宝玉的话,毕竟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不像是假的。

“所以说,焦厂长,焦大哥,焦大侠,你一定要相信我。”王宝玉一看有门,连忙口无遮拦的强调道。

“好吧!就算我相信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,可是这幅样子,怎么能当厂长呢?”焦炳不由打量了一下自己,显得不自信起来。

“人是衣装马是鞍,收拾一下就精神了。焦厂长,马上跟我走,下午三点,兴北集团的股东要跟你见面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焦炳立刻来了警惕,一头倒在了**,说道:“不去!万一我离开这个地方,再没有那回事儿,岂不是让你骗了。”

“我说焦厂长,你这个人真是不识好歹。为了拉这笔投资,我可是替你说尽了好话,你不去,我怕是跟人家连朋友都处不下去了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埋怨道。

“不去就是不去!要让我当厂长,那你让他们来见我!”焦炳显得很固执,一幅冥顽不化的架势。

“我操!咱求人家办事儿,你让人家来见你!真以为这个地球离了你不能转了?你赶紧给我起来!”王宝玉上前就去拉扯焦炳的棉袄,焦炳自然是赖着不动,王宝玉这一使劲,本来就破旧的棉袄刺啦一声就裂了个大口子。

“大冷天你想冻死我啊!”焦炳心疼的摸索着破旧的棉袄,嘴里嘟囔着。

王宝玉急的抓耳挠腮,真想上去打焦炳几巴掌,放着当厂长的机会不珍惜,拿着一个破棉袄没完没了。

可是王宝玉知道,再和焦炳争执,只会让事情恶化。想了一会儿,王宝玉终于下定决心说道:“焦厂长,我有一个提议,你把汽油洒在我身上,如果我骗了你,你就把我烧死好了!”

焦炳一愣,吃惊的打量着王宝玉,随即嘿嘿笑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怪我。”

“我说的,你来吧!”王宝玉一幅无所畏惧的姿态,挺了挺胸脯,冲着焦炳招了招手。

焦炳迟疑了一下,然后拧开了一个塑料瓶的瓶盖,下床冲着王宝玉走了过来。立刻可以闻见瓶子内刺鼻的汽油味,王宝玉没有躲闪,焦炳到了跟前,扬起手来,将瓶子高高举起,停在了半空。

“操!你倒是快点,时间不多,还要给你梳妆打扮呢!”王宝玉催促道。

焦炳走到王宝玉跟前,举起汽油瓶子,说道:“我,我可真倒了啊!”

王宝玉心里烦躁,狠狠的说道:“老子要后悔就是王八!”说完闭上了眼睛。

只听咚的一声,焦炳将瓶子狠狠摔在了墙上,坚定的对王宝玉说道:“兄弟,我信你了,我跟你走。”

王宝玉一听,真是喜出望外,连忙睁开眼睛,如果不是焦炳身上很臭,一时激动的他,还真想过去抱住焦炳。焦炳不是恶人,自然不会把王宝玉给烧了,这个王宝玉心里有数,只是惦记着这套王琳琳给他选的衣服可就彻底报销了。

焦炳跟着王宝玉上了车,阵阵臭味熏得王宝玉直打喷嚏,先是找澡堂子让他洗了个澡,好说歹说,澡堂子老板才勉强同意让这个“叫花子”进去,而且强调只能使用淋浴。

趁着焦炳洗澡的功夫,王宝玉找了个商店,给他买了一套像样的衣服,等他洗完澡换上又领着他刮胡子,理发,一直忙乎到接近两点。

不过没有白忙,经过这样一番捯饬,焦炳简直就换了一个人,除了显得黑黑瘦瘦,整个人看上去倒是蛮精神的,只是眼神中多少有些忧郁。

看时间还来得及,王宝玉领着焦炳又去小饭店里点了两个硬菜,红烧肉和炖排骨。焦炳已经记不清多久没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,菜一上来,眼睛都直了,伸手就去抓。

王宝玉拿着筷子使劲打在他手上,说道:“你要是再给我弄脏了,老子亲自给你火化!”

焦炳嘿嘿笑了,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。王宝玉本来还有些饿,但心里惦记下午的工作,再看到焦炳这幅吃相,连红烧肉也咽不下去了,只是拿着馒头无聊的啃着,不时提醒焦炳慢点吃。

北方的饭菜都是大份量的,焦炳一通风卷残云,眼看一大盘红烧肉见了底,炖排骨也下去了一半。王宝玉怕焦炳常年吃不饱,突然吃太多油腻再吃坏肚子坏事儿,于是制止他道:“差不多了,差不多了!”

焦炳只是点头,但嘴巴并没有停住,王宝玉几次劝阻不听,只好一把端起盘子,喊道:“老板,算账!”

焦炳嘴里直嚷嚷,“让我再喝口肉汤!”

“这汤齁咸的!不能喝!”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,焦炳只得看着还没有吃尽的排骨咕咚咽了口口水,作罢了。

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王宝玉又让焦炳简单梳洗了下,等了不到十分钟,沈文成一行五人,就推开了王宝玉办公室的门。

“沈总,这是原浆果厂厂长焦炳焦厂长。”王宝玉给沈文成介绍道,焦炳一反平日疯癫之态,微笑着过来跟沈文成握手,口中说着欢迎一类的话。

通过王宝玉一路的开导和赞许,焦炳已经多少恢复了些自信,毕竟是当过大厂厂长的人,举手投足之间倒也是彬彬有礼,让王宝玉很满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