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67 阿炳

467 阿炳

沈文成随即给王宝玉焦炳二人,介绍了随行的其他四位股东,除了有一位不太友好之外,其余的人都很客气。

众人落座,王宝玉亲自笑呵呵的给诸位斟茶,这种场合,王宝玉没让吴丽婉来,不想事情没有最终定局之前,再闹得沸沸扬扬的。

沈文成喝了一口清茶,对焦炳客气的说道:“焦厂长,我想有些事情王副镇长已经跟你说了,我就不再多讲,兴北集团从来没有涉足过小浆果加工产业,想具体听一听你的意见。”

谈这些事儿,那可是焦炳的拿手好戏,他站起身来,激动的一通规划,从厂房建设到产品加工,再到市场销售,还谈到了要建设一个大型冷库,储备原材料。王宝玉听得高兴,焦炳能够想到建冷库,就说明他吸取了失败的教训,具备了再次成功的基础。

沈文成很满意,不断的点着头,股东们则拿出本子,不停的记着,一个股东问道:“焦厂长,我刚从德国回来,那里对于蓝莓产品需求量很大,不知道你对这方面有没有什么计划?”

“蓝莓产品的营养价值和保健功能,都是一流的。当初我们也搞过,当然,蓝莓果的原材料主要来自于大兴安岭地区,直接从那里运输,无疑会增加很多运输成本。后来,我发现清源镇有一个叫做雪峰村的地方,土壤和气候适宜非常种植蓝莓。”焦炳一一道来。

股东继续问道:“那焦厂长是否在雪峰村搞过种植实验?”

焦炳摇摇头,据实相告,毫不隐瞒的说道:“当初正要行动的时候,厂子就倒了,所以实验也就搁置了。不过,依我看,问题不是太大,成功的几率很高。”

“那样就太好了,看样子我们选择清源镇是对的。”这名股东高兴的说道,其余的人也纷纷点头。

雪峰村?咋听着这耳熟?王宝玉想了想,这才记起来,自己和钢蛋去过一次。那里可是红红曾经的故乡。虽然只去过一次,但感觉很是不错,雪峰下的小村子,民风淳厚,宁静祥和,很像是世外桃源。

如果在雪峰村种植蓝莓,一定也会事事顺利吧?改天一定开车在去一趟,不知道诸葛春那位老先生还在不在?

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,就会出现不和谐的声音,一个声音突然传来,打断了王宝玉的思索。这是一名身穿藏蓝色西装的中年人,就是刚来时显得不太友好的那位,只听他冷着脸问道:“阿炳厂长,请问你的家庭生活怎么样?”

沈文成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,不过并没说话,王宝玉听着来气,阿炳是拉《二泉映月》的瞎子,这个人如此称呼焦炳,明显带着些戏弄的成分。

“这位先生,如果你不是南方人,还是不要这样称呼的好。”王宝玉说道,在这种时候,他是必须向着焦炳说话的。

中年人鼻子里哼了一声,不在乎的说道:“我跟谁说话都这样,如果不介意,我还想叫你阿玉。”

“当然介意,阿玉那是称呼娘们的。”王宝玉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,口中不客气的说道。

“瞧你细皮嫩肉的,就挺像娘们的。”中年人哈哈笑着说道,王宝玉刚想发火,焦炳说话了。

“称呼我阿炳也无妨,我焦炳最近几年,确实过着人不人,鬼不鬼的日子,还不如瞎子阿炳,这么称呼,也是抬举我。你问到家庭问题,我有老婆孩子,只是事业失败,弃我而去,至今我孤身一人。”焦炳脸色暗淡,却没有回避这个问题,依旧如实相告。

中年人嘿嘿冷笑道:“一个人家庭都维护不好,怎么可能干好事业呢!”

王宝玉忍不住说道:“焦厂长有自己的特殊情况,你这样一味把事业和家庭挂钩,恐怕不太合理。”

中年人不屑的说道:“怎么不合理?咱们老百姓有句话说的很明白,安居才能乐业。阿炳厂长没有稳定的家庭,万一上任后整天想着谈恋爱,不用心工作怎么办?”

王宝玉不悦的说道:“这世上没有结婚就先创业的人很多,我也没有结婚,还不是一样和沈总常来常往,人家也没有挑剔我安居不安居的!”

中年人又是一阵冷笑,说道:“沈总是沈总,换了我就不会和你这种人打交道!”

“操!我咋得罪你了?你就是个马粪蛋子,表面光滑而已,鱼尾纹分叉,老婆红杏出墙,还好意思在这里谈别人的家庭!”王宝玉压不住火,开始出言不逊。

“你他娘的这是怎么说话,怎么诅咒人呢!我头一次见到你这种没礼貌的政府官员!”中年人面现羞恼的骂道。

王宝玉呸了一声,说道:“谁规定的政府官员见到你这种企业家就得露笑脸?有意见找国家说去!”

“你!蛮不讲理!”中年人恼怒的说道。

“大家不要吵了!”沈文成不高兴的看着二人,说道:“我认为焦炳适合当这个厂长,古人有句话,叫做知耻而后勇,正是有了这样一段经历,焦厂长才会从失败中吸取经验教训,做出更大事儿来,几位意下如何?”

除了那位藏蓝色西装的中年人,其余几人都表示同意,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,中年人只能保留意见,气哼哼的坐在那里不说话。

沈文成是个有效率的人,当即拿来了随身带来的合同,跟焦炳签订了协议。协议约定,浆果厂取名兴北浆果开发公司,也叫兴北浆果厂,由焦炳担任总经理兼厂长职务,兴北集团负责投资,焦炳则全面管理工厂所有事宜,兴北集团承诺分给焦炳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前提则是在工厂盈利的情况下。

虽然焦炳曾经完全主宰那个浆果厂,现在只是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但没有投资的情况下,这些股份也是偏得。

焦炳激动的在合同上哆哆嗦嗦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这种事情不答应,那是傻子,至此以后,焦炳再不是抱着汽油瓶子的叫花子,又重新找到了自我。~